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第3章 这房子不租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梳窈 2662 2017-04-19 23:57:10

  大概是在遇见奇葩女人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在李笠熏几乎快要想不起那女人的时候,他那常年在各地游荡的妈妈忽然打电话约他吃饭。

李笠熏妈妈白裳是个舞蹈老师,自己开了一个舞蹈培训班,请了两个老师,然后自己就逍遥快活去了,在这一方面,李笠熏绝对是随了他妈,所以才会把那么火的一家笠翁丢给卞嘉好打理,自己当个甩手掌柜。

吃饭的地方就选在了舞蹈室旁边的那家港式火锅店,对于火锅这种东西,李笠熏是极其抗拒的,因为一想到别人吃进嘴里的筷子沾满别人的唾液和细菌之后又放进那锅里搅搅再夹起菜放进嘴里的那个过程,他就会恶心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他希望了解他的母亲大人会为他选择一人一锅这种比较卫生的火锅店。

然而,当他踏进店里,他看到的全是几个人围着一个大锅不断地伸筷子搅啊搅的情形,他瞬间脸都青了。

白裳看到李笠熏立刻就热情地挥手呼唤自家儿子,只见李笠熏青着一张脸走过来,还没坐下就先说道,“妈,夏天不宜吃火锅,不如回家我做菜给你吃?”

白裳不依,伸手点点摆放在桌子的清单,“这不是有空调吗?而且菜我都点好了,你只管吃。”

李笠熏还是不情愿的样子,白裳笑道,“我的儿子啊,我们是母子耶,难道你连妈妈的口水也嫌弃?想当初,你小时候还是吃着我的奶长大的……”

“好好好,我吃,不过事先说明,要用公筷。”李笠熏听到那露骨的话就头痛不已,偏偏他妈妈还总是喜欢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

他从裤袋里拿出纸巾,将桌子,椅子都认真抹一遍才坐下,坐下之后又拿开水将面前的碗筷用白开水烫一遍,将一双筷子摆到桌子中间,“这是公筷。”

白裳有点无语地打量着他,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刮得一干二净的胡渣,以及整洁干净没有一丝皱褶的白衬衫,活脱脱一个典型Virgo男。她想,她当初就应该坚决提前剖腹产的,如果提前三天的话,她儿子就会是她最喜欢的热情阳光的狮子男,而不是现在这种挑剔又龟毛的Virgo男,须知她生平最烦的星座就是Virgo。

她把公筷放一边,服务员很快把奶白色的汤锅端上来,各类青菜肉丸鱼片放桌子边,她便拿着公筷一边把肉丸先放进锅里,一边说道,“儿子,妈妈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李笠熏静静看着她等她把话说完,她放下公筷这才一本正经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最近得了一场大病要开刀做手术,可是她又不想让她女儿知道,就想找个理由让她女儿跟着我住几个月,可你也知道妈妈我哪里有家啊,一年到头都满世界飞,所以吧,我想让那孩子在你家借住几个月,或者说是租住也可以,时间不长,最多三个月,你就当把次卧出租。”

“不行!”李笠熏闻言斩钉截铁拒绝道,他是坚决不会同意的,就连与父母同住他都不习惯了,更何况是外人?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那孩子绝对不会打扰你的,她和你一样,很爱干净,作息规律,生活习惯非常健康,而且她是个漂亮的女生。”

“不行,就算她是天仙也不行,而且你作为一个母亲,你不觉得这样安排很不妥当吗,你朋友把她宝贝女交给你照顾,你把她丢给一个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白裳看着儿子那坚决的态度,笑了笑,“软的不行,看来要来硬的了,儿子,不管你同不同意,那孩子你必须收留,因为她妈妈是你的房东。”

“开什么玩笑,我房子是自己买的,何来房东。”

“不是你住的那个房子,是你的笠翁。”白裳夹了一块肉丸给李笠熏,在他质疑的眼神中缓缓解释道,“其实那房子我和你爸当年根本就没有买下来,因为房东不肯卖,可我又实在觉得你会很喜欢那房子,于是便租了下来,这一租就是三年。就在上个月,房东突然说房子不租了,要给她女儿住,刚好她女儿失恋我死求白赖说我有个好儿子可以介绍给她女儿认识,她这才同意继续让我租下去,前提是她要让女儿住进你家。”

“呵,妈你继续鬼扯吧,哪家父母会这么不长心眼,把自己宝贝女儿送去和一个陌生男人同居,是脑袋被驴踢了吗?”

