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第17章 你想要这本书我偏不给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梳窈 2643 2017-04-21 21:14:47

  李笠熏拍完照片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八点,家里漆黑一片,只有戴乐瑟的房间从门缝里透着光亮,他放下单反和工作包,从书包里拿出温宇送他的新书,放在了客厅茶几上最显眼的位置,想象着明天一早戴乐瑟吊着一条伤腿看到这本书时一脸惊喜的熊样,他就忍不住嘴角上扬,满心得意。

今天工作比较忙,他此刻已经累得全身乏力,恨不得立刻躺在床上一觉睡到天亮,但是不行,他还要洗澡,刷牙,然后读完床边的那本书。

鉴于他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的人,所以即使再累,他也会把今天应该要做的事情做完才会躺床上睡觉。

七月份的天气依旧炎热,即使是八点的夜晚,白天太阳炙烤大地留下的热气依旧笼罩着整个城市,这个时候,人们不得不感叹空调真是个好发明。

李笠熏当然也无比喜欢空调的存在,他回到房间后马上开了空调,又马上脱下了身上那早已经被汗浸湿的衣服裤子,想着立刻要洗澡,他便全身都脱光了,然后将所有脏衣服放到卫生间的脏衣篮里。

脱衣服凉爽了一会后他走到床边拿起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棉质睡衣,再打开衣柜,拿出平角裤,走进房间里卫生间洗澡。

他才刚走进卫生间,就有一阵浓郁的榴莲味道扑鼻而来,他皱着眉头打开卫生间的抽风和灯,心想,这楼下的人吃榴莲的味也太强悍了,居然还能熏到他的卫生间里来。

他主卧卫生间的装修风格是一贯的清雅文艺范,墙刷的是淡绿色乳胶漆,还画着一株灿烂盛放的桃花,灯采用的是暖色调灯光的复古卦灯,除了必要的洗手台、马桶和浴缸,他还在洗手台和马桶中间的空白处放置了一个一米高的格子置物架,上面除了摆放洗漱用品之外,还放了好几盆适合在阴凉处生长的盆栽,让整个厕所有了一种优雅的feel。

李笠熏喜欢在洗澡前先刷牙,所以他此刻正站在洗手台前挤牙膏,然后开始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刷牙,刷着刷着他就忽然想起了今天赵柔对他说过的那些话,他定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皙的脸蛋轮廓分明,饱满的天庭之下,眉毛笔直,眼睛深邃,鼻子英挺,唇若涂脂,简直就像是从各种PS精修图片里面走出来的美男子一样。

他自言自语道,去你的颜值巅峰期,我从出生到现在每一天都是最好看的好嘛。

说完他又觉得自己挺傻的,何必跟一个陌生人较真啊,然后他便含着满口泡沫傻笑着,笑完低头喝一口自来水吐出,再喝一口吐出。

漱完口他走进里间准备洗澡。他打开水龙头,调好水温,便开始放水,等水放满的同时,他走到马桶前尿尿,这才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洗手台旁边的收纳架被移动了位置,他早上放进脏衣篮里的床单被套也被翻了出来,堆在地上。

不过与其说是堆在地上,不如说是它刚好盖着蹲在地上的某个人。

意识到他的卫生间里竟然藏着一个人的第一时间,他就觉得那是个小偷。

他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懊恼,懊恼他之前刷牙时居然毫无察觉,此刻他一边紧张的拉尿一边飞快地想对策,是的,他再紧张也要拉了尿先。

他巡视四周,只有一个马桶疏通器可以对那个小偷造成伤害,撒完尿,他关了浴缸的水,然后拿架子上的毛巾围住腰,随手抄起马桶旁边的疏通器,对着小偷的头用力敲下去。

“啊!!!”

随着那一棒子敲下去,藏在床单被套里的小偷痛呼一声。

李笠熏听到那声音一脸懵逼,那似乎是戴乐瑟的声音?他想都没想一把掀起那床单被套,只见戴乐瑟瑟瑟发抖地坐在地上,双手抱头叫道,“别打我!”

