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那段失业的日子

第十一章:回忆初中偷枇杷那夜(一)

那段失业的日子 辰手共水 3073 2017-04-25 00:39:40

  转天一大早六人趁着早上凉快便启程向着淳安方向出发,一路自然是走走停停,待到中午时分总算是赶到千岛湖镇。进了小区父母都不在家,我也没有家里的钥匙,便给我妈挂了个电话,得知他们都在农村老家。爸爸是教师以前在乡政府里搞过几年的成人教育,后来听说要安排去农村信用合作社,但是他还是喜欢做老师,就申请回到了学校。妈妈是农民,一辈子都勤勤恳恳的修理着地球。

我妈听说我回来了,问我要不要回村里去,还是在千岛湖住下。我告诉她我没带钥匙,她说小姨家有千岛湖房子的钥匙,如果我要在千岛湖家里住的话让我给小姨打个电话去拿钥匙。

阿海他们知道后都说去老家玩玩,问我老家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招待。这个季节刚好是枇杷上市的时候,我们家有一整片山的枇杷树,应该能够喂饱阿海和老潘这俩吃货。

老潘一听有枇杷立马拉着我就要上车走人。无奈我又给我妈打电话告诉她我们半小时后到家,扭扭捏捏的告诉她我们有六个人一起来的,怕她多想就没说有女孩子一起。

到了老家我妈正在家里等着我们,她知道我也没有这边的钥匙。当看到我们一行三男三女,脸上露出来微笑,热情的上来招呼着。我心想到底还是误解了就赶紧上前用土话告诉她,都是一般同事,都空着就一起出来玩玩,别瞎想了。

家里正在采枇杷,山上都雇着人帮忙,我妈就让我们自己折腾,她回山上采枇杷去了。

等我妈一走,他们五人就再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见到家里摆放着一框框枇杷,就像狼看到小羔羊似的往上扑啊!我也好几年没吃过家里的枇杷了,于是就甩开腮帮子不要命的往嘴里塞啊!根本就没空去赞美枇杷有多好吃,只恨爹妈少给他们生了张嘴巴。

回来的路上还特意绕了趟菜场,买了好多菜,本想回来后继续干回自己的老本行弄一桌大餐犒劳犒劳一路的劳顿。可最后还是没有展现的机会,枇杷吃到肚子撑的肚子滚圆,蹲都蹲不下,一蹲下就感觉吃进的枇杷就往喉咙管冒。这才有空开口说话,搜肠刮肚拿出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赞美词汇来形容比喻这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枇杷。

老潘问我说:“哎呀老洪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咱哥们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没听你提起过你们家还有这么好吃的枇杷呢?要早知道那我肯定每年这时候都来你们家一趟啊!哎你们说对不对啊?”

我说这枇杷太精贵,有一年家里给我寄了点去慈溪,是放在长途车上寄过去的。可等我拿到手的时候都已经坏了,我们家的枇杷水分太足了,天气又热,再加车上一颠簸,只要是枇杷和枇杷的接触点全给压烂了,一块一块的全都发黑了,没法吃。从那以后就没让家里给我寄过。要不然的话你们肯定早就尝到鲜了。

说起枇杷我就会想到以前读书时候发生的一个笑话,就给他们讲了起来。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当饭后消化了。????????????

?现在的学生只需要一个人到学校就行了,伙食由学校食堂准备好,到吃饭时间了,学生只要带着嘴巴去吃就OK了。学校都有统一的被褥发下来给住校生使用。老早的时候就不是这样的,至少我读书的时候就没这么幸福,没这么好的条件。

?礼拜天去上学的时候,除了书包以外,还要从家里带着大米,和不容易坏的干菜,最有名的就是霉干菜,豆腐乳,辣椒酱,萝卜干。当时是学生的四大名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往寝室一站,发一道命令把所有学生从家里带来的菜全摆出来的话,100罐菜里面有90罐都在这四大名菜里面,还有10罐菜,是比较新鲜时令菜还带上一点荤的,像是腊肉什么。从家里到学校还要走上起码半个多小时的马路,家里条件好一点的,弄个自行车骑骑,把背包往车后座上一绑,多省力,别提多羡慕那些有自行车的同学了。在学校的伙食都靠自己解决,衣服也要自己洗,反正就是一句话,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初中二年级。那会儿学校条件不是很好,学校里有通自来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老断水。一个礼拜中若是有两天是有水的,那么就是烧高香的事儿了。条件不好没办法,只能是去离学校大约有一里路的小溪去淘米、打水、蒸饭。

