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那段失业的日子

第七章:旅途踏出第一步的开始

那段失业的日子 辰手共水 3426 2017-04-20 21:14:25

  自然醒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原本以为可以睡到十点,事实上的结果却是习惯性的八点就醒来,十来年工作已经形成了雷打不动的自然。

我看时间还早就把房间好好收拾一遍,角角落落都打扫过,出去时间长担心回来家里发臭,臭鞋子臭袜子懒得洗的衣裤也一起装袋和垃圾一道扔了。

收拾后的房间还是有点家的样子,毫不夸张以前那只能算是个窝。饮料瓶啤酒罐,饼干袋泡面碗,还有满地的香烟屁股。沙发上面铺满一年四季的衣服,杂志书本凌乱的扔在桌子上。落满烟灰的电脑键盘,脏的我自己都没敢用,感觉还是网吧的干净好多。一个人生活也没人说教,是家是窝都是自己住,影响不到别人。

现在收拾过后清爽多了,各自物品都按工作是的五常法摆放有序,分门别类的依依理放。把工作中的那套放在生活中也一样凑效。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保持下去,有个好的开端,总比一步不迈出的要有进步。

生活状态真的要好好的改变了,我本人也应该要有变化了,必能这么一直浑江下去。这次的旅行希望可以有所转变。

创了个六人的微信群,我在酒店停车场等,让他们都可以过来集合了,准备开始进行的征途,路上谁顺路的就带几份早餐。

早餐,如果记得没错,自从进酒店做了厨师,就再没吃过早餐。酒店工作餐时间是中餐10:00----10:30晚餐16:30---17:00。我上班时间上午九点,一小时以后就吃中餐了。下午四点上班,到厨房逛一下就该吃晚餐了。根本就没有吃早餐的必要,所以早餐对我来说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酒店还是老样子,只不过各门紧闭。停车场绿树成荫,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车,应该是隔壁公司的工作人员摆放在这里的。我绕着酒店周围转了两圈,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自然,但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即将单飞的鸟儿,盘旋在巢穴的上方久久不舍得离去,这种感觉可能是一样的吧!

等待他们过来的时间,我在车上摆弄着车载收音机。收音机全手动的,调台全靠拧动微调转扭,一个不小心就传出滋滋声,听的我牙酸骨酥的。和小时候家里用录音机上带有的收音机差不多一个道理,我就纳闷,现在都是电子设备,像这种老物件一般人可能还真搞不懂怎么伺候它。还有就是这车上真有放卡带的录音机,一段黑洞洞的口槽,一时还没看懂是干嘛用的,要不是我闲着没事儿慢慢研究可能就错它过了,应该是把录音磁带直接往里送进就可以播放,具体的没弄懂,没卡带没法试验。我估计这一套设备应该值老钱了,这就一他妈的古董啊!现在录音卡带都绝种了吧,车子上安装这么个设备。

寻思着有机会找找看有没有卖老物件的杂货店,是否能淘换到这种卡带,估计要有也都是邓丽君张国荣四大天王之流的歌曲吧。如果这是个cd的话倒是可以在马路边找到那种专门贩卖汽车cd的摊贩。

三女结伴而来,大袋小包的提着,上前手忙脚乱的帮忙一起拎上车。李静递给我一个袋子说是早餐,里面装着糯米饭团牛奶小笼包还有个煎饼果子,随手拿起个糯米饭团,把其余的递还给她,结果被告知这是给我一个人的份量。把我吓够呛,哪能吃的下这么多,我就好奇早餐的味道,才随口一说让她们带早餐,又不是真饿。把牛奶拿出来,剩下的就放他们一起,给老潘那吃货留着吧。

正啃着糯米饭团,阿海和老潘远远的就跑过来。我看着他们俩,问他们怎么没带行李,阿海拍着背包说全在里面了,就带了一套能换洗的衣物,别的一样没带,要用了临时买就可以。我是严重怀疑他们两货是拿不出行李带吧,据我对他们的了解,就包里的这些换洗衣物大概还是刚刚买新的。因为他们比我还懒的洗衣服,往往是几件衣服穿过了放,放过了再穿,反正就是不洗,这么轮番着反反复复的进行着。裤子就更加方便了牛仔裤穿几个月都不带洗的,用他俩的话这叫做“养”。

冬天的衣服主要靠洗衣店,夏天的衣服基本让下雨淋。

话说回来穿自己衣裤的时间也有限,一般都穿工作服,上班下班都是工作服,有时候下班直奔网吧,连工作帽都懒得摘。除非是活动需要,比如聚餐,又或者出去玩,才会用的上自己的衣服。当然我也差不了多少,要不然今天早上收拾房间时就不会整理出两大袋的衣裤扔垃圾了。彼此是一个半斤一个五两-----没啥两样。要不然也玩不到一块了。

不过也庆幸他们两的行李少需要不然装车还真会是一件麻烦事儿。昨天预备的一些食品物物资就已经把座位下面的空间都塞满了,加上现在的一些行李把空出来的一点有限的空间都填满了。

