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第2章 顺利抄牌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梳窈 3139 2017-04-19 23:56:21

  李笠熏看着自己被撞歪的自行车,断然是无法再骑了,但幸好这里离笠翁很近,他可以把车推去笠翁找员工帮他修车。

李笠熏推了近二十分钟才去到笠翁,他把车推进院子里放着,绕过枫树环绕的石头小路,穿过睡莲绽放的小池塘,李笠熏直接从院子的后门走进了菜馆,现在是下午四点,店里的厨工正在厨房里准备今天晚上的食材,他们透过厨房前的出菜台看到李笠熏便立刻放下手里的食材,恭敬地望着他叫了声,“老板。”

李笠熏点点头,“你们继续工作,不用管我。”

他走过厨房到达楼面,店长卞嘉好正在吩咐员工搞卫生,“墙角的灰必须扫干净,餐桌不能油腻,餐具摆放要整齐一致,客人既然花了钱来这里就餐,我们就要让他们觉得这消费花得值。”

李笠熏听着卞嘉好的话便想起自己当初看中他做店长就是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卞嘉好表现出来的爱干净整洁的个性,他冲他说道,“嘉好,你真的越来越有我的风范了。”

卞嘉好闻言回头才看到李笠熏,他疑惑问道,“你怎么来了,难道今晚有贵客到?”

李笠熏摇头,随口编道,“贵客倒没有,我就是来看看。”

之后李笠熏找员工帮他把自行车修好,车修好后他并不着急回家,他跑进了厨房捣鼓,想要研究几款新菜式,厨工们正在各忙各的,也没人管他。

李笠熏就这样一直忙到晚上九点,菜馆要打烊了,服务员走进厨房对李笠熏身旁的卞嘉好说,“店长,外面有个喝醉了的女客人睡在桌上怎么喊都不醒,而且她还没买单。”

卞嘉好头痛地皱眉,“是不是11号桌那女的?”

服务员点头,问道,“需要叫救护车吗?我看她好像醉晕过去了。”

卞嘉好摆手说道,“交给我来处理吧,你先下班。”

“好的,那我先走了。”

服务员走后卞嘉好望向还在捣鼓鸭胸的李笠熏,“亲爱的老板,难道你不打算出去看看?那女的喝酒时我听到她一直在喊你名字,说不定是你认识的人。”

李笠熏闻言放下调料瓶,认真看着卞嘉好,“我这么出名,是个知道我名字的人来这里吃饭又有何奇怪。”

话是这样说,但他还是洗干净手和卞嘉好一起走出去,楼面里一个女人正趴在11号桌上睡得死沉,李笠熏远远看到那熟悉的碎花连衣裙,熟悉的披头散发形象,心里默默想这应该不是他下午遇到的那个奇葩吧。

待走到跟前看清楚那连衣裙上沾着泥土的污迹以及女人小腿上已经结了血痂的伤口,李笠熏才确定这女人真的是他下午遇到的那个奇葩。

卞嘉好伸手拍了好几下女人的肩膀,“这位客人你醒醒!”

然而都是徒劳,女人睡得死沉,根本毫无反应。

李笠熏拦住卞嘉好说道,“醉成这模样还叫醒她做什么?直接抬起她扔路边,等她醒了自然会走。”

卞嘉好犹豫道,“这不好吧,毕竟是客人。”

李笠熏:“客人又怎么样,我都不打算收她饭钱了,难道还想我送她回家?”

他说完,见卞嘉好不动手,他便弯下腰一把扛起那女人往门外走,笠翁的门前刚好有一大片草地,他随手就把女人扔到草地上,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回店里,对着目瞪口呆的卞嘉好说道,“清除了障碍,还不立刻关门打烊。”

关门打烊后,李笠熏骑着自行车先走了,员工们也都下班了,卞嘉好一个人默默收拾李笠熏在厨房里留下的残局,待做完这一切,他从笠翁离开已经是晚上十点。

卞嘉好走到正门那个草地边上时,突然听到有女人的哭声,还一边哭一边说道,“李厉勋,你这个渣男,你不得好死!”

