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那段失业的日子

第二章:戎总监的谈话

那段失业的日子 辰手共水 3551 2017-04-13 21:38:26

  挨着时间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吧,几个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着对酒店行业前景的看法以及自己以后的打算。这时厨师长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大伙都安静了下来。厨师长接起来电话,嗯嗯啊啊的几声之后便把电话挂了,站起身对我们说道:“走吧去总监那边。”

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刚刚这个电话还真是餐饮部总监那边打过来的。

餐饮总监办公室原本是由两个就餐的小包间改造而来,面积算不上很大但是也还算可以。还离厨房办公室还是有几步路程的。众人七拐八绕的走了一阵,在总监办公室门口停下。大家都理了围在脖领子上的黄色围领,又整了整头上那高高的白色工作帽,一切都整理停当了之后,这才由厨师长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门里面竟然没传出“请进”的喊话声,众人都一时纳闷,难道总监不在办公室,那刚刚电话是怎么回事儿?厨师长正准备再敲敲看,刚一抬手要敲下去,门却往里拉开了,差一点就敲到了对方的脑瓜子上去,见开门的是前厅的一个服务员主管,还是个女的。厨师长也是愣了一下尴尬的说道:“哎呀,对不住啊!刚想敲门来着,差一点就给你来了个脑蹦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原来办公室里早就有一群人已经在那里了,我们算是来的晚的。大概是因为前厅办公室离这里近的原因,他们都已经先到了一步。

办公室里已经站了十来个前厅的经理主管领班了,再加上我们一起近二十来人。这二十来平米的屋子里除了靠窗户的一张办公桌,旁边还立着一个放置文件的档案柜,再就是一套组合沙发了,剩下的地方也就显得不是那么的空旷了。

总监招呼我们别站着了找地方坐吧。二十来人分别是有座位的就坐,没座位的就找挨着墙壁的地方半靠半站着,更有的干脆就坐地上了,反正地上的地毯也很软,应该也不会太脏到哪里去,毕竟大领导的办公室都是有阿姨定期打扫卫生的。再说现在酒店都倒闭了,也没那么多的规矩了,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都马上就要失业了,人人心里都不是很顺畅,也没人在乎这些场面上的客套了。

先前我们在门口整理衣帽那都纯属习惯,现在大伙都挤在一起,反正都不是外人,就又摘帽子又解围领的,好让自己自在一些。

总监姓戎,是个女的,本地人。平时也不怎么能看得到她人,一月能看到个四五次就算不错了,基本上也都不怎么进厨房。近一年新进的员工可能都不认识她。但是我们几个老员工和她都比较熟,因为酒店刚刚开业那会儿,我们是一起被招聘进来的。她也是从普通员工慢慢一步一步的做起来的,以前做服务员的时候我们还老一起吃夜宵蹦迪什么的。我那时刚刚迷上去网吧上网,还带上过她一起去,记得没错的话她的QQ号码还是我教她怎么申请的,就是不知道现在还用不用了。

后来因为她是本地人路子也广,当地的厂子又多,她呢给酒店拉了好多生意,人又勤快能干而且还肯干,是个务实的主,脑子又灵光,渐渐的从普通员开始被提拔上了餐饮部经理的位置。去年由于政府机关消费的下降,为了开源节流,降低成本。酒店就把餐饮部康乐部和会议室这三个部门给合并在了一起,砍掉了一部分只拿工资不干活的管理人员,又裁掉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工作岗位,想着为挨过这个酒店业的寒冬做准备,希望来年会有所好转。

这三个部门的一合并戎经理也被再次的提拔成了戎总监。原因是康乐部一直在亏钱,会议室利用率也不高,支出和收入平平过,自给自足罢了。只有我们餐饮部一直是整个酒店的重要收入来源,就连客房部都没法和我们比。所以不管是出于经济收入的角度出发还是业务能力的方面考虑,这个总监的位置推戎经理来担任是毋庸置疑的。总不可能让一个连饭都赚不来吃,而且还一天到晚想着出去潇洒自在的人来掌管家业吧。

经过戎总监的一番整改之后,充分的利用了餐饮部的客流量,和另外两个部门的场地设施。专门做了一些优惠活动,比如就餐达到多少消费金额就送KTV包厢啦,会议室开会就可以在餐厅消费享受几折优惠或者是拿到特别低价得工作餐什么的,还把会议室改造成了多功能厅既可以就餐用又可以会议用甚至可以结婚开派对使。

由于原先是三个部门,各个部门都各自为战,负责人之间的沟通想法也不能有效的统一,想搞个活动的话,总觉得自己吃亏给他人做嫁衣。

比如说原先餐厅宴会厅只能摆四十桌,但是有大型订餐需要一百桌,那就得去会议部门结场地啊,如果刚刚好会议室空着还好说,借了也就了,大不了心里不舒服罢了。但如果这个会议室已经有接待任务了就没法沟通了,只能是餐厅把一百桌的生意活活的退了出去。人家客户又不是说一定要赖在你这里吃饭的,你这里接不了我就去能接的地方呗。总不可能客户来迁就你场地有限那我分两次办,两次办不了我还三次办,这是不可能的对吧!

