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离开,是你的谎言

第十章

离开,是你的谎言 蕃茄那个西红柿 3644 2017-05-01 15:54:20

  期末考试的前一天,一整天的天空都是阴沉沉的,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雪,可是眼见着天快要黑了,除了偶尔听见呼呼的寒风声,没有看见任何雪花的痕迹。

晚上的时候,我认真地复习了一遍老师给的考试重点,便关了电脑爬上床。

“林漠,你复习好了?”刘笑的语气任谁听了都心疼,“那我怎么办,我还是个孩子啊!”

“快贿赂一下志奇,递点香吻什么的。”

“天天刷厕所都没用,除非考试时坐在你的前后左右,不然也帮不到。”志奇说。

“唉,刘笑!”叶城说,“别担心考试了,你每次都担心,哪次挂了?”

听到叶城的话,刘笑慢慢地笑出声:“没错,就是这句话了!”说着刘笑又点开了游戏客房端,戴上耳机与世隔绝。

夜里早早就入睡,连手机都被我冷落了。凌晨时,膀胱由于没有对外开放而交通堵塞,大脑拉了紧急警报提醒我去疏通。我懒散地慢慢掀开被子,微睁开眼,借着窗外路灯反射的微弱的光轻声地下了床。

我下意识地望了一眼窗外,恍惚间,映入眼帘是的如柳絮般的雪花,橘黄色的路灯打在缓缓飘落的雪花上,看着看着让人有种时光逆流的错觉。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动漫《秒速五厘米》,至于剧情也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开场独白中的一句话:雪花下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可是眼前的雪却下地快地多,也没有像动漫里美化过的场景和轻而易举的温暖。

窗外的夜格外地静谧,隐约可以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我睡眼惺忪地站在窗前,视线渐渐变地清晰,看着久违的雪景,心里莫名地有些感动。

上完厕所后,我爬上床,从挂在墙上的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凌晨两点多了,我敲了行文字,告诉小文下雪了。

在我准备放下手机继续睡觉时,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我还以为是幻觉,这回复地也太快了吧,但手机显示着叶城的一条未读信息:“外边还在下雪吗?”而时间是刚才。

“不会还没睡吧!”我心想着点了几下手机上弹出的键盘,试着回了一条:“是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

“好像是一个小时前下的。”叶城又发了一条信息。

“你怎么还没睡?”

“被你吵醒的。”

“666!”

叶城没有再回复我的信息,我也很快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道路两旁是不薄不厚的积雪,偶尔有几片调皮的鞋印极不和谐地陷在雪面上。平常走人的路面几乎没有了雪的痕迹,夜里平铺在地面上的雪已被行人踩成了薄薄的冰,冰面上附着了鞋底的泥土,显得很脏乱。路面特别地湿滑,走起路来一不小心就会像踩了西瓜皮一样滑倒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我们宿舍四人匆匆地走在去考场的路上,大家似乎都没有心思或者说没有时间留意周边的事物,或者说是这场雪来地真不是时候,再或者说是这场考试来地真不是时候。

考试的座位表安排好后,叶城和刘笑并排隔着一个空位置坐在一起,志奇让人大失所望被安排在了第一排,而我被安排在了最后排一个无人问津却备受监考老师关注的角落。

在此之后的每一天考试,叶城与刘笑都在眉目传情,你侬我侬,志奇总是自信满满,而我只能自求多福。大概是由于学院考虑到通过率,这次几乎所有的考试都不难,有的试题在选择题里都能找到简答题的答案,在简答题的答案中能提炼出论述题的观点。

为期一周的考试很快过去了,结束考试那天早上,志奇提议大家晚上在宿舍聚个餐。

午饭过后,刘笑与平常一起玩游戏的同学一起去了网咖,美其名曰:最后的狂欢。

我把要带回家的东西整理了一下,之后就躺上床午睡。一觉醒来之后发现外边的天有点黑了,而宿舍里有生命迹象的只剩我一个,我一惊,回魂般坐了起来,乱摸墙上的裤子摸了好一会儿摸到了手机,一看时间快要五点了,来电提醒有两个叶城刚打来的未接电话,我马上给叶城拨了过去。

“林漠,快来北门的派出所,刘笑被抓了。”

“啥,刘笑不是去网咖了吗?”

“别问那么多了,快点来吧,有故事听了!”

“可是刘笑……你怎么这么开心?”

“来了就知道了,饭菜都准备好了,不说了,快点过来,拜拜!”

我挂了电话之后,匆匆抹把脸,关上宿舍门,就一路往北边的派出所赶,心想着今天这是哪出。

走到发情路的时候,看见好多的学生背着书包,拖着行李箱,往西北门成群结队左摇右晃地走着,听着行李箱的滚轮与地面摩擦不断发出“咕咕咕”的嘈杂声音,我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

看着北门派出所就在眼前,我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又神经紧绷起来。我假装像路人甲一样边走边隔着玻璃斜着眼往里面看着,正好看到志奇,叶城和刘笑三个有说有笑你来我往有来有去。我大惊,这像是进局里的人吗?

惊鸿一瞥间,坐在对着窗户的刘笑看到了我,便起身向我招手:“林漠,快进来!”

志奇和叶城也同时转过身,笑着向我招了招手。于是我哎了口气,在门口警察的注目礼下很丢脸地进了派出所,他一定很也郁闷:这年头,竟然还有来自首的!

