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第26章 神一样的绝美笑容

完美情人,甜蜜同居100天 梳窈 2296 2017-04-22 14:06:42

  从这一站开始,距离终点站昌岗路站还有十五个站,每一站停一分钟,从上一站到下一站用时两分钟,因此去到终点站需要用四十五分钟。

戴乐瑟在心里盘算着去到医院时要花的时间,算出来是四十五分钟后,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睡觉。

因为昨天晚上她又熬夜了,所以这个时候的她特别困,刚闭上眼睛不久,她就睡沉过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正枕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并且她流的口水沾湿了他的白衬衫。

她忙担正自己的脑袋,胡乱地擦着嘴角处的口水,尴尬得不敢抬起头,却听到身旁的男人用温和的嗓音说道,“这一路睡得还好吗?我的肩膀枕着还舒服吧?”

“啊?”她迷茫的抬头望向那男人,却发现他竟然就是让座给他的那位谦谦君子,她忙转开视线,结结巴巴回答道,“挺、挺舒服的。”

然后她就听到那谦谦君子爽朗的笑声,她困惑望着他问道,“你笑什么?”

他没答她,却依旧爽朗地笑着,戴乐瑟看着一脸笑意的他,肤白貌美,眼亮唇红,像是从古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样,尤其是他笑的时候。

她看了那么多年的言情小说,里面大多数的男主都有一种神奇的体质,那就是他们一笑就会让所有女人都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她以为那不过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直到这一刻她看到了这个谦谦君子的笑容,何止让人如沐春风,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让所有充当背景的人都黯然失色的神一样的绝美笑容。

在如此笑容的熏陶下,她忍不住将心里话如实说出来,“我觉得你不能随便对陌生女人露出这样的笑容,会很容易惹人犯罪。”

谦谦君子闻言定了定神,收敛了刚才那灿烂的笑,一脸正经地看着她,“我觉得你也不能随便靠在别人肩膀上睡觉,会很容易让人偷手机或者占你便宜。”然后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包纸递到她面前,“擦擦脸吧。”口水两个字他不忍心讲出来,刚才之所以没能忍住笑,也无非是因为看到她张口结舌的傻样就想起了她靠在他肩膀上睡觉时张着嘴巴流口水睡得一脸鼾甜的模样,有点蠢但又有点可爱。

其实他是很不喜欢和陌生人亲密接触的,但看到她打着石膏的腿,他便没有推开她靠过来的头。待到她睡沉了,他才开始感觉到肩膀上沉沉的压力,低头看她,她却像个小孩子一样睡着,长长的睫毛,白里透红的脸蛋,因为热而冒出了汗的小鼻子,还有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在他眼里全都很可爱。任凭肩膀沉甸甸得难受,他就这样一路忍了下来。

此刻,戴乐瑟接过了他的纸巾,囧囧地一边擦着脸,一边尴尬地说道,“谢谢。”然后终点站就到了,她起身拄着拐杖慢慢走出去。

却没想到那谦谦君子也走在她的那个方向上,地铁里的人熙熙攘攘,行走匆匆,唯独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着,直到出了地铁出口,谦谦君子才快步走到戴乐瑟身边,郑重其事地说道,“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我不应该就这样错过你。”

戴乐瑟一头雾水,她不过是才和他说了两句话的陌生人,何来错过与不错过?

谦谦君子没给机会戴乐瑟多想,就直接问道,“请把你的手机给我吧。”

很莫名其妙地,戴乐瑟二话没说就把手机给了他,他修长的手指飞快在她的手机屏幕上点击,不一会,便用她的手机拨通了他的手机,他挂断电话,把手机交回给戴乐瑟,笑道,“我已经在你的手机里存了我的号码,我会打电话给你,你一定要听我的电话。”

说完他潇洒转身又往地铁站里面走去,戴乐瑟忍不住冲他问道,“喂,你要去哪?你把话给我讲清楚。”

他回头朝她眨眼,“其实我要去的站早就到了,只是看你睡得沉,没叫醒你,所以错过了好几个站,我现在还要坐回去,不然我就一路跟着你了。”

……

戴乐瑟无言地看着他走远,这才低头看手机,只见屏幕上保存的新联系人的名字叫做薛桦。

薛桦……这名字好熟悉,戴乐瑟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名字,却又一时想不起来,走去医院的路上,她绞尽脑汁地想着薛桦到底是谁的时候,无意中撞了一下擦肩而过的路人,那路人手上拿着一本书,刚好被她撞掉在地上,她忙低头说不好意思。

路人看她是个瘸子,也没跟她计较,弯腰拾起书就要走,戴乐瑟却眼尖地瞧见了那书的封面,正是人气作家萧町的成名作——《江湖》,这书戴乐瑟大学时看过,那时很多少女还疯狂迷恋过这位人气作家,因为据说他长得非常帅气,完全是那种会让女人把持不住的类型。

等等,当年她就听宿舍妹子说过萧町是她高中的校友,真名是薛桦……

谦谦君子竟然是大神!

戴乐瑟瞬间又悲又喜。喜的是她居然认识了一位超级大神,悲的是她居然枕着大神的胳膊睡了一路,还特糗地流了好多的口水,大神对她的第一印象肯定非常糟糕……况且她都没有问大神要签名,也没跟他合照,简直就是一大浪费。

又悲又喜过后,戴乐瑟挂了号在医院等待的同时,李笠熏正开着车在医院旁边的马路上无所事事的兜来兜去。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明明一个小时前他是怀着送戴乐瑟安全到达医院的目的请她坐上了自己的车,可是当戴乐瑟真的坐上了他的车,坐在他的旁边的时候,他却又开始后悔自己所做的这个决定了。

他觉得有些尴尬,还有些难以言说的烦闷郁在心中,尤其是看着戴乐瑟闭眼佯装睡觉的模样,他就忽然想起了梦里面的那个她和月光下的那个她,那个瞬间,他的思绪很混乱,心情也是糟糕的,于是他便把她放在了地铁站前。

可是看着戴乐瑟的身影消失在地铁站口前的刹那,他便后悔了,但碍于面子,他没有把戴乐瑟从地铁站拉回车里。

他开车回到家,却依旧烦躁,心里七上八下,想着戴乐瑟应该会顺利去到医院吧?地铁站会不会太拥堵,她会不会被人挤倒?她那么蠢,会不会走错了地铁出口找不到医院在哪?

还是问一下吧,他打开微信,用探索者的账号问她:“你的石膏拆了吗?”

戴乐瑟很快回复:“挂了号还在排队,哦,到我了,我先不和你聊了。”

他终于松口气,幸好她顺利到了医院。

于是他便开车一路赶来医院,在医院附近马路一直兜兜转转,期盼着可以偶遇拆了石膏的戴乐瑟,然后再顺路送她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