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借尸还魂100年

借尸还魂100年

老生可谈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0上架
  • 2451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一剑穿喉

借尸还魂100年 老生可谈 2487 2017-04-10 16:36:54

  第一章:一剑穿喉

赵天民在网吧里鏖战了两天三夜,饿了,网吧里提供了快餐泡面。渴了,有大瓶的茅山山泉水。累了,就在电脑桌上趴着眯一会儿。没办法,谁叫他此时的化身为怒风的人,在游戏里一路闯关,横扫了18个鬼子忍者设置的障碍,杀的是那个天昏地暗,血流遍地,尸横遍野,鬼哭狼嚎。杀的他浑身血迹,尸臭熏人。就在他单腿跪地,杵着祖传的青铜剑,低着头颅稍微休息的时候,一个黑影,藏在高高的密树上,持着一把长剑,居高凝视,趁着机会,飞驰而下。长剑泛着蓝光,带着轻微的颤音,以不及掩耳之势,逼近怒风的头颅。此时,在怒风朦胧的头脑里,凭空一声炸雷,将他惊醒,本能的倒地疾退,滑出十余米远。哪知道,那把泛着蓝光的长剑,只迟钝了片刻,便如影随形般的紧跟不放,怒风倒退虽快,也无法料到就在他的身后有一棵大树将他挡住。“噗”这把泛着蓝光的长剑,穿过怒风的额头,穿过电脑,一道蓝光,直刺赵天民的双眼,赵天民“哎呀”一声,倒地而亡,一股血流从他的咽喉之中的血洞里流出。

“救命啊。”网吧里忽然爆发出惊人的呼救,网管和一帮闲聊的人拨开往外逃窜的小青年,抓住一个熟悉的小子问道:“人在哪里?”惊慌失措的小子指着里面说道:“最后面的包间。”说完就挣脱网管的手,径直跑出网吧。网管挤到后面,来到一个包间,半掩的门,一个青年人倒在地上,一滩血,在脖子周围。一双黑眼圈里,两个眼珠突出,显得惊恐不安。网管在他的鼻孔处试探了一下,便回头喊道:“赶快报警,保护现场。”

“好的。”

“这里是110报警中心,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这里是镇上极速网吧,刚刚死了一个人。”

“好,保护现场,有关人员不得离开。”

“好的。”

“吱---”一辆警车和120救护车赶到极速网吧,一位警察和救护医生抬着担架跑到里面查看现场,确认死者是否已经无法救治,询问死亡原因。

“事情就是这样的。”网管在警官面前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明了一遍。

“你是说,死者在这里已经几天没有离开了?”

“是的,吃住都在这里,半步都没有动。”

“他进网吧时的情绪如何?”

“好像不太好,听说接了个电话,态度很恶劣。”

“谁的电话?”

“不清楚。”

“好了,你还有没有补充的?”

“没有。”

“那好,你看看有没有不妥的,就请签个字。”

“是。”网管拿着笔录仔细看了一遍说道:“没有问题。”

“那好,签个字,按个手指印,就没你事了。”

“是,谢谢警官。”网管恭敬的签字按手印,嘴里好奇的问题:“他是怎么死的?”

“别问,自己管好自己的事,网吧关闭三天,好好整改。”

“这个---”

“不服气?”

“不不不。”

“别不服气,这个人连续三天不出去,网吧也有一定的责任,好好想想吧。”

“是是是,一定整改,一定整改。”

在警官医院法医室旁边的会议室,女法医看着被解剖后的尸体,对面前的警官说道:“奇怪,没有任何的外力作用,咽喉被刺破,眼睛被激光爆盲。”

“是的,现场周边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现场好像还有什么没注意到的地方?”

“你这么一说,好像我们都忽视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电脑。”

“电脑?”

“是的,我们警官道现场时,电脑只有荧屏爆炸坏了。”

“哦,这个倒是个问题,专家怎么说?”

“专家认为,电脑荧屏是从里面爆炸损坏的,派出外力的作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从里向外所致。”

“自爆?”

“是的。”

“那和死者有什么关系?”

“自爆产生了激光,刺盲了双眼。”

“那咽喉呢?”

“也是自爆产生了冲击破所致。”

“有科学依据吗?”

“理论上能说通,实践中从没发现过,华夏这个是第一例,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一例。”

“这个死人倒是个宝贝了。”

“确实,华夏医学界和科技局已经来人了。”

“那好,现在我们可以对死者家属和外界宣布死因了。”

“可以。”

“极速网吧死亡的原因是电脑爆炸致死,电脑厂家和网吧各承担一半责任。”

这条消息报道以后,社会上不再有谁对此事有什么进一步关心的意义了,只有专家们夜以继日的试图发掘什么?

“这是第几个了?”

黑夜里,一阵寒风从阴暗的树林里吹了过来,只听声音,不见人影。白色如细丝般的雾气打着卷儿,托着两个影子,一个举着白蟠,一个手里绕着铁链,飘飘然然的奔向网吧而去。

他们边走边低声说道:“华夏国湖熟镇第9个。”

“怎么死的?”白无常回头问道。

黑无常面无表情的淡淡说:“死法一样,网吧熬夜,精气神全无。”

“可怜的人,就这样糟蹋自己的生命,不值啊。”白无常摇摇头,叹息晃着白蟠。

“老大,你可惜什么,没有这些魂魄,我们就要失业了。”

白无常点点头,赞同黑无常所说的的事实,不无感慨的说道:“是的,现在死亡的人太少了,走路的自觉,开车的礼让,有小毛病的就跑医院,大病的就拼命的就医、用药,害的我们在医院门口来回跑不知多少趟,更可恨的还一个个跳什么广场舞,一个个保命的很。”

“是啊,没这些倒霉鬼,我们真的失业了。”黑无常也认可了白无常的说法。

“不止我们,那些鬼门里还不是一个鬼样,个个闲的无精打采,油锅里没有几个尸骨,鬼婆的孟婆汤也失去了魔力,重新投胎的都带着往日的记忆,害的阎王被玉帝骂了多少次。再这样下去,阎王的宝座就要换鬼了。”白无常细数这些年来出现的不正常现象。

黑无常无意之间,发现眼前的魂魄有些异样:“咦,这个魂魄有点不一样啊。”

“什么不一样?”白无常赶紧问道,生怕又空欢喜一场,白来一趟。

“怨气很深哦。”

“恐怕是死不甘心。”

“鬼话,有几个死了还甘心情愿的。”

“那是,这个怨死鬼确实可怜。”

“你打算怎么办?”

“让他借尸还魂,报一剑之仇。”

“找那个忍者报仇?”

“具体找谁,那就是他的事了,不然,他不明不白的就这样死去,确实有点怨气。”

“那回去怎么交代呢?”

“有什么交代的,阎王被玉帝骂了头脑昏昏的,阳世里每天有几大千死魂灵,那有时间去查这个小小的鬼魂回来了没有。”

“说的也是,就当我们做了个好事,做了个实验。”

白无常掐指一算:“喏,正好有这么一个华夏青年人,和他模样相仿,也是命不该绝,让他续命去吧。”

“该。”

黑无常说着,就对着赵天民的魂魄拂袖一挥:“去找你的替身去吧。”

赵天民的魂魄被弹射到黑暗的天空,飞到浩渺的宇宙里,化作一颗九等级星星,闪耀着亮光,踏着时光的轨迹,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靓丽的弧线,射向广阔的地球,回到1945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