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生命 继续

第六章 记忆

生命 继续 原来我不再爱你 4179 2017-04-20 15:18:59

  “不能再通融一个月吗?这个月我一定把拖欠的房租还上。”范丽恳求道。

“你已经拖欠一个月的房租了,再不走,我就叫警察了。”房东丢出了她的行李。

“好好好,我走,我走,行了吧。”范丽拖着行李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这大晚上的叫我住哪儿啊。”

“我是你弟弟,范离啊。”范丽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很man的男人。”

“叮咚”门开了,看见开门的来人,“好久不见,弟弟。”

“姐?”

“你怎么知道这儿的?”范离接着问道。

“大明星曾可的地址网上还搜不到吗?”

……

看着范丽在屋子里,四处打量着,曾可对着范离小声问道“她真的是你姐吗?”

“嗯,应该错不了。”

“这个屋子还勉强可以,我就在这儿住下了。”范丽自顾自地说道。

“这里是我家好吗?你现在马上拿着你的行李出去。”曾可顿时就不乐意了。

“哦,是吗?”范丽可怜兮兮地看着范离,“我现在已经无处可去了,难道弟弟忍心看着姐姐流落街头吗?”

“曾可姐姐,还是让我姐住我的房间吧,我睡沙发就行。”

“不行”范离没想到曾可对这件事如此固执。曾可和范丽互相盯着,半天不说话,范离隐隐约约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儿。

“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不介意和我弟睡一个房间啊。”

突然,曾可展颜一笑,咬着牙说道,“还是让你姐和我住一个房间吧。”

“好吧。”范丽撇了撇嘴,无所谓地道,“那我先去洗澡喽,热死了。”

看着范丽走进浴室,曾可抚了抚自己的胸口,“看在你是范离的姐姐的份上,我忍,我忍。”

一段时间后,范丽穿着一身T恤和短裤走了出来,她正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水灵的眼眸,挺翘的鼻子,玲珑的小嘴微微崛起,与那天酒吧妖娆的装束相比,多了几分邻家碧玉的独特气质,别有一番风韵。

“原来我的姐姐也好美啊。”

“啊,你居然用了我都不舍得用的沐浴露,我保证不掐死你。”看到曾可张牙舞爪正要冲过去,范离赶紧抱住了曾可。

“这毛巾该换了,都起团了,扎死了,哎,也就那沐浴露还不错。你们慢慢看电视吧,我进房间了。”范丽也不理会曾可自顾自地说道。

看着范丽一种贵妇人的样子,曾可一阵火大,要不是范离拦着,她早就冲上去揪头发了。

“还没睡吗?”曾可走进房间。

“身为一个女人,怎么连一个像样的化妆品都没有,你的生活真是有够糟的。”范丽叹了口气。

“要你管,你怎么不去买啊?”曾可撇着嘴背后议论道。

“我上床睡觉了。”

“这么大的床你要一个人睡吗?”曾可质问道。

“不然呢?”范丽理所当然的说道。

曾可从柜子里拿出另一床被子,“咳咳,你干嘛?”范丽有些不满。

“没什么,新被子拿出来抖一下啊,打扰到你了,哦,对不起哈。”曾可继续抖着被子。

“好好好,我睡一半行了吧。”范丽终于妥协。

“哼”曾可拿着被子上了床。

“哼”范丽转过了身去。

早晨,范离早早地起来做早饭,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姐?你怎么起这么早啊。”范离看着正在打扫卫生的范丽。

“你先去洗漱吧,早饭我已经做好了。”

“哦”

“哇,今天的早餐好丰盛啊,是小离做的吗?”

范离正想说话,“是我做的,怎么了。”范丽接过话茬。

“你?”曾可一脸的质疑。

“你要嫌弃的话,可以不吃啊。又没人拦着你。”范丽调笑道。

“你——不吃就不吃。小离,再帮我做一碗。”

“哦”范离正要起身。

“不许去,姐姐命令你。”

“姐——”范离还是去了。

曾可撅着嘴有些得意地看着范丽,一副胜利在握的样子。“哼。”范丽不在说话,低着头吃着饭。

“来,姐姐加一块这个。”说着范丽夹起了一块食物送到范离的嘴边,“啊——”一副暧昧的样子,看到这个,曾可顿时怒火中烧,也夹起了一块食物,送到范离的嘴边,看着两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样子,范离心中一阵发毛,陪笑着将两块食物一起吃了下去。

……

“小离,今天跟我走。”曾可整理着行装。

“今天不用去钟叔那儿吗?”

