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那段失业的日子

第九章:方腊的军粮是蜜枣

那段失业的日子 辰手共水 3172 2017-04-23 14:30:19

  就这次对梁祝真实性的讨论,让我回想起了发生在自己老家的一件事儿。

记得那时我还很小,各乡各镇都在大搞经济建设。我们乡政府也搞过当时红极一时的乡镇企业,我们村里就有个有大理石厂,所谓的大理石厂实际上我们当地根本就没有用于制造大理石的石灰岩材料,全靠从别的地方往村里发送原材料。当然也不可能是云南大理那边的上等材料,只是附近的一些普通的石灰岩。落户在村里到现在大理石厂也就是搞搞加工性质的,也不知道是质量一般还是管理不当,厂子搞了没几年就停工了,偌大的一个加工厂就这么废弃了,也没人管了,我小时候还经常去废弃的工厂里玩捉迷藏。

后来又办过木头夹子,就是晾裤子时用于夹裤子的夹子。因为我们当地的木材很多,整片山整片山的都是树木。这厂到现在还有在生产,不过近几年来市面上的夹子都是用竹子做的多,竹子生长速度快,成本也便宜,导致我们乡这个厂的效益也不好了。前前后后也弄过好几个厂都不怎么灵光,几乎全都破产了,没破产的也都游走在破产的边缘。九几年的时候县里还是大搞旅游业,新安江水库的发电主业也不搞了,都用来作旅游了。千岛湖的名气就是那时候打响的。来千岛湖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乡就在湖边,乡镇府就借着这趟东风开始开发旅游产品。

县里原先一些搞工业的厂子,为了保护好这一湖秀水,全都被勒令关闭。也不管你对水源有没有污染,对环境有没有破坏,全都给关了,全心全意的保护环境。除非是对环境一点不影响的手工制作,或者是食品加工厂还让继续开办。

搞工业这条路子是行不通了,那就只能从农产品上下功夫。我们乡里的枣子树很多,家家户户地里都有几棵枣子树。不过实话实说一点都不好吃,长树上都没人打收。一本身没水份,二味道也不甜,三口感又不脆,自己吃都嫌弃它没味道,就更别提能够有商贩来收购了,吃又没人吃,卖也卖不掉,所以就懒的费功夫去对付它。任由其自生自灭,熟透了掉落在地里腐烂后还能当个肥料。

别的农产品也有,比如枇杷,桔子,李子,杨梅等等,但是数量不大,只能卖新鲜水果,难以形成规模搞深加工做蜜饯。

经过多方考虑乡里的干部们就把心事花枣子上面去了,研究来研究去的最后试验出用来做蜜枣。还别说就这生吃一点都不好吃的破枣子,做成了蜜枣后味道居然变得非常好,一颗颗黄黄的半透明状,卖相也特好。所以也就这么定下来,乡里开始大力发展蜜枣产业。

这些都是我爸告诉我的,那几年我爸刚刚好调动到乡镇府里工作,也是参与其中的一份子。他跟我讲这事儿的时候还顺带了一个笑话,说是当时为了跑销路,乡干部分成了好几组分别去各地跑业务看市场。有一组据说跑到了广州那边,出于节约吃饭就只能在小饭馆解决,点菜用的是一张纸上边手写着各个菜名的那种菜单。

一来经费不宽裕,二来也是乡下人进大城市。看到没见过的菜就想点个吃吃看,看了价格高有舍不得花那钱,两种思想交织在一起太矛盾了,斗争太激烈办起事儿来也是缩手缩脚的。最后菜单上有个菜名唤作龙爪菜,菜名有档次,看着后面对应的价格也不是太高,十来块钱一盘还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于是就狠狠心点了一个,就当见识见识大城市的世面。还点了几个听起来很牛的菜。结果上菜时一看什么龙爪菜就一山上常见的蕨菜,绝代双骄用的是红辣椒和青辣椒,节节高是空心菜。当时几个人就傻眼了,花这冤枉钱买的的都是些家里常吃的菜,这菜名起的也太那个什么了吧!后来回到乡里谈起这事儿就成了一天大笑话,导致的后果就是乡镇府食堂把饭菜的名字全都重新起了一遍,怎么难理解就怎么起。

产品是确定好了,老话说得好酒香还得会吆喝。光有好产品却没有好的营销也还是不行,于是乡干部们又开会讨论,还公开向民众征集好的营销思路,我记得当时的奖金是一万块钱,现在听着一万块是不多,但在小学学费才五十二块钱的当时,万元户在我们乡里还真的是掰掰手指就能数过来的。所以当年报出奖金一万着实是狠狠的震动了一番,至于这笔奖金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还是说仅仅就一番营销就另说了。到最后也没有公布出由哪个领取到这笔奖金,现在回想起来就当时所造成的轰动效应来看,我估摸着是一场不花钱的营销手段。光征集广告创意这一项就给还没有成型的蜜枣广告打响了无形中的一个广告。可见乡干部中还是有些能人的。