……

“你有病啊!你躲在我房间里干嘛!”他一双眼睛怒瞪着戴乐瑟,她坐在地上,伤了的左脚打着石膏挂在被弄翻了的垃圾桶上,而垃圾桶里的垃圾洒了出来,铺满了她周围。

戴乐瑟听到他骂她便更不敢轻举妄动了,本来她只是趁他还没回家的时候过来上厕所,因为晚上吃得太饱了,肚子涨得厉害根本无法蹲着上厕所。

哪知道她拉完屎冲了厕所正准备出来就听到李笠熏开房门进来的声音,她吓得情急之下翻出脏衣篮里的床单被套把自己盖住,希望李笠熏不会发现她,然后等他九点睡觉后她才偷偷溜走。

但人算不如天算,李笠熏不仅发现了她,还敲了她一棒子,痛得她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说自己来上厕所和说自己来偷窥他这两种理由中的哪一个会更让他生气一点,毕竟他的洁癖真的很严重。

李笠熏看戴乐瑟半天不说话也不动,心想刚才敲她一下不会把她敲傻了吧,便弯腰伸手拍了一下她的手背,“喂,你要装死装到什么时候,我不打你,你起来。”

“你发誓不骂我不打我,我才起来。”戴乐瑟捂着头说。

李笠熏双手叉腰鄙视她,“你再不起来给我滚出去,我就真的要骂人了。”

戴乐瑟这才战战兢兢松开手,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居高临下的李笠熏,却没想到他居然只围了一条毛巾在腰间,上半身和大长腿都裸露在外,看得她一阵脸红,只好眼睛望向别处说道,“我站不起来,你能扶我一下吗。”

李笠熏冷笑,“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你会坐在这里的理由,说得合理,我才会扶你。”

果然还是逃不掉,戴乐瑟只好结结巴巴地说道,“外面的卫生间……堵了……”

“所以,你是来这里上厕所的?”

“嗯……不过我有用一次性马桶垫!”她着急地胡编乱造。

李笠熏看一眼垃圾桶里撒出来的垃圾,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一次性马桶垫,这家伙偷偷溜进他房间上厕所已经够放肆了,没想到居然还敢说谎骗他,“那你为什么躲起来,想偷窥我?”

“怕你骂我用你的厕所啊,你不是说讨厌别人用你的厕所吗。”她实话实说。

李笠熏觉得这理由有点好笑,他有恶得那么恐怖么。

两人安静地对峙了好一会,戴乐瑟此刻的表情真是无比委屈,还嘟着一张嘴,像个做错事被大人发现后特别不服气的小孩子一样。

李笠熏看到她这副伤了脚的可怜样,心想外面厕所塞了,她来这里上厕所也的确情有可原,他可以不追究她,最多让她拿洁厕液帮他把马桶刷得干干净净罢了。

他松开叉在腰上的手,说道,“把手给我。”

戴乐瑟闻言一阵狂喜,李笠熏竟然没有狂发飙,她本来还以为他会阴阳怪气地骂她各种脏呢。

她欢喜地抬头伸出手等待李笠熏扶起她,此刻她本人的感觉就像她是一位正在被绅士邀请她一起跳舞的淑女一样……

李笠熏伸手握住她纤细的手,正准备用力拉她,这个时候,在他没有任何防备之下他腰间围住的毛巾突然一松,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掉了下来……

那个瞬间,仿佛周围的空气都石化了,气氛尴尬得可怕。

戴乐瑟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李笠熏立刻捡起了地上的毛巾丢到她头上遮住她的眼睛,还有点阴阳怪气地说道,“不许乱看!”

戴乐瑟:“我什么都没看到!”

李笠熏默默扶起她,让她背对着他再扯下她的头上的毛巾,说了一个字,“滚。”

如果戴乐瑟没有腿伤的话,她真的会连滚带爬地滚出去,可惜她脚有伤,她只好像个袋鼠一样一蹭一跳地跳出了李笠熏的房间。

被看光了的李笠熏心情非常不爽,他顾不上洗澡,立刻起身走出房间,直接走下一楼客厅拿起了茶几上的书,冷笑着想,戴乐瑟你想要这本书?我偏不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