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那段失业的日子

第四章:突发奇想的旅行计划

那段失业的日子 辰手共水 4203 2017-04-20 21:08:23

  坐在旁边的路沿上,脚上穿着人之拖,两条腿捶挂在下面,下放是一道长长的石头砌成的台阶一直延伸下去。我身后是一排一排的绿树,草地很软,坐了也不知道多久,觉到有点麻,便躺下身仰望着天空。

乌云在天空中一团一团的像是在互相打着招呼,准备把太阳遮住吗。真好,这么有人情味知道我心情不好,都在赶着为我遮挡阳谷光。

脑中空空的什么也不去想,更不愿想。就让我静静的这样躺着,一直躺着。

雷声闹哄哄像是不愿让我享受这样的宁静。

“哎!老天都和我作对!”谈了口气,我不情愿的爬起身,悠闲的来来回回踩着脚下草地。

终于还是觉得无聊,慢慢走上了一条小路,泥沙路面几天没下雨,每走一步都会带起一缕尘土,随着风儿飘走。

转过身回头冲着前方的天空,双手拢在嘴边,大喊“再见了,亲爱的你!”

回忆像风一样吹的我心好痛好痛,踢起路面的沙土,大片大片的灰尘扑向路边的绿色灌木丛,然后消失不见。

前方的路再等我,只不过要迈出这第一步是何其困难。

小路上我慢慢的走远,似乎能够感觉到自己孤单的背影。

突然一声炸雷“哐”的一声,真是坟头上耍大刀,吓死人啊!

同时又好像有个声音在喊我,声音挺大的,但又好像隔着些什么似梦似幻,听不真切。

“老洪!”

“老洪!”

心想这是怎么了,我这也没打算去哪呀,我好像也没说我要去哪儿啊!谁叫的我这么急干嘛?我不就出来坐坐发发呆吗,干嘛呢这是!

但是我东张西望的就是不见谁在喊我,正纳闷呢。难道是我搞错了,这不是在喊我?

耳中又传来叫喊声“洪手辰,在不在?他妈的在家就开开门呗!别说你还睡着呢!开门赶紧的!”这回听的真切了。

伴随着一阵打雷似的拍门声,我好像听出是老潘的声音,对没错就是老潘。

随即我就惊醒过来,奶奶的我这是躺家里床上做春秋大梦啊,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在喊我名字呢!这雷声感情是老潘在砸门啊!难怪找不见人影呢!

这么一惊,人也跟着清醒了,下床趿拉着拖鞋就去开门。

一开门就被太阳光亮晃的我睁不开眼睛。用手挡住光线,打了个哈欠说道“啊……哎!这几点了,这么大太阳!”转身就往床的方向走去,准备继续睡上个回笼觉。

“卧靠!都快十一点了哥!你还没起床呢!哎哎哎,别睡了,赶紧洗洗吃饭去了。”老潘见我又要躺下赶紧跑过来拉着我一跳胳膊往上拽,硬是不让我再睡“哥哎别睡了!中午我们还得聚餐呢!哥,你是我亲哥行不!起来,总不能让老严等着我们吧?”

老严就是我们厨师长。一七零不到的个头,一七零超出的体重,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笑起来两片眼皮就塌下来盖着眼珠子,活像一尊弥勒佛。

我是真不愿意起床,昨晚酒灌下了不少,就连自己是怎么回家的都不晓得,没准就是梦游回来的也说不定。便对老潘说:“别吵了!刚刚正做梦背媳妇呢,都被你给搅黄了。我得再睡会接着做梦去,总得让我把媳妇背回家再起床。做事总得要个有始有终才好吧!”边说边去掰扯老潘的手。

“好了吧你,还背媳妇呢!二师兄才背媳妇。赶紧起来!”老潘见我掰他的手,就放开了手,把我一顿猛晃。边晃嘴巴还边说什么做梦又不是看电视连续剧,还能接着下一集的。有始有终的话,那你把媳妇背回家了,是不是还得等你折腾点什么才算完事儿啊?