当年我们乡的蜜枣产业就搞的有声有色,用现在的流行话来说就是很好很强大。厂房是原有的茶叶厂,蜜枣和茶叶的加工时间没有互相冲突的可能,这也是资源的统筹安排带来的直接成本降低。生枣子都由乡镇府出面收购,只要农民愿意卖,政府就愿意收购。从外地请来师傅统一加工处理,还找了好多的农民做帮工,一边打下手干杂货,一边学习蜜枣的制作技术。

白天学完技术,晚上回到家中就拿自家的枣子做实验,相关的设备也不复杂,一台打枣枪,用来给枣子划开一丝一丝的切口,让糖分能充分的进入枣中。除此之外就一口锅用来煮枣。名义上说是自己做起来留着包粽子,好好坏坏都无所谓,其实这些枣子白糖设施设备都是有乡里提供的,目的就是为了培养一批自己的技术队伍。

蜜枣的名字叫做“金丝琥珀蜜枣”这是根据蜜枣的外观起的名很贴切,可能也是收到广州点菜的启发吧。

同时伴随着金丝琥珀蜜枣的全面铺货,一张张的宣传海报同时在各店铺张贴上。

海报上的介绍我还记得一些大致的意思。

淳安有两个大名人,一个方腊另一个陈硕真,两人都当过皇帝。陈硕真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方腊就因为水浒传的关系可谓是家喻户晓。不过水浒传是演义小说,假的东西太多,很多都是编造的。方腊闹革命打天下,打下六州五十二县,整个浙江省都打下了,还有安徽、江苏、江西都有打下很多地盘,这些都是有史料记载的。

所以就在方腊上面做文章,大致意思就是说,方腊起义闹革命行军干粮就是这个金丝琥珀蜜枣。

要产品有产品,要广告有广告。

产品是好产品,广告是好故事。

因此我们乡的金丝琥珀蜜枣就这么一炮而红,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红火了好几年。也就是因为销量太大,最终做死掉。因为少货就去别的地方拿货充当自己的货,所以死也是迟迟早早的事儿了。

我把这件事讲给正在争执不休的几人听,并且告诉他们实情。方腊打仗用的干粮绝对不可能是蜜枣,想想就知道当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条件,要造反还不是因为吃不饱饭活不下去了才开始造的反嘛?有那么好的条件谁闲着没事儿干去造反呢。就算是真有枣子当干粮也不会是金丝琥珀蜜枣,没那么多白糖做啊!再退一步讲,这金丝琥珀蜜枣是九几年的时候才开始生产的,方腊是宋代的,两者相差几百年呢。所以这就是一广告说辞罢了。真中掺假,假中带点真,不明所以的人还的确有可能当真。

不得不感叹世事就是这么的无常,我的本意是举个例子说明一下梁祝的故事并不可信,大家顶多就当是看个小说故事,看完也就结了,觉得开心就笑一笑,觉得悲伤就喊一喊。毕竟这都和我们这些人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犯不着为毫不相干的一件事把自己给折腾坏了身子,那不值当啊对不对!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意料到的是,他们他们听我说完这事儿后,竟然是只对我说的蜜枣表现出了十二万分的兴趣,直追问我那金丝琥珀蜜枣味道怎么样?我只能告诉她们说,蜜枣的味道的的确确是挺好吃的,我们家的蜜枣都是到处藏的,因为我老偷吃,等过年过节要用到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空塑料袋了,里面的枣子老早就让我给偷偷摸摸的一个一个给抠出来吃光了,为此没少挨我妈的骂。后来我妈就干脆把蜜枣打包好以后就直接挂在天花板上了,这样才算是幸免于难。

她们又问我现在还能不能买到我老家的金丝琥珀蜜枣。这我那能知道啊!我离开家都这么多年了,现在的条件也不像以前,小时候没零食吃,有点蜜饯糖果都当个宝贝似的,还舍不得吃,实在是馋的受不了了才去抠一个出来吃。现在要吃啥没有?天上龙肉,地下驴肉,还不是想吃就吃。我回家去也不会惦记着说还想着去看看有没有蜜枣吃吧!哪还能管他蜜枣还能不能买到哇!不过如真要找那我觉得还是能够找的到的,味道可能没有以前的正宗了。有些人家也会做,制作出来也大差不差的像那么回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