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生命 继续

第八章 疯了

生命 继续 原来我不再爱你 3736 2017-04-23 17:37:59

  范离疯了似的跑回家,正要进门的时候,院子里传来范浩和二叔的谈话声。

“今天的小伙子,你满意吗?”二叔问道。”

“嗯,是个实诚的小伙子。”范浩吸了一口烟欣慰地道。

“配得上我侄女儿,不过话说回来,他长得还真像我们家小离,不光外表像,连说话和做事风格都很像,要是不说,我还以为是小离长大了呢。”二叔感叹道。

谁料范浩听到这句话后,顿时拍了一下桌子生气地道:“以后在家不许再提小离的事。”

“什么”二叔愣了一下,“为什么,小离毕竟是大哥的儿子我的亲侄儿啊,难道不是我们对不起他吗?”

范浩沉默了,但二叔好像被戳中了痛处,继续说道:“要不是大哥做出那样的决定,我会那么做吗?那可是我的亲侄儿啊,我一直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难道你觉得当初那么做的时候,我心里就不难受吗?直到现在,我还能想到小离看着我的那张笑脸,每天晚上都梦见小离来找我,问我为什么在那样对他……”

“够了,我们也是有苦衷的,我们也希望小离能过上好日子。”

“结果呢?”二叔眼含着泪水反问道。范浩吸了一口烟再一次沉默了。

此时,站在门外的范离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父亲……二叔……”他紧咬着牙关,握紧的拳头青筋爆出,现在的他,恨不得冲进门去,向父亲向二叔大声质问,发泄这长久以来闷在心头的愤恨和委屈。

可是,他不能,他回不去了,他不再是每天起早做饭的乖孩子,不再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孝子,不再是那个只有十岁的小离。就算知道真相,陌生人的自己又能改变什么呢?这也许算是范离一种成熟的蜕变吧。

范离松开了紧握的双手,绕过正门,走到了后门,忽然他发现院子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体形消瘦,披头散发的女人,范离走进一看,“妈?”

正在做针线活的女人猛地一怔,她慢慢地转过头来,“是小离吗?”

看着面容憔悴,却第一眼就认出自己的女人,范离压抑的情绪再次喷发出来,他再也顾不住自己的身份,径直扑向了母亲的怀里,“妈……”

“是小离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范离的母亲放下了针线,轻轻地抚慰着范离的背脊。

范离终于控制不住了,附在妈妈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的哭了起来,“小离怎么了?小离不哭,啊,小离不哭,什么事和妈说。”

“吗——,您为什么不要我,您为什么不要你。”

范离的母亲一怔,妈没有不要你,妈没有不要你。”

“真的吗?”范离小声说道。

“嗯,小离这么可爱,这么懂事,妈怎么可能不要你,谁要是说不要你,妈就去和他拼命。”范离的母亲继续温柔地说道。

也不知多久,范离停止了抽泣,看着母亲身上的泪水和鼻涕,不好意思的坐在了母亲的旁边。

“妈,你在干嘛?”

“我啊,在给小离织新鞋。”

“哇,好漂亮啊。”

“漂亮吧,喜欢吗?”

“嗯”范离连忙点头。

“妈,小离一个人在外面很要做很多的事呢。”

“是吗,小离一定很辛苦吧。”

范离一怔,“也不算啦,幸亏有个很漂亮的大姐姐照顾我。”

“哦?是小离的女朋友吗?”范离的母亲轻轻地笑道。

“不是不是啦。”范离脸红地摆手道,他的母亲笑得更开心了。

……

天色渐渐变暗,也不知聊了多久,不过对于范离来说,这也许是自从他失忆以来最放松的一次。

“哦,范离,你原来在这儿啊!”范丽走了过来。

“你是谁?”范离的母亲突然警惕起来,将范离护在身后。

“我是你女儿啊。”范丽无奈地说道。

“你不是我女儿,我女儿在外面工作呢。你一定是想要抢走小离对不对。”接着他转过身来看着范离,“小离不怕,有妈在,谁都别想抢走你。”

“妈……他不是小离,我是来叫他吃饭的。”

“不,他就是我的小离,就是我的小离。”范离的妈妈笃定道。

一看劝说不了,范丽给范离使了个眼色,范离会意地从后门离开。

……

“妈……你的妈妈怎么了?”范离有些担心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我那可怜的二弟,自从他在山上出事以后,妈就和爸吵了一架,后来就变得疯疯癫癫,见到谁就说是她的小离。”

“是这样啊”范离握紧了拳头,“那你知道你弟弟是怎么出事的吗?”

“不知道,听爸说,好像是小离在山上迷了路,遇到了泥石流。”说着,范丽不禁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弟弟为什么回去那里。

“看来姐姐也不知道这件事。”范离心里想到,“那你知道小离被葬在哪了吗?”

“谁说小离死了”范丽的一句话顿时让范离猛地一震,吃惊地看着范丽,“那小离现在在哪儿?”

“在医院啊!”

“能告诉我医院的地址吗?我想去看看。”

“你怎么这么关心我弟弟啊?”

儿还是说道,“明天我带你去吧!”