被他这么一闹也真是没睡意了,还是起床算了。办正事儿要紧,于是就起身洗漱。

打开房门,外头的日头真是大,照的走廊过道的瓷砖直晃眼。我租住的这楼原本是属于写字楼性质,共21层,有几楼是后来被改造成单身公寓的。房间的窗户阳台不朝南,反倒是门外的走廊通道正对着南边。也不知开发商搞什么鬼,走廊还铺设了微晶瓷砖,还他妈是白色的,这脑子也是没了谁了。

我看着这里离工作酒店挺近,就在马路对面,也就是绕一个红绿灯的脚程。房租费也不算高,每月一千二百块钱,主要是每月一缴,不像别的公寓三月甚至是半年一缴的。特别适合我这种月光族,这才义无反顾的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四年多。房东老板还特好,从来也没催过我的房租钱,最初住进来时就给我了一个支付宝的帐号,让我每月房租直接打进支付宝就可以了,说是他常年不在这边。

后来才知道,当时租房子给我的那个不是房东,真在的房主在本地可是个大人物,开纺织厂的,厂子大着呢,光光工人听说就有近两千人马。厂子好几个,隔壁余姚市都还有两厂摆着。自己本人天天都在我们酒店,住的是一年到头的长包房,也就是买断一个房间一年时间的那种总。吃饭倒是不固定,不过好像也是我们餐厅的消费大户,每年都有四十来万的消费额摆着的。

经常可以在酒店看到他,老拿些刚从地里摘的新鲜蔬菜刚刚钓起的鱼过来加工。

打车到教场山公园边上的一家海鲜馆,这边几乎是我们几个聚会的专用就餐点。只要说一起吃饭,那直接找来这边一准错不了地方。

进门老板就满脸堆笑的迎上来告诉我们已经有几个在楼上青竹包厢等着了,塞了支香烟给我们就招呼别的客人去了。我们和老板也都已经混的很熟了,也没把自己当客人,一人拿着罐红牛就往楼上包厢走去。

没多一会儿,就从窗户看见厨师长从车上下来。远远地一摇一摆地走过来,挪动着两条粗短的腿,腆着一个圆圆的大肚子。近一点,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脸上肥肉颤动,大汗淋漓,看样子走这么几步路就把他累得他够呛。他看到我们趴在窗户上面向他打招呼,着急起来,快步跑起来,遗憾的是太胖了,费的劲儿大,速度却没快多少,那两条肉乎乎的手臂甩得挺起劲的,圆滚滚的肚子上上下下颠动,看的我们在上面笑又不好意思笑,憋的辛苦。

老严一进包厢,就往座椅上一瘫直骂这鬼天气真是要老命,天都快要下火了,也不下场大雨降降温。挥手让服务员老样子随便整桌菜就行,菜慢慢上没关系,先跑下去给拿几瓶冰啤酒来压一压,都快渴死了。

我们笑他是太胖了,一身肥肉起到的保温效果太好,要在太阳底下多晒晒,把油给晒出来,就可以减肥了,刚刚他出的油水足够炒几盘子菜的了。也不知道拿个盆收集起来真是浪费,浪费是可耻的,为了惩罚他这种行为大家表示一致同意午饭就他埋单请客了。

说说笑笑酒过三巡菜走五味,这顿散伙饭结束后就真的是散伙了。准备休息的就要找车回老家了,也有的不准备回家,大夏天的还是找个酒店上班,酒店有空调反倒凉快。

各自有各自的打算,都去为自己的梦想目标迈出步伐。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贪图这里有空调凉风吹吹,就靠着椅背在回味早晨的那个梦,总觉得好清新,幽雅的环境配上放松的心情,自由自在很享受的滋味儿。

于是就对倚着窗户抽烟的老潘说:“我准备出去走走享受一下大自然,调整调整状态。”

老潘听我的想法便问我:“这个可以有,出去玩玩也好,我打算回江苏老家一趟看看,你要不就和我一块,去我家去玩几天呗!咱兄弟也有个伴,我回家找找看给你介绍个姑娘!怎么样心动不?够意思吧。”

我说:“得了吧,江苏太远了,我晕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准备在省内找个风景好的地方逛逛。我这辈子看来是出不了远门了,长途车子太闷,不用多只要两小时下来能吐掉我半条命,想想都怕!”

