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第5章 懒得不可理喻的女人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梳窈 2524 2017-04-21 11:04:57

  那天的不愉快过去后,戴乐瑟把一千两百块钱塞到了李笠熏的房门下,然后他就足足有一整个星期没有见过她了。

通常他起床吃早餐出去工作的时候,她的房门紧闭,等到他工作回来时,她的房门还是紧闭,他吃完晚餐,外出散步回来时她的房门依然紧闭。只有等到他晚上九点熄灯睡觉时,他才能听到她踏出房门上个厕所或者洗个澡的声音,他纳闷,这女的,不用吃喝也不用上班?

这天他的拍摄因为合作方的原因临时取消了,他回到家里,看到窗前的窗帘很久没清洗便拆下来丢到洗衣机里洗。

今天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卖蓝莓的小贩,那蓝莓颗颗大而饱满,新鲜极了,他忍不住买了三盒回来,刚好可以做蓝莓麦芬。

麦芬是一种经典的英式糕点,外形小巧,口感松软,李笠熏偏爱甜食,平常都会经常做一些各式麦芬来做小零食。

蓝莓麦芬制作步骤并不复杂,一共分为三步,第一步,制作酥粒。把白砂糖、杏仁粉、中筋面粉、无盐黄油各五十克混合在一起,再用手揉成沙粒状,然后放到冰箱里冷藏待用。

第二步,制作面糊。先将300克中筋面粉、10克泡打粉混合一起过筛,再依次加入90克白糖,1克盐,柠檬丝搅匀成干料。取两颗鸡蛋制成蛋液,加入185毫升淡奶油,125毫升黄油液体,搅拌均匀制成湿料。然后将湿料和干料混合,加入100克蓝莓搅拌成面糊状。

第三步,制作成品。将面糊放进模具里,撒上酥粒和四颗蓝莓,将烤箱预热到180摄氏度,放进去烤23分钟,取出晾凉,制作完成。

除了加入蓝莓和柠檬,还加入了现做酥粒的麦芬香味浓郁,口感松脆,层次分明。

李笠熏只尝了一口,便被自己的厨艺给征服了,哈哈,想来也是好笑,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象过如果他是女人的话,他一定要嫁给自己……

李笠熏吃完一个麦芬,窗帘也刚好洗完了,他走到晾衣间准备晾窗帘,却见晾衣杆上满满的全是戴乐瑟的衣服,根本没有空间给他晾窗帘,并且有几件还是她一个星期前晾的,其中一件黑色的小背心还被晒得退了色,难看至极。

他瞬间咬牙切齿,这女人,真是他见过的最懒的人,没有之一!他气冲冲走到她房门前大力敲门,“戴乐瑟,你给我立刻去晾衣间把你的衣服收起来!”

房间里面没有声音,他又加重了力道敲门好一会戴乐瑟才打开门睡眼惺忪地望着他。

正是炎日午间,戴乐瑟只穿了小短裤和小背心,白皙大长腿和修长手臂都完全露在外面,可是刚从梦中被唤醒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穿着过于暴露就直接打开门,迷迷糊糊说道,“等我睡醒再收吧。”

李笠熏本来是没有留意到戴乐瑟的穿着打扮的,但因为她的这一句话,他不禁鄙视她一眼,都睡到快中午十二点多了还不愿起床?

他这一看才看到她那布料少之又少的睡衣,这让她爆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比她藏在衣服里的还多。

好放肆!好无耻!

他内心只有这一个想法,比心更快反应过来的是他的身体,他手一抬就用力把戴乐瑟推进房间里,然后迅速关上房门,只听到戴乐瑟哎哟一声在房间里骂道,“你神经病啊,推我干嘛!”

