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第22章 他俩还挺有爱的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梳窈 2587 2017-04-21 23:06:17

  卞嘉好看李笠熏又要开始黑脸骂戴乐瑟,他赶紧换了拖鞋走进来,对李笠熏说道,“就算我知道你家大门电子锁密码又怎样,我又不会偷你家东西,更不会突然开门进来偷看你洗澡,你怕个屁。”

李笠熏白他一眼,“你知道我家电子锁密码会让我很没安全感,我现在就必须把密码改掉。”

看见李笠熏走去改密码,戴乐瑟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不骂她就好。这时卞嘉好朝她眨眼,仿佛在说有我罩着你,来一打李笠熏都不用怕。

而赵柔看着三个人熟络的相处模式,更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那个人,心里难受,却还硬要装得开心的样子。

卞嘉好是个人精,又怎么会看不出赵柔喜欢李笠熏。就在昨天赵柔在笠翁吃饭时主动向他打听李笠熏的事情时,他一眼就看出她对李笠熏有意思了,只是他没想到她这么积极进取,昨天才得知李笠熏的家庭地址,今天就不顾一切杀过来了,实在勇气可嘉啊。

对着赵柔这种身材好颜值高,还特别自信的女孩,卞嘉好自然是很懂得怜香惜玉的,所以李笠熏改完密码说要去买菜的时候,他一把牵起赵柔的手,将她推到李笠熏面前,说道,“让赵柔陪你去买菜吧。”

李笠熏觉得莫名其妙,“我一向都是自己买菜,什么时候需要别人陪了?”

卞嘉好笑笑,“我说错了,是你陪她才对,她是专程来找你的,你丢下她一个人在这里然后自己去买菜不好吧。”

李笠熏闻言看一眼赵柔,果然她的眼神充满了期待,李笠熏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此刻他已经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赵柔对他有意思,所以他避她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答应让她跟着自己去买菜。

他很平静地望着她说道,“楼下就是卖场,我去去就回,你就在这里坐着休息一会吧,里面那个瘸了一条腿的女人是你的头号书迷,而且她本身也在写小说,你们两个可以交流一下写作方面的事情。”

赵柔依旧笑着看李笠熏,心里暗想,你不想和我独处,那我就偏要跟在你身后,“我刚好要去买点东西,不如一起,你要是真不愿意,你当我是陌生人好了,我绝不会妨碍你。”

戴乐瑟听到这话忙急着献殷勤,“大神,他要是不愿意带你去卖场,我带你去啊!”

站在门口的三个人闻言同时回头看着她,卞嘉好说道,“乐瑟,你的脚都伤成这样了,你跟着你的大神去卖场会造成她负担的。”

戴乐瑟:……

李笠熏真的很看不惯戴乐瑟这副献媚的模样,他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小名人,怎么就从没见过她有丁点儿崇拜他?

莫名地因为这一点他心情很不爽,他啥也没说黑着脸就开门出去了,赵柔顺理成章跟着他出去。

在卖场里,李笠熏全程面无表情,赵柔刻意找话题跟他聊天,问他平常该怎么挑选蔬菜水果,要怎样搭配食材,各种调料加进去会有什么效果之类的问题,李笠熏却淡淡地说道,“以上你所问的全部问题,答案都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

赵柔从没想过以她现在的条件她还会在李笠熏这里吃闭门羹,毕竟现在的她也已经足够完美了,有颜值有身材,有修养有内涵,有事业有地位,卞嘉好说李笠熏喜欢完美的女人,她难道还不足够完美吗。

两人买完菜回到李笠熏家里时,戴乐瑟和卞嘉好正在阳台上打牌,牌艺不精的戴乐瑟早已经连续喝了几杯啤酒,赵柔见李笠熏不太想理睬自己,便去阳台加入他们一起打斗地主。

戴乐瑟能够和自己的大神打牌,心里早就高兴得云里雾里的,本身就打得差的她还要尽量让着大神,这样一来她便输得更加惨了,拿起啤酒表情痛苦地喝。

卞嘉好同情地看着她说道,“乐瑟,明明赵柔是地主,我才是农民,你干嘛一直压制我?该不会是为了讨好你的大神吧。”