“那要不你就再走几步,去这边峙山公园玩算了,有山有树也有水,还他妈凉快,天天都是慈溪峙山公园一日游,免费的!”老潘听我又说起晕车的事,把他笑的呛了一口烟,咳着笑骂道。

“你至于吗?不就是晕车吗,都让你们看成我人生污点了。”想了想又对他说到“哎,你说省内有哪些地方可以去的?只要求风景好一点,可以休息休息就好,我也不想去玩什么项目。纯粹的放松!”

“浙江不都是风景区嘛!来我给你数数啊!湖有杭州西湖淳安千岛湖嘉兴南北湖。山有杭州天目山舟山普陀山慈溪达蓬山。洞有金华双龙洞桐庐瑶琳仙境建德灵栖洞。对了还有寺庙,浙江这么多有名的寺庙就不用我给你报告了吧。要不你干脆把寺庙都游一遍,然后看看哪里适合,就出家做和尚得了呗!”

“滚滚滚,你才出家做和尚,据说和尚庙旁边都有尼姑庵,你就去剃发成僧,然后天天去尼姑庵门口转悠找个削发为尼的小尼姑,带着她私奔。一起行走天下,也不愁饿死,走到哪里就化缘化到哪里,没准有一天碰见我,那我必须好好招待招待你,鸡鸭鱼肉的保证化的你长头发!”我反击他。

老潘一撇嘴不削的说:“没文化吧!你以为这还是古代呐?你倒是给我举出几个例子来,哪座庙宇旁边配有庵堂的。现在都可以结婚的。不用偷偷摸摸去化尼姑了。听到没,学着点儿,哥哥今天又教你新知识了吧!”

“难怪每天不干正事儿,光研究这些歪门邪道了!”老潘被我将了一军,便转回话题问我到底要去哪里旅游,要不他也一起去,家就不回了,玩才是正经事儿,正经事儿要先完成。刚好这时阿海跑超市买香烟也回来了,了解到我的想法后也表示要一起同行,说是铁三角少了一条边就不坚固了。

三人鱼跃海阔鸟飞天空的发挥着想象最后整理出了一条最简单也是最实际的路线图。

从慈溪出发,一路途径绍兴杭州富阳桐庐建德淳安一直到安徽黄山。这一路都是旅游观光的好去处。

绍兴的鲁迅故里西施故里祝英台故里,只要是故里都去住一宿。

杭州就不用说了,自古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到了杭州随便逛逛都是景点,光一个西湖就十景了,还有两座塔,另外还有西溪湿地。不过我表示暂时没多大兴趣,杭州我都已经玩的差不多了,等到时候再说。如果坐车吃不消非得在杭州歇脚的话,就去玩游乐场之类的地方。

至于富阳嘛,还真没听说过有什么还玩的地方,不知道那个富春山居图是不是那里的。

桐庐只为去瑶琳仙境。

淳安就只有千岛湖了。好像千岛湖就代表了淳安吧!因为都知道千岛湖但很少有人知道淳安。千岛湖应该会很好玩,至少游泳就够爽的啦!

最后的黄山只是这么一说,去不去还是未知。按照我们的实际情况,应该去的希望比较渺茫。因为从千岛湖坐车到黄山,我的半条命基本就扔那儿了。

最后三人一致举手表决通过这次的讨论决议,并且为本次的讨论命名为青竹会议,命名的灵感来源于这个包厢的名字。

按计划明天就出发,今天去车站买票。提到买票时有出了新的问题……排队。

按我们的计划这趟旅行需要买的票实在是太多了,现在的车站和主城之间的距离太远。一般的车站都不会建造在繁华的市中心,为了未来城市的发展需求,都会把这种大型的公共设施先转移到未来计划发展的那块地方。

所以买票麻烦会浪费我们很多的旅行时间,还容易搞的精疲力尽。

感叹自己有辆车该有多爽,想走就走,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买票的麻烦了。

最后我咬咬牙,大义凛然的做出了一个大大的决定-------为了兄弟们可以玩的舒服玩的顺爽,我要买台车去。

其实我心中真实的算盘是:我坐车是活受罪,但是老子可以开车啊。想当初忘了哪个孙子告诉我说只要学会了开车,以后一般就不会再晕车了。他妈的我居然信了,现在想想我去考驾照的初衷不是为了以后能开车而是为了以后能够不晕车,心中就被上万只***践踏的地塌心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