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第五话 父与女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1901 2017-04-21 23:01:30

  水大小姐水蕙向来早睡早起。此刻的她,洗了几把脸,再略微涂了点什么粉,只用簪子定了发髻,至于那些钗啊一类的,还在她的梳妆台处哩。没错,她现在又不是去见陛下,只是去向父亲回话而已,至于用心打扮吗,明明只要别像四妹那般没有大家小姐模样就行了。虽说那个叫兰儿的不是不会打扮,问题是她那个四妹向来讨厌被人指手画脚。虽然她也讨厌,可对于四妹而言,帮忙选件衣服,介绍个新簪子新发髻等等都算在指手画脚的范围里。而她这个大小姐呢,就要受各种束缚:什么步行优雅,言谈文雅,深居简出,细嚼慢咽等等。水蓉有几样做到了?这些都不算什么,更可恶的是,明明是妹妹,居然对她呼来喝去,把她当仆人!这次啊,因为父亲不同意四妹嫁给陛下,四妹一怒之下就离家出走了,真够胆大妄为的。再说了,那位花家大公子对四妹也可以说是一往情深,结果呢,四妹居然被陛下看中了。当然,四妹肯定是选陛下。花家再势大,能高过陛下?那位公子真是可怜啊。总之,她就是不喜欢四妹。等等,四妹那个认死理的回来了,那她怎么嫁给陛下?不行,她还是赶紧去问下父亲比较好。思及此,她的脚步不由得放快了。

“大小姐请进。”冬聆似乎早就在门外候着,见到水蕙微微行了一礼。水蕙应声而入,冬聆随即把门关上。

“蕙儿见过父亲。”水蕙倒是规规矩矩的,尤其是和水蓉相比。

水老爷瞧了瞧自己的这个大女儿,美丽绝伦又温柔贤淑,哪家会拒绝?结果呢,却是个连自己亲妹妹都要杀害的狠毒货色!要是被陛下知道了,他的官位还保得住?同为水家的女儿,自当为水府的繁荣尽心尽力,平时拌拌嘴倒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居然到了暗杀的地步,这要是传出去,水府颜面何存?不行,必须要狠狠处罚!“你眼里还有水府,还有我这个老爷及父亲吗?”水老爷面上的怒色一览无余。

水蕙显然吃了一惊,不过惶恐之余还有一丝心虚。难道她让他去捉弄四妹的事被发现了?可这怎么就到了蔑视父亲的地步了?虽然心存疑惑,但她怎么也不敢顶撞父亲。或者说,是不会顶撞父亲的。所以,她只是沉默不语。

见到大女儿这种不辩解的模样,水老爷自然认定了什么,越发恼怒了:“说,派人去暗杀蓉儿的事是不是你做的?和阑离门做交易的人是不是你?”

杀四妹?这怎么可能!和魔鬼做交易?她怎么敢?四妹待她是不怎么样,她也不希望四妹这么早就回来,可她只是想要那个顽劣的四妹吃点苦头而已。更何况,那些魔鬼根本不会怜香惜玉的,她怎么敢直视他们?思及此,她轻轻说道:“不是。”

“还敢嘴硬!看来不动用家法是不行了!”水老爷果然行动迅速,抄起书桌一旁的某本书对准水蕙就是一砸。

“不是!”水蕙稍微提高了音量,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的优雅教育,她是怎么也不太可能大声喊叫的。顺便说一下,有滴晶莹的液体从水蕙的眼角滑了下来。

水老爷怎会不怜惜他这个得力的大女儿?这不,他顿时就冷静下来了。不行,蕙儿要是受伤了,那他怎么向陛下交代?陛下一怒说不定会把他这个御史大夫的官位直接撤了。陛下是爱美人胜过江山啊。还别说,就冲着这一点,蕙儿进宫起码也是婕妤。但不用想就知道陛下厌恶狠毒女人,不行,他一定要狠狠地批评蕙儿!“蓉儿进不了宫对谁最有利?谁又看不惯她?”

“不,父亲,您是知道的,女儿不敢啊!”水蕙跪了下来,哭诉道。为什么父亲把她看成毒妇人?父亲难道还不了解她么?

水老爷面色有所缓和。他终究是不忍心啊。蕙儿可是他最为优秀的女儿,可蓉儿毕竟也是他的女儿啊。“蓉儿受了惊吓,她认定是你做的。”

“什么!”水大小姐不自觉又提高了音量,“她污蔑蕙儿啊!”好啊,她原本以为四妹只是不习惯尊重人,没想到居然会做出离间她与父亲这种勾当,这口气她怎么咽得下?

水老爷见大女儿这副委屈模样,心就更加软了,可蓉儿一向藏不住话,污蔑蕙儿?应该不会。也就是说,是受人挑拨?不管怎样,委托阑离门的,另有其人。至于那人这么做的好处,一能向蓉儿出气,二能打击蕙儿,那不就是冲着水府来的?不好,他冤枉蕙儿了。“别跪着了,你和蓉儿都是受害人。更何况你今后与她一同入宫,姐妹该相互照应。”

这么说,她可以嫁给陛下了?那般俊美又温柔的陛下终于是她的枕边人了?水大小姐有些激动。“谢父亲,女儿一定尽心侍奉陛下,不惹父亲烦心,与四妹一心。”只要进了宫,还需要怕陛下只盯着四妹?若论美貌,四妹怎么比得上她。

“那就好,记得要多照顾你四妹,她比你容易受欺骗得多。”水老爷也不知道,他的两个明面上的女儿都像疯了似的要嫁给陛下到底是幸还是不幸。还好,花家与水家的关系向来不错,皇后又是花家的大小姐,若稍微照应一下他的这两个女儿自然愿意。“回去吧,为进宫早做准备。还有,切忌损害自己的身体。”

水大小姐心下一甜:“女儿领命。”

“冬聆,送大小姐回去。”水老爷向位于房内而接近房门的冬聆命令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