“林漠,来,坐这。”说着,志奇给我拉了条凳子。

我在志奇旁边坐了下来,坐下的瞬间有种电影里的警察要来解开手铐的感觉,前面有一张桌子,像极了电影里给犯罪嫌疑人录口供的办公桌,不同的是这次桌上叠了许多未打开的一次性饭盒,一打纸杯,三瓶啤酒和一瓶可乐。

“人齐了就开吃了!”刘笑说,“我都快饿死了!”

“不对啊!”面对三个灵异的室友,我的内心打满了问号,“你们……这不得解释一下啊?”

“来来来,咱边吃边说吧。”志奇笑逐颜开,把饭盒依次打开,纸杯里也倒满了啤酒,我迟疑着也拿起了筷子,往自己的纸杯里倒了些可乐。

“这事还得由导演刘笑来说。”叶城刚说完,他们仨就开始大笑起来,就连坐在一旁刁着烟的公安人员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很嫌弃地看着他们仨,虽然不知道原因,也跟着傻笑。

“林漠,记得我反杀的英姿吗?”刘笑问我,我半信半疑为推进剧情而地点了点头,他接着说,“下午最后一局游戏时,对边坐了五个人,说要与我们五个人比一局,谁输了就给对方每人五十,五人凑齐了就是二百五。”

刘笑顿了顿:“结果一上来,我没反杀成功,导致全盘逆风,到最后基地快没了的时候,机会来了,我不小心凌空踹了一脚对面接电源的插排,然后,嘿嘿!”

“可是对面输了之后不服,我们这边的哥们儿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干,幸好网管有先见之明及时报了警,警察也来得很及时,到现场时当机立断二话不说把十个人全用车拉走。”刘笑说着,向坐在一旁扫雷的警察叔叔敬了个礼,叔叔顿时一脸的得意。

“后来刘笑在去派出所的路上给我们打了电话。”志奇接过刘笑的话,“当时我和叶城在西北门,刚好买好了晚饭,接到刘笑电话后立刻坐车到了这了,可到这时,事情差不多解决完了,经过协商后,刘笑他们队每个人打五折拿到了二十,因为坐警车每个人花了十块的油钱。”

“当时天已经挺晚了,怕再走回去菜就冻凉了,于是就让叶城也给你打个电话,让你过来吃饭。”志奇接着说,“可是,在派出所吃饭要按次收费,一次一小时,但叔叔考虑到我们是学生,就给我们打了五折,收了十块钱。”志奇说着,也向那个还在扫雷的叔叔敬了个礼,叔叔的脸上的表情更加得意了。

“快点吃吧!超过时间要另收加时费了。”叔叔突然开口了。

“哎!在所里吃个饭真不容易!”这些人呐,如果不能红着眼,是否应该红着脸。

“是啊,来所里吃顿饭立马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叶城说。

刘笑不顾嘴里还含着饭,立马附和道:“我也觉得整个人面子大了许多,回去得跟队友好好炫耀炫耀。”

“不说有的没的了。”志奇说,“明天就都回家了,大家放假有什么打算吗?”

“哪里有网哪里就有我。”刘笑已经迫不及待要放假了。

“刘笑你可得注意身体。”叶城说着给刘笑夹了个猪蹄,“最重要的是玩游戏时,别让小学生太嚣张了。”

“妈的,说到小学生我就来气。”刘笑放下筷子,拔高了音量,嘴里还嚼着饭,“那些小学生玩游戏水平不怎么样,骂人水平倒是很一流。但是当代的中国大学生,要讲文明树新风,所以我从来没跟他们计较过,可如今小学生无法无天日渐猖獗,我不能再视而不见坐视不管了,我要为大学生之崛起而与小学生斗争到底!”

姑且不说这些小学生骂人的话,就只是小学生平时说的话,就让中学生看了沉默,大学生看了流泪:我的情敌速度不过我,我要去速度她。想想当年的非主流还是要友好地多:踩踩,要回踩哦!

“行行行,先冷静一下!”志奇瞅了一眼扫雷的叔叔,招手示意即将要挥师南下的刘笑别激动,然后看着叶城,“我们先来听听叶城的想法。”

“我啊!”叶城说,“其实也没什么打算,古人云‘得过且过’,说得真好,我打算亲身实践一下。”

“这是要回去养生吗?”志奇问。

“不行不行!”叶城就“刘笑都这么励志了,我得去见见同学!”

“是啊,好久没见他们了!”志奇感叹了一句,然后问我,“那林漠,你呢?”

“我啊?”想起在这学期学校吃的又咸又油的饭菜,恨不得马上回到妈妈的怀抱,永远不再回来,“我只想回家多吃点妈妈做的美食,吃胖点。”

“不泡点妞啥的?”叶城眯着眼,声音变地很浪荡。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我又不能露出马脚:“要给其他男生留点面子是不是?”

“八成连招呼都不敢打!”叶城为何不让我装一回。

我看了一眼窗外,不远处的房屋隔着玻璃发出模糊的灰白的光,有个行人双手插兜,瑟缩地快速走着。由于屋里开着暖气,丝毫感觉不到屋外的寒冷,隔着一扇窗就像隔了一个季节。

末了,志奇拿起杯子说:“来来来,伙计们,干!”

大家纷纷响应,拿起了杯子:“不要怂,就是干!”

蕃茄那个西红柿

说起当初的非主流,有个人问我觉得“流殇”好听还是“蝶殇”好听,如果非要有一个选择的话,还是选“流殇”吧,“蝶殇”听着就像跌打损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