那么我们算一比经济帐:这个会议室一场的收入也就万吧块钱撑死了,让你一天两场会议全满,也就两万块。但如果改成了一百桌的宴会用餐收入那可就了不得了,就按3800一桌的标准安排,一百桌就是三十八万,利润怎么着也有个十五六万吧!再不济按接待旅行社的标准1600每桌,那收入也是会议的好几倍。

所以现在一人统领全局,能利用的资源全都让他转起来,能统筹规划的全部都安排下来。怎么做都是自己家的,苦一点累一点也愿意,因为赚了钱也都是大家的奖金,也就不在有什么所谓你的我的这种分歧摩擦了,大家论胳膊玩袖子有劲往一处使。这么统一目标统一战线一弄两搞的那两个部门也被慢慢的盘活了。

可谁知道世事无常呢。一局臭棋刚刚奋力的挽回了败局,而且还慢慢的走稳走好,未来说不定还可以开拓新局面,反败为胜。这突如其来的一则消息把这一切都无情的给毁坏殆尽了。

好比就像好不容易从大夏天暴晒中活过来的小树苗,现在又被野火给燎了,而且好像是连根须都一起给烧了。酒店的平台都没了,有在好的理念,再高超的水平,也有劲没地方发挥啊!所以也就只能是叹息一声了。

戎总监让人把门打开,自己又开了窗户。扔了两包中华烟在桌子上让我们几个会抽烟的就别客气了自己拿,不会抽烟的墙角有几箱饮料自己动手,别在意什么职位高低,今天大家都是失业的人了,规矩用不上,所以也就别拘谨了。大家就像朋友一样有什么说什么,就当聊天了。既然老板都决定肯定了要把酒店卖掉,那我们做员工的也是改变不了的。

“多余的感情话也不说了,今天大家都难得聚在一起。我呢也把后续的一些问题和看法给大家说一下。”戎总监见大家都没人先开口说话就自己先开口讲到:“酒店卖掉的事呢,我想大家也早就听说了,别看我们店的生意还可以一直都有盈利,但是经不起另外两个点的拖累。我们店赚的钱还不够另两个店赔的。按照我的想法不应该把我们酒店也同样卖出的。不过呢老板的心思谁又能猜到呢?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了,我们也就只能接受。剩下的也就只能是按照流程走了。”

“工资这一块呢!上面是算到今天为止。还是按照以前的日子发到工资卡里,也就是这五月份是拿上个月四月份的工资,还有一些服装押金之类的,待会你们回去时通知下面一声,让他们把工作用的工作服卡片什么的都上缴到衣帽间去。离职手续就不用办了,也没必要了,把该交上来的公家财务都交了就行了。登记了以后该退还的钱都会统一打进工资卡里。”

“至于以后的工作安排,我个人只能说一句:树挪死人挪活。有能力的人到哪里都能吃得开,别指望着在这里养老,我们不是公务员,没有铁饭碗,更何况现在的铁饭碗都有可能下岗待业。这句话希望大家都好好考虑考虑!”

“重点要说的就这两点,同时应该也是大家最最关心的两点”戎总监对这大家微微笑了笑说道。可能是聊这个话题都感觉比较沉重,也可能是因为要交代的重要两点都交代完了。下面的话题就慢慢的不是那么的压抑了,女的女的一堆在聊着什么,我也没听到。我们男的男的也一堆都坐到了地上,沙发都让女的坐了。大家围坐一圈,中间放个大大的水晶玻璃烟灰缸,吞云吐雾的抽着戎总监发的两包软中华牌香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以后去别的地方发展了别忘记兄弟们几个。有好地方了一起带带进。有承包厨房的多帮忙介绍介绍之类的。同时厨师长也说道:“晚上我请客,大家好好吃一顿散伙饭。以后相见就看缘分了。”

这时戎总监插话说不如今天中午饭就我们自己做自己吃吧!看看还有什么食材,好的都挑出来我们自己吃。剩下的都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掉。好东西不吃了也就是扔扔掉浪费了。厨师长的散伙饭就算了,都没收入来源了,能节约就节约着吧!吃完饭下午可以先办手续,还可以开房ktv给大家唱唱歌,啤酒饮料敞开了随便喝。

本来上个月就应该要组织管理人员出去考察旅游一番的,但是由于董事长没批条,经费一直没下来所以就一直耽搁着,还想着到六月份如果还不批的话,就用自己部门的经费给我们组织去旅游一趟。钱少有钱少的玩法,我们就在浙江省内玩玩算了。没想到现在都这样了,一切也都成了空想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真是对不起大家了。今天呢就让员工们吃好喝好,算是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一听这话众人心情顿时好转了许多。最后聊了一会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各自都散开回去安排自己最后一天的工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