那哭声凄厉至极,在这样幽黑的夜里听起来让人感觉毛毛的,卞嘉好被吓得立刻甩开了步子拼命往前跑,直到走到人流渐多的路段才停下来。

他喘着气打电话给李笠熏,“你说,你是不是辜负了一个女人。”

李笠熏莫名其妙,“我初恋还在,何来辜负他人?”

哦,忘了,李笠熏是个极其挑剔的极品Virgo星座,他要找的可是十全十美的女朋友,所以至今他都还是处男一个。

卞嘉好便把刚才在店门前发生的事告诉李笠熏,李笠熏嗤笑一声说道,“若真是有女人觉得我辜负了她,那就让她尽管来虐我,好让我知道爱惨了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李笠熏不知道,他的这句话后来竟一语成谶。

29岁的戴乐瑟第一次喝得不省人事,并且还被人扔到马路边上睡了一夜。

在马路边上毫无形象地醒来后,戴乐瑟还是比较淡定的,因为她最在乎的东西已经失去了,她还有什么好慌张的呢。

她的鞋子丢了一只,于是她干脆把另一只鞋子也丢了,光着脚走去地铁站。

戴乐瑟宿醉后醒来头特别的痛,她只走了一小段路后就已经头痛得受不了。

她停下来站在路边想要截的士却一直截不到车,正在她打算放弃打的,乖乖地坐地铁回家的时候,却有个男人开着一辆大众停在了她身旁。

坐在车里的男人还放下车窗问她,“这位女士,你要截的士吗?这个时间段是上班高峰期,很难截车的,我是滴滴打车的司机,要不我送你一程?”

戴乐瑟这才抬头认真打量他,五官端正,眼睛黑白分明,这种长相的人不论是在电视剧里还是小说中都会是正义感爆棚的男主角,不像是坏人,她说道,“我家在霖雨路,你先和我讲好价钱。”

男人笑笑说道,“那我收你68元可以吗,六八六八,好意头。”

戴乐瑟觉得这个价钱虽然有点贵,但对方主动答应载她,她倒宁愿让他挣多一点钱。于是她便点点头,打开门坐上了男人的车。

两人坐在车上,男人自我介绍,“我叫卞嘉好,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戴乐瑟。”她说。

然后那个自称卞嘉好的男人没再说话,她知道她现在看起来肯定像个疯婆子一样,满身酒气不说,偏偏还光着脚,衣服也脏兮兮的。

她觉得既然受了他恩惠,那起码得对他表示一下尊重,于是便说道,“你别看我这样就以为我是疯子,其实我是昨天在一家饭店喝醉了,那饭店的人把我扔到路边睡了一夜,我的鞋子才会不见的,如果是平时,我是个干干净净的人。”

“嗯,看得出来你一点都不疯。”卞嘉好应道,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刚才在路上就是因为认出了她是昨晚那个可怜的醉酒女客人他才想要找个借口载她一程。

不过说实话,他这么做除了因为心底那么丁点的恻隐之心外,还因为这女的虽然穿着邋遢了点,脸蛋倒是蛮好看的,是他喜欢的类型——皮肤白,眼睛也大,关键是那嘴唇太性感,只要一说话,就像鲜红的樱桃不停碰撞在一起,让他昨晚看得差点失了神。

把戴乐瑟送回到家楼下时,戴乐瑟给了卞嘉好一百元车费,卞嘉好以没有零钱找赎为由,要了戴乐瑟的微信号,说到时转账给回钱她,就这样他顺利抄了她的牌。

戴乐瑟回到家,打开门,里面一片狼藉,很明显,那人已经收完行李走了,她茫然地站了好久,最后还是发了一条短信给她妈妈:妈,你女儿我在30岁之前估计嫁不出去了,因为我昨天已经和李厉勋那个人渣分手了,并且我还要退掉这个租房,立刻搬回家跟你住,所以拜托你帮我收拾一下我原来的那个房间,我实在有太多的行李了。

发完短信,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丢掉所有和李厉勋有关的东西后,她最后竟然只有两个行李箱的行李要搬走,原来,在这六年里,完全属于她的东西竟然少得可怜。

甚至,连这个和李厉勋电话号码只差一个数字的号码她也必须换掉了。

她自嘲地笑,她所认识的人当中大概没有比她还傻的女人了吧。

梳窈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