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楔子(下)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2195 2017-04-16 16:39:47

  兰疏看着小丹的死状,一时间不想再说什么。大概,小丹还幻想着某件不可能的事吧。不过既然小丹与她敌对,她又何必怜惜?只是,上次处理朱家的倦眠香的量刚刚好,而尊主也没有再给过她。若是在她这儿有,那么……她蓦地转过头来看向阿湖。

“你老实告诉我,最近是不是经常乏力?”她几乎是盯着阿湖看,恨不得下一秒就扯开袖子验证。

“毕竟这几天多了个小丹要教,阿湖也是人,乏力在所难免。”阿湖总是很温柔,不,或许说温顺比较合适。

“那这些或深或浅的斑呢?你也不清楚,对不对?”她的手有些发抖,可她却得尽力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

阿湖微微低下头,不与她对视。“是。”

“可我有说过,倦眠香对过劳的人的效果更为可怕啊。”她的眼中,是说不出的悲凉。

“阿湖这不是还好着吗?您的霸气与傲骨呢?怎么一副要哭的小女子表情?”阿湖向她伸出手来,似乎是想要抚摸她的脸颊。

她别过脸。“你看错人了。我不值得。跟着我没有什么好处。投靠尊主你会……”

阿湖无奈而又有小小的喜悦。“果然,还是,瞒不过您呐。您带小丹到这儿前不久,尊主就有传唤,因为没有指名一定要您去,所以阿湖决定代替您接任务去。可尊主却是要阿湖去侍奉他。阿湖没答应尊主就直接让阿湖回来了。”

“你这又是何苦,该软时何必硬啊?”她此刻完全不像个主人。不,似乎在她眼里,两人地位是一样的。

“您忘了,是您当初对我说,‘委曲求全却饱受屈辱的人已经死于此湖,既然本姓袁,那便改名袁湖,一生远离此湖吧。’阿湖要远离的,其实是那个懦弱的自己,不是吗?”

“可我也说过,命重要啊。”她忘了,或是没注意到,自己这般容易受凉。

而阿湖自然注意到了。“您现在也不在乎自己的命啊。您一受凉就不好过,不是吗?”阿湖边说着边拉起被子盖到她身上。

她低下头,缄默不语。

“您啊……”阿湖无奈地笑了笑。

她看来已经做好了决定。“不,还有办法。你,你不必如此。也不必,不必求死。”

一向温和的阿湖显然吃惊,可也记得她刚所说的情绪激动的后果。“若是求尊主,您……”

“没什么的,顶多杀些人而已,你忘了,朱家上下不少人都死于我手。对我而言,他们就是过客,与我重视的那些,根本就无法比。”她已经杀过一次人了。也不知是不是尊主教得好的原因,现在她对杀人的抵触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所以,让我换衣起来梳洗下吧。”

“好,无论您做什么,阿湖都支持您。”阿湖递过早就放在一旁的外衣来。因为她不甚喜欢打扮,所以相对而言,整个过程不慢。之后,没有任何人带领,她凭着自己的记忆走到了主殿。当然,把阿湖留在了她自己的兰疏阁。

“兰疏拜见尊主。”她在门外行了一礼。没过多久,黝黑的门就“自己”打开了。

一进门便能瞧见一人半卧在榻上,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玩着一小缕头发,而那双宛如深潭的眼眸就这样直勾勾地瞧着她。

她知道自己应该要说些话,可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而他本就是在等着她,自然也不会开口。于是两人之间一时保持沉默。

但他还是打破了这沉默,简短道:“过来。”他的声音虽然不高,却不带一丝温度。

她一言不发,而是听令默默上前去,但还是继续保持一段距离。

“不够。”他依然那般看着她。

她得令,但只往前走了几步。

他不再言语,而她也会意。但她只往前挪了几步。

他灵巧地向榻里面移动,空出一部分地方来。“坐下。”

她略有迟疑,不过只是一瞬,之后就乖乖坐下了。

他放下自己那缕头发,蓦地伸向她的半边脸颊。

她吃了一惊,不知怎的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而他,似乎是也反应了过来,于是抓起她的一缕头发玩了起来。“时间都用来养头发?”他话语里几乎没有感情,所以也没有语调的变化。不过,也许是在他身边的时间较长的原因,她能懂他的意思。

“头发本来就如此,没有多用心打理。”在他面前,她也尽量平静地说话。

“解药?”

她顿了下。“大部分都配出来而且试验过了,少部分,比如,倦眠香。”她这才想起来,他是残酷的尊主。“求尊主放过阿湖!”

“这么重要?”他眼里更冷了。

“嗯。”她有些发抖,可她也不会说假话。

他不再玩她的那缕头发,转而略粗鲁地摸着她的半边脸颊。“换脸,水蕙,入宫。”

她知道这是在给她下新任务。“尊主是要我杀了水蕙混入皇宫?”

“不错。”他自认为是在肯定她的猜测。

“杀掉水蕙是条件还是手段?”如果是手段,那她就可以换个不用杀人的方式入宫。所以她要特地确认。

“混进宫才是目的。”他,也很了解她。只是有些话,他从不会对她明说。

“何时?”

“不限,越快越好。”他的手终于离开了她,随后玩起了自己的头发。

“唯。”她随即起身,头也不回。

于是他有些不快。“解药,自己做。”

她蓦地回头,喜上眉梢,好似依然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谢尊主。”

她离开没多久,他难得地撇了撇嘴。

一直守在外面的一个鬼面黑衣人进来听候尊主吩咐,不曾想却是看到了尊主这般模样,心下惶恐。

而他,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人。只见他一挥手,那人马上倒地,一动不动,再无生机。原是身上某处中了一根银针,毒发身亡。

之后,他摇了摇床边的样式奇特的铃。铃声刚尽,又一鬼面黑衣人来此。“任凭尊主吩咐。”

“把倦眠香,交到兰疏阁。”他的话语再冷漠不过。那人应声离开了……

兰疏回到自己的兰疏阁时,阿湖正看着一个小巧但不甚精致的盒子。“您回来了。”阿湖喜形于色。

她欣慰地浅笑,走上前拿起那小盒子。“是啊,你也有救了。”她随即着手研制解药……

后来,她装作孤女潜入水家,却与那位水蓉相处甚好。幸运的是,皇帝不久后就爱上了水蓉,执意要其入宫。因此,她也算是完成任务了。殊不知,一个残酷的考验正在等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