听她那骂人的精神劲,似乎已经被摔清醒了,很好,要的就是这效果,他隔着房门朝她说道,“我限你三分钟内穿戴整齐出来收衣服,否则我就把你晾在外面的衣服全都扔了。”

戴乐瑟听到这话被气得半死,谁规定收个衣服要穿戴整齐才能收?而且她昨晚通宵写文,早上八点才睡下,他来打扰她美梦她都没跟他计较,他倒先来威胁她了,她不高兴地回应他,“要扔就扔,别废话!”

闻言,李笠熏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岂有此理,居然宁愿扔掉衣服也不愿意收,这女人,简直懒得不可理喻!

气归气,但总不能不晾窗帘吧,于是他折返到晾衣间,一件件地把戴乐瑟的衣服收下来,放到装衣服的篮筐里,然后才把窗帘晾上。

篮筐里属于戴乐瑟的衣服被塞作一团,像一堆破布一样,这对于有强迫症的李笠熏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于是他拿着篮筐走进衣帽间里,一件件地把那衣服拿出来放在烫衣板上细心烫平,叠好,重新放进篮筐里。

在这烫衣服的过程里,李笠熏总算发现了,戴乐瑟穿的衣服全都是几百元一件的名牌,可偏偏她把名牌穿出了淘宝爆款的感觉,真是白白糟蹋了这些名牌。

他拿着篮筐走出衣帽间想把叠好的衣服交回给戴乐瑟,却没想到白天从不曾踏出过房门的戴乐瑟此时竟然不在房间里。

她的房门打开着,也正因为这样,李笠熏才有幸窥见她房间的模样。

这房间……用三个字足以形容——那就是脏乱差!

只见床头用来摆书的书架上摆满了乐事薯片、合味道杯面、八宝粥以及各种饮料瓶,这是小卖部的货架吧?而地上则是各种零食袋子和袜子,还有薯片渣,可怜那地板上的3D绒面地毯活生生被糟蹋成了类似于菜馆厨房里用来防滑的脏布。衣柜里更是凌乱不堪,衣服全被揉着一团塞进去,各种贴身衣物被丢到到处都是。

本来李笠熏最喜欢的梳妆台上赫然放着一个沾着各种污渍的电磁炉和锅,他有点崩溃,那家伙,竟然、竟然在房间里煮东西吃?!

更过分的是,他亲自做的最满意的实木床上铺着的床单被套竟然是东北大花布,简直low到爆啊!

眼看自己的房子被糟蹋成这样,痛心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有多差,他抓狂地大叫道,“戴乐瑟,你给我出来!”

披头散发的戴乐瑟此刻正在厕所里拉粑粑,听到李笠熏的怒吼,吓得她手机差点掉进厕所里,天知道她又怎么惹怒了那个洁癖狂人。她立刻夹断已经拉了一半的粑粑,擦屁股,洗手,然后屁颠屁颠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李笠熏正站在房门前,用手指着她,一口气说道,“戴乐瑟,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除了睡觉,不准你再踏进这间房半步!”

戴乐瑟:???他抽什么疯?她有进出自己房间的自由好不!

“从现在开始,你的衣服不用你洗,放在卫生间里,我帮你洗帮你收。你的一日三餐和我一起吃,不能再拿任何东西进房间里吃,伙食费每月月尾结算你再给我。你的床单被罩请你立刻收起藏好不要让我看到,我会重新帮你铺上新的床单被罩。”

戴乐瑟:咦?这主意听起来很不错啊。

“你放在梳妆台上的电磁炉和锅要么送人要么扔掉,因为我一看见脏兮兮的厨房用品就会头晕犯恶心。还有,你立刻马上给我清理干净房间!”

天啊,听完李笠熏最后说的那句话,戴乐瑟简直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她生平最怕的就是搞卫生啊。她两眼充满期待地望着李笠熏问道,“我可以请清洁工吗?”

李笠熏看都懒得看她,“我管你请不请,总之搞干净房间,把我原来的房间还给我。”说完他把装着衣服的篮筐递给戴乐瑟,轻蔑地笑道,“你的名字真没有取错,戴乐瑟,人如其名——大lè(拉)sè(圾)。”

梳窈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