?一到中午下课开饭时间,个个跑食堂取饭盒,然后就见人人都端个饭盒,回到寝室在热腾腾的饭中间刨开一个洞,把家里带来的霉干菜啦、辣椒酱啦、往中间塞进去,填上原先刨出的饭。那香味真是没话说,一个字:香。想想都能流下一大堆的口水。

闻着香是香,只不过没啥营养。我一直怀疑我个子不高,就是那会儿刚刚碰上发育长个子时,又整天就吃这四大名菜没营养落下的根。不止我一个人这样说,几个同学都这么觉得,因为我们都差不多,都长的不高。个头都没超过170厘米的,唯一一个高个一点儿的169厘米,算是我们这一批中最高的存在。我们还老说是他小的时候,在他那开小店的阿姨家,娃哈哈AD钙奶喝多了的缘故,才会长的比我们几个高。

?反正那时也小,人人都带霉干菜,顶多里面再加点儿辣椒扔上几个油炸,我们当地把猪板油熬出猪油剩下的那点肉渣叫做油炸。这样的伙食就已经算的上很好了,说到底也是带肉的。家里有腊肉的就缠着妈妈切点进去,算是很奢侈了,不过这样的待遇不多。腊肉可是家里一年的好菜啊,家里有个大大小小的客人来了,就全靠它来招待的。所以一般不会主动烧给我们吃,运气好碰到有剩下的腊肉,就偷偷摸摸的全往自己菜罐里塞。心里暗暗开心,奢侈一把啊。

?饭盒的盖子里面倒上米,再把装着饭菜的饭盒往上面一放,一手托着饭盒,一手拿个铁调羹也就是勺子。有的还在腋下夹个铜盆,一路晃晃悠悠的边走边吃。就这样等把饭吃完了,我们也走到河边了。洗饭盒、淘米、装满水、盖上饭盒、带了脸盆的还要打上一盆的水,一路再荡回来。为什么饭盒里要装满水呢。这不是小孩子在路上跑跑跳跳的,等回到学校了一盒水就剩下半盒了,刚刚够蒸饭用了。一脸盆水等端到学校就剩一个底儿了。

那天不知哪个抽风,说是学校后山的山坳里有泉水,喝起来透心凉啊。说是拿农夫山泉的水瓶子装上一瓶水,拿出来卖可以卖2块5毛钱呢。我说你就瞎吹吧,正宗原装的农夫山泉也就卖2块钱一瓶,你个假货还比人家多卖5毛钱?那个白铜元宝会要?白铜元宝是我们这里的土话,元宝本是用白银做成的,白铜做的元宝是假货,不值钱的。所以是比喻一个人外表看着有样,但其实脑子没料,是个白痴的意思。

?他贼嘻嘻的笑道,那冰箱里冰过的农夫山泉不是卖2块5的的吗?人家冰箱给你白冰的?电费不要钱的啊?

?我们一听来劲儿了。心道那山泉有这么凉,还和冰箱一样?不行,这还得了啊,得去看看,如果是真好的话,那以后打水蒸饭就改地方了。我们也做回老板,天天喝冰箱里冰过的农夫山泉!还是喝一瓶带上倒一瓶的那种。洗脸也用它,洗脚也用它,多讲究啊,多美容啊!!几个伙伴一拍即合,中午就往后山去打水蒸饭了。

?等中午我们整理好就像往常一样晃荡晃荡的去后山了。其实后山的那眼泉水也不在山上,所以不用爬山,有小路,相比较起来还算是挺平整的,这山啦地啦都是村民们的自留地,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私有的。千岛湖的茶叶挺多,我这一带好像家家户户都有自家的茶叶地。我们现在绕过的这山也全种的茶叶树,山脚下是整理出来的地,种点小菜,也无非是几颗青菜、白菜、萝卜、茄子、黄瓜、土豆、番薯之类的,什么季节种什么菜吧,自己家里吃吃,有什么种子就种什么菜呗,没讲究。

?菜园地里还种上几棵果树,什么桃子树、梨子树、李子树、枇杷树、杏子树。这家的菜园地里刚刚好种的就是枇杷树。

?这一看不要紧,可就是都站着不动了。那树上的枇杷多啊,长的太多了!一撮一撮的挂在树枝上,拽的树枝都往下弯了,看上去树枝都快断了。不知道是哪个说了一句“是白枇杷”。这下可好了,个个都眼睛对鼻子的看了看,妈啊,白枇杷可比黄枇杷好吃不知道多少啊。家里种黄枇杷的多的去了,可是白枇杷还真没几个家里有种的。那口水个个都快呀用饭盒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