戴乐瑟听到这话赶紧瞄一眼赵柔,而赵柔恰好望向她,她被大神注视着,怕大神对她故意让牌有意见,便解释道,“我真的没有故意压制你,我只是出错了牌,你要是不想接受惩罚喝酒的话,我替你喝。”

戴乐瑟说完就要拿起酒杯喝酒,卞嘉好拦住她,抢过她手中的酒杯笑道,“我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要你替我喝酒,你喝不下我还能替你喝呢。”

卞嘉好刚拿起戴乐瑟手中的酒一口喝完,李笠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三人的背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卞嘉好,你刚才喝了戴乐瑟杯子里的酒,你不觉得有些许恶心吗?”

戴乐瑟立刻就炸毛了,“你凭什么说我喝过的酒恶心,我又没有传染病,我每年都有定期体检好吧。”

李笠熏不理她,直接说道,“你过来厨房帮忙。”

阳台上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卞嘉好:“她是伤者,你还让她干活。”

赵柔:“还是我去帮忙吧。”

戴乐瑟:“你不是说你做菜的时候最讨厌别人在你旁边妨碍你吗?我不去。”

李笠熏瞪她一眼,“你是别人吗?你是我的租客,他们两个才是别人,所以我不找你帮忙,找谁?”

赵柔被“别人”这两个字刺痛了耳膜,脸色很不好看,但根本没人有空注意她。

卞嘉好在一旁饶有兴致地望着李笠熏那张故作老成的脸,心里暗想,我才半个月没来这里,李笠熏好像对戴乐瑟的态度变了不止一点点呢,刚才定是怕戴乐瑟喝多才故意找借口帮她开脱。他看着满脸狂躁的戴乐瑟,忍不住笑眯眯地想,嘻嘻,这下有意思了。

对于李笠熏的“另眼相看”,戴乐瑟丝毫没有感觉到,她烦躁地说道,“可是我伤了腿!”

李笠熏阴森笑道,“没关系,你只需要用手。”

然后戴乐瑟就被李笠熏带到了厨房,坐在小椅子上,对着一整盘生猛的虾,用牙签一个个地挑、虾、线。

她一边挑一边唠唠叨叨,“我真的从小到大都没做过这种事,我家一直有阿姨做。”

李笠熏:“你不就是我家的阿姨吗?”

戴乐瑟:……“你这么有钱,为什么不请个家政?难道你不觉得做家务很累吗?”

李笠熏:“只有像你这样懒的人才会觉得做家务累。”

戴乐瑟:“其实虾线不用挑出来也能吃的,口感一点区别都没有。”

李笠熏:“其实你的小说写得好与不好都没什么区别,因为根本没人看。”

戴乐瑟咬牙切齿,“至少我有一个忠实书迷,叫千万孤独!”

李笠熏嗤笑,“这人是有多孤独啊,给自己起这样的昵称,就跟你爸妈一样傻,给你起个垃圾名字。”

戴乐瑟拿着牙签狠狠刺向虾的那条黑线处,斩钉截铁说道,“我要是再嘴欠跟你聊天,我就不姓戴!”然后厨房就恢复了安静。

坐在客厅的卞嘉好八卦地对赵柔说,“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两个这样斗嘴除了幼稚点之外,还挺有爱的。”

赵柔依旧笑笑,“无论谁跟戴乐瑟一起相处都会这样吧,她是一个很容易让人亲近的女孩。”

卞嘉好纠正道,“你说错了,她可不是女孩,她已经二十九岁,快奔三了。”

赵柔还是挺意外的,“那她应该庆幸自己长着这样一张脸,毕竟她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

卞嘉好给她满上茶,“我估计她就算穿上校服去冒充高中生也毫无压力,一个比你小的人跟在你身后无比崇拜地叫你大神是不是很爽?”

赵柔笑笑,“说实话,我并没有觉得很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