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第一话 遇袭之后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2034 2017-04-17 17:37:07

  水蓉此刻才稍微轻松地坐下,她努力使自己冷静,却不由得回想起先前的事来。先前在楼下几个戴着鬼面具的黑衣人悄然而入,原本在自己桌子那儿谈笑风生的人们甚至连一声惊呼都发不出,因为他们的性命霎时就被夺走,并且,近百人无一例外。

她怎么能不害怕?所幸的是,据她的侍女兰儿所说,黑衣人扫视完之后就似风一般离开了,看起来不会再上楼,因此厢房中的她也算安全。她并没有点亮房间里的灯。如果有人来袭,又偏又暗的房间必会让他们以为无人居住,自然也就打消了搜查的念头。不知为何,她本能地认为那些黑衣人正是来找自己的。说不定还是来杀自己的,但也有可能是父亲派来救我的啊,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笑。虽说兰儿不放心,出去看看,但她可等着兰儿回来后的好消息呢!

一时间,随着细微的吱呀声,厢房门被缓缓推开。紧随其后似乎是一个女人进来了,因为脚步轻盈,但也说不定是那些个黑衣人之一,反正会轻功脚步轻。“小姐,那些人在去挽春院的路上,您已经安全了。”进门的人如是说。

水蓉颤颤地问道:“你是兰儿?”

兰儿缄默不语,径直走向大概是烛台的位置,像变魔法似的,使房间变得亮了些。

水蓉走上前,一把抱住兰儿,一脸殷切:“消息怎样了?”

兰儿接着反手抱住水蓉,郑重地发问:“小姐真的一定要嫁给陛下么?”

水蓉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爱他,非他不嫁!”

兰儿似是叹了口气,尽量平静地继续发问:“那小姐信我么?”

水蓉精致的脸上充满震惊:“我怎么可能不信你!”水蓉想起来,她和兰儿手臂上都有或长或短的伤口,兰儿是因为被水蕙那个贱人责打,而她则由于看不过去骂了水蕙也遭难,不过后来兰儿就被派给了她。她怎么可能不信兰儿?

兰儿似乎下了什么决定,只见她开口:“谁可能猜测到小姐会去春楼避难?”

水蓉愤愤地骂了起来:“还不就是水蕙那个贱人!除了她还有谁想除掉我!哼!我就不信她的走狗不是男人!”

兰儿霎时就明白自家四小姐是故意引追兵到那个什么妓院去,而她也想起来刚得来的情报,只见她用比原先更低的声音发问:“小姐可知道阑离门?”

阑离门!只要交换得起条件就能为委托人干任何事而且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魔鬼团体!水蓉当即就慌了,颤颤地问:“你是说那些鬼面黑衣人来自阑离门?”

比起水蓉,兰儿显得冷静多了,她现下沉默不语,不知是否是在考虑什么。

水蓉不敢再往下想,双手又搂紧了些,快要哭出来:“兰儿,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我还要嫁给陛下,还要让水蕙得不偿失,还要给你找个伴,还要让父亲醒悟过来啊!”

兰儿似乎是习惯了自家这个小姐,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听到找个伴那句时眉心微微动了下,接着缓缓问道:“小姐愿意忍么?”

水蓉早就没了先前的盛气,可她只是想把这口恶气出掉,自己虽说是四小姐,可好歹是正妻所出,怎么能忍?不行,必须要忍,要不是自己气不过甩了水蕙一巴掌,自己也就不会被反咬一口,给父亲留下恃宠而骄的印象,还以此为由阻止她嫁给皇上。可她稍微一回想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只得继续向兰儿求助:“可,可是,我该怎么忍?”

兰儿倒没有陷入苦思,仿佛是早就想好了一般,在水蓉耳旁低语:“小姐想想那位皇帝陛下吧,他会喜欢一个娇气蛮横的小姐吗?皇帝陛下日理万机,又怎么能让他为后宫的事烦心?”

水蓉忆起那俊朗温柔的身影,不自觉地笑了笑,几乎把所有事都抛到脑后了。是啊,为了他,忍忍又何妨?她不知不觉中把头埋在兰儿颈间,而兰儿则静静地坐在床边。

约莫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门外传来一个有点冷冷的声音:“四小姐,老爷请您回府。”

水蓉下意识地看向兰儿,浅浅一言:“好。”她转而用一只手抚了抚自己的发髻,又照了照台上的铜镜,再用眼神向兰儿示意。

兰儿自是明白,她轻柔地把水蓉的另一只手放下,小声打趣道:“小姐怎样都美。”之后再起身打开了房门。

门外的侍女接着稳稳地走了进来,没有敬畏,也没有倨傲,有着还算秀气的脸却几乎面无表情,平常穿的衣服上基本没什么图样,当初来的时候搞得水蓉以为哪儿在办丧事。水蓉还依稀记得,这位是父亲带回来的,并且还深受父亲的信任,好像叫冬什么。到底叫冬什么呢?不过,差点自己又要因为不像个小姐样子被母亲骂了。水蓉很庆幸自己刚才检查了一下。

兰儿站了起来,不卑不亢地讲道:“既然冬聆姐姐来了,是否是要带四小姐去老爷的书房?”

冬聆瞥了兰儿一眼,缄默不语。不过冬聆本就很少说话,自然也没多少人与她热络。

或许是因为兰儿之前随侍大小姐,她反而比水蓉更熟悉冬聆,比如知道冬聆不喜欢说假话,所以也就确信了什么。“四小姐,老爷在等您呢。”兰儿转向水蓉。

“好。”水蓉先看向兰儿,似是明白兰儿的意思,接着转过去看向冬聆,“带路吧。”

“等一下,”水蓉刚行了几步就停了下来,“父亲同意本小姐嫁给陛下了?”

那名为冬聆的侍女头也没有回,好似根本就没有听到,但实际上,她随后也停了下来。

原本走在最后面的兰儿拉了拉在水蓉身后的那部分袖子,可水蓉好似没有感觉到,再拉了几次,最后只得小声提醒:“回府反而安全的多啊。”

水蓉想了想鬼面黑衣人,随后不自觉提高了声音:“不说我就认定了!”很快的,她又走上前去,走向她幻想中的远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