“嗯,谢谢”说完范离就径直向前走去。范丽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就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满含怨气的瞪了范离一眼跟了上去。

……

曾可看着眼前的泡面,“不是说过了吗?老吃泡面对身体不好”坐在对面的范离温柔地说道。

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在干嘛呢?是不是已经找到亲人了,坏蛋,也不知道打个电话。”

就这样看着手机发呆,“啊,好烫。”她下意识地将泡面送到嘴边。

晚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看着无聊的娱乐新闻。“快把遥控器交出来。”“不交”“交不交”曾可拧着范离的耳朵,“啊,疼疼疼,不交”……

“算了,还是睡觉吧。”曾可躺在床上彻夜未眠,因为只要她一闭眼,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挥之不去,“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快。”

……

“你先进去,我去问一下医生小离的情况。”

范离慢慢地推开白漆的门,他的手在颤抖着,慢慢地靠近,心脏急速的跳动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闭着眼睛,带着氧气罩的病人,明明如此的熟悉,却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颤抖的声音显示着他有多么的害怕,“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他是范离,我又是谁,范离的大脑一片空白,迎面而来的恐惧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来气,他扶着墙壁艰难地站立着……

“人呢?”范丽来到了小离的病房,却没有看到范离的身影,不知道范离去哪儿的她只得在病房等待,可是等了很久却没有看到范离的出现,她有些担心,跑遍了整个医院也没有看到范离的身影,“他回去了吗?”范丽自我安慰道。就这样,范丽自己打车回到了家里。

此时,在离医院较远的一条僻静的街道,范离漫无目的地走着,从一开始的失魂落魄到现在的茫然,只能说,范离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无论自己是谁,今后的路还要自己走下去,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从今以后,自己不再是小离,不再是谁的替代品,自己要以全新的面貌活下去,想到这些,范离顿时豁然开朗,慢慢平静下来。他静静地折回医院,来到小离的病房,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有些相似的面孔,范离认真地说道:“小离,再见了”

突然,范离似乎看到小离的手指轻微地动了一下,顿时,范离抱住了自己的头,“啊”,一股撕裂般的痛苦席卷而来,范离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些以前未曾见过的画面,不知持续了多久,范离坐在艰难地喘息,自己,哦不,小离的事故,完完整整的呈现在范离的面前。

范家的小女儿范颖得了一场大病,家里穷,无钱医治,范离的父亲听到人贩子的蛊惑,决定将自己最懂事的儿子卖给有钱人家,哪知在人贩子运人的途中,天降大雨,山体崩塌,泥石流将人贩子一等埋在泥下生死未知,范离地母亲知道后,和范浩大吵了一架,后来神志也变得疯疯颠颠。

事情到了这里似乎已到了结束,范离不禁有些同情这个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孩子,“小离,你一定要醒过来。”说完范离就走了出去,可惜那时候的他不知道的是,小离苏醒的时候就是范离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日子。

一下巴士,范离就远远地看着范丽在村口焦急等待的身影,随着范离渐渐地靠近,范丽担心的脸上才有喜色,“你去哪儿了?”

“哦,没什么,就是在医院随便逛逛。”范离随意地说道。

注意到范离有些冷漠的语气,范丽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她大声说道“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对不起。”范离平静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你难道以为我只想听你一句对不起吗?”

“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回去了”范离是一点不想在这个令他绝望的家里面呆了,说完就掠过范丽想村子走去。

“混蛋”注意到范离冰冷的语气,范丽再也忍不住了,“你个混蛋,我喜欢你。”

范离猛地一愣,转过身来看着面前这个眼含泪光,满怀着怨气看着自己的女人,范离突然露出有些内疚的神色。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上了你。”范丽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看着面前这个梨花带雨的女孩,范离缓缓地伸出手,轻轻地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对不起,我只是把你当姐姐看待。”

听见这着句话的范丽的心猛地一颤,“姐姐”,“难道你对我连一丝的喜欢都没有吗?”

范离也知道,这种时候一定不能心软,他坚绝的摇了摇头。

“混蛋,混蛋,混蛋”范丽扑进范离的怀里,而范离,则任凭范丽用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身体。某年某月某日的一个下午,一个男子拒绝了一位女子的倾慕。

……

“妈,我要走了。”范离整理好行装,向母亲做着最后的告别。

“小离啊,路上小心些,来,把这双鞋带上。”

“嗯”捏着母亲拿出来的棉鞋,感受着一丝仅有的温存,范离的心莫名的触动。

“想家了就回来看看。”

“知道了”范离这样想着,“也许这一次算永别吧!”

“路上当心点”范浩和二叔一起出来送行,“范丽那丫头也真是的,人家都要走了,也不出来看看。”

“没关系的。”范离勉强地笑道。

……

“叮咚”门被打开。范离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曾可,他放下行李,“曾可,我回来了。”

“哦”曾可若无其事地说道。

曾可随意地瞟了瞟范离,却看见他张开双臂微笑着看着自己,曾可的心猛地荡漾,她站起身,向范离冲去,双手捧着他的下巴,娇嫩的嘴唇对着面前的这男人的嘴狠狠地吻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你干嘛?”范离愣了一下道。

“别说话,我可能是要疯了!”接着曾可再一次吻了上去。(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