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第二话 朕甚喜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2007 2017-04-19 14:32:34

  深色的古檀木香桌上,整齐地放着几堆新旧不一的书籍,旁边还有不一样绿的竹简堆。同是檀木制成的座椅上,是一位约四五十岁的老人。他正用两手抓着柔滑的丝绢,似乎还有些紧张。

丝绢上的内容如下:按照祖制是该要爱卿长女入宫,奈何蓉蓉活泼可爱,朕甚喜。还望爱卿送两女入宫,一来不违祖制,二来成全朕,再来姐妹自当情深。

水老爷用衣袖擦去脸上因紧张而生的汗,可之后手还是在抖着。活泼可爱?明明不像个小姐,简直是个疯丫头!不违祖制?怎么着两丫头应该有先后的顺序,一同进宫真的好?姐妹情深?前几日两人才闹过一回,蓉儿甚至离家出走!他怎么能不慌?不,他想起了朕甚喜那一句,既然陛下喜欢,他还敢拒绝不成?只是蓉儿,她的八字实在与后宫不合啊!

老人内心的担忧与屋内的宁静一同被一道冷冷的声音打断:“老爷,小姐回来了。”

水老爷自是熟记冬聆的声音。可不就是他派冬聆去接蓉儿的吗?他赶忙把丝绢藏到抽屉内,又赶紧关上,接着随便拿过一本书,漫不经心地翻着。过了那么一会儿,才有些不耐烦地答道:“进来吧。”

冬聆轻易就打开了房门,让水蓉先进去,等到兰儿也不在门外之后,这才进去。不过话说回来,冬聆是老爷最为信任的侍女,兰儿只是四小姐的贴身侍女,照理说冬聆比兰儿尊贵,应该是由兰儿垫后才对。冬聆一定是为了确保门关紧。水老爷没再多想,倒是他对冬聆的信任又增添了一分。

“父亲,蓉儿知错了。”水蓉低着头,率先开口。

水老爷有些意外,但表情上什么变化也没有。不愧是多年混迹官场又经历皇位交替的人。“错在哪儿了?”水老爷继续翻着手上的书,他的头也是不抬的。

“错在任性,擅自离家出走。”水蓉几乎脱口而出。要不是出走,她也不至于遇袭啊。

水老爷继续翻过几页,颇有威严地开口:“没有了?”

还有什么?难不成是伤了水蕙那个贱人?那贱货明明罪有应得!水蓉咬了咬牙:“没有。”并且,水蓉脸上的怒色还是有些明显的。

“荒唐!那是我水府的大小姐!岂能受人欺侮!”水老爷怒视着水蓉,那模样看起来仿佛要把人吃下似的。很难想象他是刚刚的,还算慈爱的父亲。不过冬聆倒依旧面无表情,或许是因为忠于水老爷吧。再说兰儿一直在水蓉身后,也没有什么大动作。

但水蓉就大不同了。多少年来,她记忆中的父亲是那样仁慈宽厚,与她此时眼中的那个人截然不同。她不由得发抖,颤颤地逼出了一句:“的确不能。”

水老爷似乎很满意水蓉现在的状况,以不容置疑的语气下达命令:“好,现在就去向蕙儿致歉。”

水蓉心想虽然水蕙有错在先,不过自己甩了她一巴掌也是事实,如今不过是自己先开口致歉而已,也就没什么抵制的心理了。

“现在就去,不让蕙儿原谅你就别来见我!”又是一道命令。

“且慢,老爷,奴婢兰儿有话说。”本是跟在水蓉身后的兰儿上前讲道。

水老爷心下就有些不快。连蓉儿身边小小的婢女都不知尊卑,看来他要加大惩罚才行。

冬聆自是相当了解水老爷,她推知水老爷必定大发雷霆,抢先冷冷地开口:“小姐受惊,冬聆能告诉老爷当时的事。”

水老爷面色缓和了些许,看向水蓉吩咐道:“现在回去休息,明日去道歉。”

水蓉本想再说些什么,可是思及兰儿先前的告诫,于是把想说的话吞了下去,恭敬地向水老爷行了一礼:“蓉儿告退。”接着转身吩咐兰儿开门,快步走了出去。兰儿则紧随其后。

冬聆过了会儿走到门边,确认兰儿把门关得紧紧的以及她们已走远。之后走回水老爷身边,在他耳边低语:“小姐被阑离门追杀。”

阑离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恶人集团!水老爷的慌张在脸上展露。不过他又想到了什么,随即开口:“你有什么办法护我蓉儿?”

冬聆迟疑了下,终是不语,原先面无表情的她此刻皱起了眉头。

水老爷因冬聆的忠诚而欣喜。他略知冬聆原先的身份,而她现在忠于他,就是背叛原来的主子。如果要她去与那些人交涉,那么很可能就会被察觉到然后性命堪忧。可如果不让冬聆去试一试,他的蓉儿迟早都会死掉。思及此,他已经有了选择。“冬聆,蓉儿虚岁才十五。”

聪颖如冬聆,她自然明白老爷更看重四小姐,依旧面无表情:“冬聆定尽力护她周全。”可冬聆心里还是有点不开心以及失落的。水老爷曾说视她如亲女,可终究不是亲女,也比不了亲女。

水老爷突然想起了什么,向冬聆诉说了起来:“陛下甚喜蓉儿,竟希望我将两姐妹都送入宫,可现在这情况,我又要再多操操心了。”

冬聆把这些默记于心。似乎这是两人之间相处的常态:老爷诉说烦恼,冬聆在旁倾听。

“等等,那些黑衣人行动之前一定盯准了目标,也是说蓉儿从他们手下逃生?”水老爷清楚地知道他的蓉儿不会武功,可除了武功以外,还有什么能救她?难不成,是人?

冬聆倒是比水老爷冷静多了,轻声讲道:“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撤离了,四小姐身边的侍女可能知晓之前的情况。”

有没有一种可能,蓉儿被别人所救?水老爷这般猜测。但他不能现在就把人喊来,蓉儿一定受了惊吓,正是需要人陪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的母亲又是个暴脾气指望不了。“罢了,明日再问吧。”

“冬聆告退。”冬聆立即向外走,并且利落地把门关紧。反正迟早都要面对。尊主派来的人,未必不能瞒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