李静喊他们过来吃早餐,老潘和阿海都对早餐这种传说级别的产品报以了热烈的回应,一面往嘴里塞着小笼包,一遍嘟囔记不清多少年没碰过早餐了,一开始刚刚不吃早饭是还觉饿得慌,时间久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了。只不过把胃给玩坏了,现在稍微饿一下就胃疼都成老病了,都怨早饭。

我说:“你差不多就行了,你那胃病不是早饭没吃才得的。我看就是夜宵吃太多闹的,九点多该吃夜宵时你要打游戏,一玩就到半夜一两点钟,然后吃了夜宵就睡觉,这段时间胃空着太久了,你算算看,下午就算是5点吃的饭,一直到半夜两点,就算是一点好了,间隔也有八小时,你那胃就铁打的也得被你饿穿了。你赖的上早饭什么事儿啊?”

“话都让你们说了,以前说我的胖是因为夜宵吃多了,唉现在胃不好又是夜宵吃晚了。如果我不吃夜宵就可以减肥,那胃还不痛死我?以后吃早餐,不吃夜宵,不全都解决了。”老潘三口两口的把小笼包全塞进了嘴巴,含糊着回道。

“你一身肥肉全因为啤酒喝的,还有别老吃面食,你说你哪天不去阿海的面点房扫荡一圈,蛋黄酥一嘴巴一个都不用分着吃,蛋挞你一嘴巴可以塞进俩,还有哪些蛋糕,你都是一把一把的给捏实了才吃。”我边说边拿手比划着老潘捏蛋糕的动作:“小麦粉做的食物,肤质含量是非常高的,吃了容易发胖,年纪大了还容易患高血糖得高血压你小心点。”我正要再给他说道说道小麦制品转化糖份对高血压的直接危害,还没说出口就被老潘打断。

“不吃了不吃了,说的我好像有多么万恶不赦一样的,我饿着行吧,我减肥可以吧!”老潘把空空荡荡的早餐袋子扔给我:“给你,剩下的都给你吃,我要开始减肥了。”说着舔舔手指上车找纸巾去了。

我甩掉油腻腻的空袋子,接过老潘递过来的纸巾说他只有吃饱了以后才会喊减肥,要不然一来没力气喊,二来没力气减。

众人也都吃完了,燕子正收拾着垃圾,找垃圾桶呢,我心想做服务员的就是不一样,还记得收拾垃圾扔桶里。不过嘛我倒是要看看她能上哪去找到垃圾桶,除非你跑酒店里面才有垃圾桶!停车场反正我是从来没见过哪有摆垃圾桶的地方。嘿嘿!

最后燕子还是在老潘的建议把垃圾都扔在了树根下面。如果按照另俩女的就把这几个袋子分别系在树枝上,让它们迎风飞舞。

六人围作一圈,手叠着手高喊一声“大自然我们来了,出发!”大笑着上了车。

把极不情愿的阿海推到了副驾驶座位,让他多帮我看着点路。他其实想坐后排去陪着女孩们吹牛打屁的,在我好说歹说的威逼利诱下还是妥协了。相比他们五个人的兴奋状态,我心中还是比较忐忑的。车技占主要份量,另外对于一些交通规则也不是很熟,就怕一趟下来小本本上的十二分还不够扣的,所以一定拉了阿海来副驾驶座帮忙多看着。

手机的导航打开着,但是没有设定目的地,主要功能是为了使用它的一些红灯提现,前方测速拍照提醒等等。

一开始胖子老潘和三女单位聊的起劲,天上地下,云里海中,胡侃一通。阿海在前面也不安分扭着头加入了他们的聊天大军中。最后我嫌他吵就把他赶到了后排坐去,省的打扰我这新手专心开车。几个人聊到高兴处就嘻嘻哈哈的笑着,我只能是塞上了耳机注意听着导航的提醒,生怕出什么茬子。

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把话题聊到为什么选择了这个行业。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由,或情愿或无奈的。问道我的原因,也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他们。

减慢车速,边把着方向盘边回答他们:“我学校里读的其实是酒店服务,也就是做服务员,餐厅服务和客房服务都学了,你们现在餐厅里的口布折花比如孔雀开屏,友谊花篮,老树新芽,长尾欢鸟这些我都会弄,学校教的是十八种口布花,还有摆台斟酒考试时间是十四分钟完成。学校里用的口布和现在不一样,那时有真反面之分,现在的口布都是平边的没有正反面方便多了。只是后来做了厨房。”

崔雯雯趴在驾驶座的靠背上好奇的问我,既然是学的服务,那为什么后来却进厨房做了厨师呢?

提到这个我总是回避开来,不愿去谈起这段经历。怕他们追问,特别是老潘他们两个对我这段往事特别上心,因为我每每都会避开不答。也担心自己失神,就把车找了个地方停下,借口累了要休息一会,大家也都整顿一下再上路,顺便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逛逛的地方,打算今天就在这边玩玩算了。

走到旁边作出一副休息的样子,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陷入了沉沉的回忆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