儿子的语气很不好,白裳便有点生气,“我真是为你瞎操心了,反正我话撂在这,你爱信不信,别等到下个月初人家到笠翁去撵你走的时候才哭爹喊娘百般后悔。”

李笠熏还是坚决得很,“她撵我走,我大不了找个地方再开一间笠翁,天下之大,何愁没地方给我开菜馆。”

白裳胸有成竹地说道,“你别当我看不出来你心里的想法,地方自然有很多,可在你心里面最重要的不是笠翁这个菜馆牌子,而是那个房子吧。”

“那可是你用了四个多月时间辛辛苦苦改造而成的,墙上的乳胶漆是你亲自刷的,院子里的一草一木是你亲手种的,就连那门牌上的瓦还是你一片片盖上去的,你花了多少心血在那里头只有你自己清楚,若真要把那房子让出去,你舍得?听妈的话,忍一忍,在这几个月时间里,你和她那孩子相处得好了,说不定她还会愿意把房子卖给你呢?”

白裳一边吃着菜一边说得投入,也就忘了拿公筷,直接拿自己的筷子夹起鱼片放进锅里涮,看到这一幕李笠熏立刻就奔溃了,“妈,你干嘛不用公筷!”

“啊?”白裳愣住,难道她不用公筷这件事会比他就要失去笠翁这件事还严重吗?她有点受伤兼委屈,便说道,“我的口水有那么脏那么让你嫌弃吗?我可是生你养你的母亲!你若再这样洁癖下去,以后交了女朋友要怎么跟她接吻啊?包个保鲜膜在舌头上再吻?”

……

李笠熏有点无语,他收起了筷子,“我不吃了,你慢慢吃吧,至于你说的关于借住的事情,我会考虑一下再答复你。”

白裳:“别考虑太久,三天后那孩子就没地方住了。”

于是,三天后,李笠熏在自家门前看到了戴乐瑟,她穿着七分短裤,宽大T恤和一双脏得已经看不清它原来颜色是白色的洞洞鞋,身后还拖着好大一个黑乎乎的行李箱。

李笠熏看她看了好久,她的鞋子已经足够让他恶心了,但她的头发更让他无法接受,只见那长度极腰的头发披散着,上面散发着深深的油光,应该有好几天没有洗头了。不止这些,还有让他难受的是她的刘海已经非常长,密密麻麻地遮住了她半张脸,有严重强迫症的他恨不得立刻戴上手套帮她把所有刘海都拨开。

“你是?”他站得离她远一点问她。

戴乐瑟透过厚重的刘海隐隐约约看着李笠熏说,“你是房东吧,我是租了你家次卧的租客。”

WTF!李笠熏闻言瞬间崩溃,说好的和他一样很爱干净的漂亮女孩竟然是眼前这货?他的内心不过纠结了几秒钟就已经有了决定,那就是他宁愿再花多一倍的时间去重新改造一个笠翁也不愿和这肮脏的女人共处一室啊!有了决定他便冷冷笑道,“对不起,这屋子不租,你请回吧。”

“啊?为什么?”戴乐瑟有点意外,妈妈明明说已经和房东谈好了的,连租金都给了。

李笠熏冷着脸,“我的房子不想租给像你这样邋遢的人住。”

“哎,等等!这房子要租,当然要租,小姑娘,你跟我进来!”李笠熏的话音刚落白裳及时地从戴乐瑟身后冒了出来,她直接牵起戴乐瑟的手就要往屋里走。

李笠熏伸出手拦住她们两个,居高临下地,“妈,这房子不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