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第32章 十月的芥菜起心了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梳窈 2369 2017-04-22 14:10:42

  戴乐瑟害羞又紧张地离开座位,走到屏风后面的时候却发现李笠熏黑着脸站在那里,她疑惑道,“你怎么在这里?”

李笠熏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是我开的菜馆,我这个老板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戴乐瑟无语地看着他,今天下午求他帮忙加个桌的时候,他不是说他只是出资的人,对菜馆没有话事权吗,现在居然又自称是老板了,这人说的话翻来覆去比翻书还快。她不理他,直接去了卫生间躲进厕所里平复自己那因为大神而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她先是想象了一下和大神谈恋爱的情景,牵手逛街一定会遭到各种围观,然后她会被各种疯狂迷恋大神的女人妒忌陷害,先不说外在的事情,单是她自己,她一个凡人跟一个大神在一起,她肯定会很不自在,很自卑,两人的地位关系肯定会不平等,这样的爱情又怎么会幸福?

等等!她是不是想得有点多?大神现在只是一时兴起说要追她,那里面到底有几分真心她都还没搞清楚,居然就自顾着想象他们的未来了……也实在是可笑。

分析了一番后,她确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要轻易被大神忽悠到,毕竟他是万人迷是天上的大神,而她只是个凡人,一见钟情的狗屁爱情都是拿来骗无知少女的,她已经年近三十咯,没有资本去掉坑里了。毕竟在李厉勋手上栽的那一个跟斗她直到现在都还有阴影,所以这一次,她不会轻易陷进去了。

坚定了意志后,戴乐瑟又神清气爽地回到了座位上,薛桦已经吃饱了,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店内的装潢,她问道,“大神,你吃好了吗,吃好了的话,不如我们买单走人?”

薛桦一脸好笑地看着戴乐瑟心急想走的神情,笑道,“你是第一个因为被我追而害怕的女人。”

戴乐瑟:……她是不是放个屁大神也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看戴乐瑟那窘迫的神情,薛桦便不再继续逗她,而是挥手说道,“服务员,结账。”然后对戴乐瑟说,“我有车,我送你回家。”

戴乐瑟忙摆手,“不了不了,我可以坐地铁回去,还有饭钱我们AA吧。”

戴乐瑟那摆手的动作很傻气也很可爱,薛桦忍不住伸手捉住了她那白皙的手,说道,“别摆手了,这顿我请,下顿等你签约成功后,你请。还有,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坐地铁,万一你在地铁上又睡着了,那些色狼和小偷岂不是有机可乘了。”

戴乐瑟热着脸把手抽从薛桦手里抽出来,她觉得这大神和她想象中的模样不太一样,他的样子看起来那么儒雅风度翩翩,也给人很克制的感觉,可他调起情来却完全是一个高手……

戴乐瑟站在一旁等薛桦结账,李笠熏突然从她身后冒出,小声说道,“我现在就走,你要不要坐我的车一起走,免得麻烦你大神送你。”

戴乐瑟狐疑地看着他,“你开车来了?”

李笠熏点头,戴乐瑟心想能坐李笠熏的顺风车固然好,至少不用和大神坐在狭窄的空间里一路尴尬,她正想说好,卞嘉好却走过来笑嘻嘻地对她说,“他不是开车来的,他是骑车来的,而且那自行车的车后座特别硬,你觉得轿车好坐还是自行车好坐?”

李笠熏瞪一眼卞嘉好,正想帮自己挽回颜面,便听到戴乐瑟说,“你自己骑车回去吧,大神说可以顺路送我回去。”

李笠熏立刻就不高兴了,冷冷说道,“你才见过别人几次,就敢上他的车,就不怕那是黑车吗,愚蠢。”

戴乐瑟觉得不可思议,人家萧町大神好歹是个人气作家,被他这样一说就好像是个对她图谋不轨的歹徒一样,她也冷冷说道,“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萧町大神是个坦荡荡的正人君子,他有绅士风度,所以才送我回家,你别把他想得跟你一样龌蹉。”

李笠熏听到戴乐瑟说他龌蹉,瞬间就抓狂了,“我龌蹉?我要是真的龌蹉的话,你昨晚在我房间睡着的时候,我就把你给睡了!”

戴乐瑟窘着脸:……好好说着话,为什么扯到昨晚同卧一室的事?她别过脸看着满脸八卦的卞嘉好解释道,“昨晚家里停电,只有他房间有备用供电设备,所以我去他房间打地铺睡了一夜,你别误会。”

卞嘉好笑眯眯地点头,“明白明白,天气这么热,没空调真的没法睡觉。”

戴乐瑟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薛桦已经买了单,正在挥手叫唤她,她便朝卞嘉好挥挥手,说道,“那我先走了,再见。”

看到戴乐瑟离开,卞嘉好呵呵地别有深意笑着看李笠熏,李笠熏白他一眼,“你笑屁啊。”

卞嘉好还是呵呵地笑着说道,“你房间里什么时候有过备用供电设备了?李笠熏,你鬼马了。”

李笠熏面无表情地说道,“难道我在自己房间装一个备用供电设备还要事先通知你?”

卞嘉好拿起面前桌子上的一株白玫瑰花放到鼻子闻,“也对,或许是你昨晚临时安装的吧,”然后他抬头看着戴乐瑟跟在那男人身旁的养眼画面,叹道,“你明知道今天是来和情敌较量的,怎么就有车不开,非要骑自行车呢,现在看着她跟别人走,心急了吧,也不知道那帅哥会不会找个什么理由约戴乐瑟去他家喝咖啡呢。”

李笠熏眼睛紧紧盯着戴乐瑟和那个男人的身影,隐隐透着不爽与不甘,嘴上却不屑道,“你别搞笑了,说什么情敌,我怎么会喜欢戴乐瑟那样邋遢又不讲卫生的女人,她爱喝咖啡就让她喝个够。”

卞嘉好把白玫瑰放回瓶子里,缓缓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自从你和戴乐瑟住在一起后,你变了很多。从前你只对你的花草,对你的照片,你的美食感兴趣,除了那些,你基本就是一个冷漠至极的人,尤其是对面对人的时候。现代社会都提倡以人为本,你对着人都没感情,那你还算是个人吗?但你遇到戴乐瑟后,你会生气,会焦虑,会跟她贫嘴,会耍对她阴招,看到别的男人接近她你还会妒忌,妒忌到不惜自毁招牌也要做难吃的菜给那男人吃,而且你还特傻地站在屏风后面偷听,换做以前的你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些都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感兴趣的表现。”

“你知道吗,你现在完完全全就像是十月的芥菜,起心了。那男人说得对,你现在的心情肯定和那杯茶的味道一样又苦又酸,你啊,确实喜欢上戴乐瑟了。”

李笠熏木着脸,“别用你的狗屁爱情论给我洗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又蠢又懒还一事无成的女人。”

卞嘉好拍拍他的肩说道,“你看桌上的那株白玫瑰,好看吧。白玫瑰不一定要放在精致的花瓶里才显得出它的高贵,把它放在简单的竹篮子里不也一样很漂亮,很相衬吗,而且这摆设还是你自己搭配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