“嗯,我已经跟他说好了”

“姐,你呢?”

“你们不用管我,你们去吧。”范丽打着哈哈道。

“我劝你还是早点找到房子,要不然到时候把你赶出去别怪我不留情,哼。”

范丽不置可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得曾可牙痒痒的,转身离开了屋子。

“她真的是你姐吗?”

“是啊”

“为什么我感觉她看你的眼神不像一个姐姐看弟弟的,倒像看着自己的情人一样。”

“她是我姐,是你想多了。”范离说道,“今天我们去哪儿啊?”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找到一个地铁站的角落,曾可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折叠凳,一个麦克风和一个小音响,她将麦克风递给了范离,自己则坐在旁边的小凳上,抱起吉他,看着一脸茫然的样子,“干嘛呢?唱啊,就像在家里训练的一样,别再那儿傻站着。”

范离顿时明了,“我们这算是街头卖艺吗?”

“卖艺怎么了?这是给你一个表演的机会。”

“哦”,范离也不再多说什么,看着周围走动的人群,他似乎有些紧张,看了看坐着的曾可,范离试了试话筒,正了正嗓子。看着范离进入了状态,曾可低下头,轻轻地拨动着吉他弦,随着婉转的音乐响起,范离动听的声音,开始时,过路的行人显得有些惊讶,时不时地向这边看了一眼,这是过来了两个女生欣喜地跑过来,“好帅哦。”

范离的眼睛一亮,而曾可则会心地笑了笑。寂静的角落渐渐地变得而热闹起来,不时地有人来拿出手机拍照,范离显得有些腼腆,欣喜,努力地展示属于自己的另一面。

“好好听哦”拥簇在一起的几位女大学生显得有些兴奋地说道,也有周围的大人不停地窃窃私语,连忙点头。

“再来一首”不只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句,“请问一下,你能帮我签一下名吗?”一位女生趁着歌唱的间隙有些害羞地从人群走了出来。

范离还是第一次有一种被这么多人环绕的样子,就像个明星。看着范离憨憨地挠着自己的脑袋,曾可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的,老板,他们正在一起。”不远处一个坐在咖啡馆里的陌生男子透过橱窗向这边望道。

“不能让他们太高兴了。”

“是。”

陈振宇手里紧握着一张个人信息的报表咔咔作响,“范离,你到底是谁?”

……

“你们有街头艺人的认证证书吗?”范离他们唱的正起兴,突然来了两个穿着警服的人,“我们接到有人举报,请出示一下你们的证书。”

“什么证书啊?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曾可疑惑道。

“这么说你们是没有了,对不起,念你们是初犯,请在十分钟离开这里,否则,我们会按规矩办事。”

曾可还想争论什么,却被一旁的范离拉住了,“算了,曾可,我们走吧。”

……

“该死的城管,肯定是他们找茬,以前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街头艺人证书这回事,好不容易……一想到就火大”曾可又气又无奈地道。

回到家,天都黑了,曾可正换鞋,“啊,我忘了买菜了。”

“没事,我去买吧。”范离说道。

“天这么晚了,说不定菜市场都关门了,怎么办啊?难道又要吃泡面”,曾可一脸苦恼地道。

“不用了”范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慵懒地说道,“我已经定了外卖,应该……”

“叮咚”“说来就来,我去开门。”

“小姐,您的外卖”

“好的,钱”

看着范离挥霍时潇洒地样子,“你哪来的钱?”曾可不知为什么,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我看化妆台左边下面的第二抽屉还有一些零钱,就拿来用了。”范丽随意地道,“你也真是的,这年头还有谁把私房钱藏在那么老土的地方。”

