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第八话 郎情妾意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2108 2017-04-25 13:55:19

  先前的两人还在席时,兰儿并不在水蓉身边,也不是在不远处。而她此时,两手各托着一碟芙蓉糕,不急不慢,正在返回的路上。而那两人,看来是聊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水蓉呢,笑得大声而不顾形象,至于陛下,只因身在远处,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只能见得他用某根手指弹了弹水蓉的额头。

兰儿眼中所见的,正是这幅光景。能与四小姐这般亲密的,毫无疑问就是陛下了。那人身上一袭白衣,似是没有什么纹样。那人披散的头发,尽显他的随意,却也几乎让她错认为它的主人是位美女。不过细想四小姐与京中权贵家庭的女眷基本合不来,可那人又能够入席,必是非富即贵,如此就只有一人符合。不过她可就犯难了,一方面她不忍心打扰,另一方面她又怕四小姐等芙蓉糕等急了。一时间,她止步不前。

虽说有美人在眼前,但水蓉对芙蓉糕也同样思念得紧,再加上兰儿还未返回,心中难免担忧。“美人陛下,我们去找兰儿好不好?”

陛下面上的疑惑难掩:“兰儿,是谁?”

“兰儿是我的贴身侍女,才来水府没多久。”水蓉这才想起来自己换了贴身侍女的事。

陛下姣好的脸庞上大体是无奈:“这么快,不怕被人骗了?”

水蓉猛地一拍桌:“兰儿待我很好,而且要不是她,我说不定早就死了!”

陛下的脸上写满震惊:“你竟然贪玩儿到这个地步?”陛下对水蓉贪玩儿与爱冒险这两点甚为了解。

一想到某事,水蓉就再也忍不住了:“不,是水蕙要杀我!还派了阑离门的人!”

“水大小姐?她不是个温柔之人么?即使对你不满,也不应会如此狠毒啊。”陛下想起传闻和之前实际所见的那人,忽然有了个推测。

“哼,她当然恨我,本来她可以进宫的,只是陛下已经属于我了,她怎么可能有机会?”水蓉向来心直嘴快,而此时,她面上的不屑之色难掩。

“你们毕竟是姐妹,口角之争在所难免,可怎么也不该到夺人性命的地步啊。”

“哼,难不成兰儿骗我?”兰儿和水蕙之间,她肯定更信兰儿!

“你可知,你和她会一同入宫?既然如此,她何必杀你?”在他看来,关于一同入宫这件事,水大小姐应该是知道的。

“哼,难道不是趁早把我除掉?”水蓉越说越气,随手就打翻了几只盘子。

“若她杀了你,岳父大人会如何?”蓉儿毕竟也是他的女儿,手背上终究是有肉的。他伸手掸去水蓉身上刚粘上的粉末。

“父亲?哼,他从来就偏爱水蕙!”在好久以前她就明白了。

“若不爱,当是不闻不问,不同喜,不同悲,不怨不恼,视而不见,恍如陌路。”陛下平静道来。

虽说父亲对她的确可以说是不闻不问,但父亲大怒也是因为她啊。所以,父亲还是爱她的,那水蕙就不敢杀她。她不敢再往下想了。“是,兰儿,在骗我?”她怎能相信?可是,她怎能不信?“不行,我要去找她问清楚!”

再说兰儿,见得水蓉情绪激动的模样,便猜想是那位陛下惹怒了她,又想起之前喊她起床的事来,于是决心走上前去。

“小姐,您最喜欢的芙蓉糕来了。”

“好你个兰儿,居然敢骗我!”水蓉边说着边起身,单手一挥,那两盘子就动了动,随即落地了,而那些糕,大部分到了盘外。

兰儿说不出话来,而她的心里,有怨有疑有迷茫。说好的信我的呢?怎么会不信我?我到底该如何做?

“果然如此!”水蓉越想越气恼。她明明那么信任兰儿!她不由得又挥了下那只手,使得兰儿某边脸颊上火辣辣的。

“为,什么?”

“为什么?离间本小姐和姐姐的人还有脸问?”水蓉又给了兰儿一巴掌。

兰儿心道原来是那件事,她只不过是说出自己心中所想而已,怎么就变成离间了?

见兰儿一副承认的模样,水蓉就更为气恼了:“好你个兰儿,不识好歹的东西,亏本小姐如此待你,居然存这种心!该打!打死最好!”之后不知水蓉挥了多少下,但总算是停了下来。只是她转而弯下腰,连看也不看就拿起一盘子,对准兰儿就是一砸。

而兰儿,只是用双手挡着脸,不还手,不反驳,只是忍受,似乎是早就习惯了。大概是秉持着忍一忍就过去了这种方针吧。

“够了,朕与她不过是见解不同。”陛下单手握住水蓉的左手腕。

水蓉叫道:“怎么可能,她就是存心骗我!”

陛下颇为无奈:“若如你所说,她为何现在不骗你?”

“哼,那是因为被我识破了,骗不了而已。”

“呵,细作会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那,也有可能是苦肉计啊。”水蓉的怒火明显小了不少。

陛下用另一只手上的食指弹了弹水蓉的额头,微微一笑:“你可真是个傻女娃,那她为何又要挡,直接让你心疼不是更好?”

“这,不许叫我小女娃!”此时的水蓉,没有了刚才的满腔怒火,倒是显得颇为可爱。

“知错了?”陛下放开了水蓉。

“兰儿,起来吧,除了陛下给我的,房里的东西任你挑。”水蓉倒是爽快。

“唯。谢陛下。”兰儿这才起身。

“无妨,”陛下看向水蓉,“蓉儿可愿与朕同行?”

“当然了!”水蓉的两靥似是生出了花来。

兰儿一时间杵在原地,抚了抚发麻的脸颊,又掸了掸袖子。还好她本来就几乎不怎么打扮,所以脸看上去只是微红。

她失神了一会儿,好像回想起了什么,但最后还是选择跟了上去。只不过默默地记下了那位陛下的音容与恩情。

至于陛下和水蓉已经出了水府,连马车也不坐,直接步行。

“美人陛下,这回我们去哪儿?”水蓉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他浅笑,转过头来看向她,薄唇轻启:“宫里,你将来住的地方。”

水蓉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撇过头,支支吾吾道:“我……我,啊,真……真,真的?”

“怎么,你不愿意嫁?”陛下依旧浅笑。

水蓉立马慌了:“不不不,不……我,我嫁!”

q1219591968

契的小料:陛下在途中抄了近路,所以没有走太远的路导致水蓉不满,而水蓉本就好动,能步行的路途自然比寻常大家闺秀要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