“那不是私房钱,那是我为了买化妆品辛辛苦苦攒下来的……你居然给用了”曾可咬着牙说道。

看着曾可张牙舞爪的就要冲过去和范丽拼命,范离赶忙从后面抱住了她,“下月发工资了,我就还给你,我替姐姐还。”

……

三人围坐在茶几旁,面前摆了一些小吃和披萨,曾可和范丽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看着杯子里金黄的色泽和嘟嘟的气泡,范离吞了口口水,眼神放光,连忙伸出杯子。

“你会喝酒吗?”曾可看着范离问道。

“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没喝过酒。”范丽说道。

“也是。”曾可不疑有他给范离倒了一杯。

范离贪婪地嗅了嗅啤酒的味道,就好像这是他第一次喝啤酒,双手捧着酒杯一饮而尽。

曾可看着范离傻傻样子,刚想阻止却没来的及。

“真男人!”旁边的范丽不禁调笑道。

喝完酒,范离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神明显变得迷离,脸颊微微发红,继续伸出酒杯,期待地看着曾可,“才喝一杯,就这样,你不能再喝了。”曾可放下了酒瓶。

“再喝一杯,就一杯,啊——”范离摇着曾可的胳膊,这还是曾可第一次看到范离撒娇的样子,喝醉了的范离多了几分小孩子般的可爱,范丽看着范离娇嗔的样子,眼神渐渐地变得温柔下来,“我来给你倒吧。”范丽拿起了酒瓶。

“不行”曾可抓住范丽的酒杯,“他已经醉了,再喝对身体没好处。”顿时,两个女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空气中的节奏变得紧张起来。

“小离要喝酒,小离要喝酒……”旁边的范离依旧一副傻傻的样子。

“真拿你没办法,就一杯哦”曾可一下子就心软下来,范离接过酒杯,又是一饮而尽。脸色越发的通红。

……

酒瓶咕噜噜地转了起来,“哦,是小离的。我来问问题。”范丽有些期待地道。

“啊?”范离抬起了低着的头茫然地看着曾可和范丽,“哦”

“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坐在旁边喝着酒的曾可猛地一愣,看着范离,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

“嗯——”范离点了点头。

“她是谁呢?”曾可和范离有些期待地看着范离。

“是……是……是……”还没说完,范离一头扑在茶几上睡了过去。“真是的,酒量也太小了,一到关键时刻就……”范丽埋怨道。曾可顿时松了口气。

“哦,到你了。”范丽坏笑地看着曾可,“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曾可随意地说道,但范丽好像有些不满意她的答案,旋即转起了酒瓶。

“这次是你。”曾可说道,“到现在为止,你有几个男朋友。”

“四个。”范丽硬撑着不去喝酒,“怎么了?”

“没想到,你的私生活还蛮丰富的嘛!”曾可得意地坏笑道。

范丽气势不减,“要你管!”“这次是你了,为什么和前男友分手?”她好像胜券在握。

可是曾可却没有回答,闷闷地将一杯酒一饮而尽,范丽在一旁轻轻地哼了一声,似乎并不想就这样放过她,随着瓶子的指向,“谁先提出的分手?”

曾可再一次沉默了,又灌了自己一杯,“算你赢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有些困了。”说着她慢慢地扶起范离,把他拖去房间。

看着曾可意志消沉的样子“什么嘛!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范丽说道。

……

“范离,别忘了带点鸡蛋回来,家里的鸡蛋用完了。昨天你答应我做蛋炒饭的,上次的味道真不错。”曾可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嗯。”

“别忘了带点肉,我都瘦了”

“别插嘴好吗?范离又不是你家佣人”曾可看着范丽说道

范丽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对曾可的话不置可否。

“好。”

范离提着刚买回的菜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从旁边的阴影里一个人渐渐显现出了轮廓。

“你是谁?”

……

曾可打开房门,“你回来了?刚刚下了大雨,我还担心来着,快进来换身衣服。

……

“嗯,曾可……。”范离有些低沉地说道。

“啊?”

“我想最近和姐姐回家看看。”

“你的记忆恢复了吗?”曾可睁大着眼睛看着范离。(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