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第三话 隔膜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2042 2017-04-19 18:05:51

  遣退了不少下人以及把房门关紧之后,水蓉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搂住兰儿,倾诉道:“父亲怎么可以这样待我!我险些就回不来了!他居然只关心水蕙!她是想杀我的贱人啊!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不在乎我!”

兰儿也抱住水蓉,本想说些什么,可又忆起自己的往事,只得闭了口,细听水蓉的诉说。当听到最后两句的时候,她开始紧抿着唇。

“为什么这般待我?为什么?我不如水蕙么?我哪里不如她?为什么一向宽和待我,现在对我如此冷漠?为什么?为什么!”水蓉有点歇斯底里,甚至忘了身边还有个兰儿。水蓉越想越上火,迅速放开兰儿再转身,抓起桌上一匣子就往地上扔。

兰儿顺势一看,那不正是前些日子小姐缠着她要买的么?怕是消气后会心疼死的,于是她赶忙抓住水蓉的袖子:“那是小姐您最喜欢的盒子啊!”幸好她还记得,有次自家小姐就为匣子还是盒子之称烦心。要是忘了,那可就是火上浇油了。

水蓉倒是不扔匣子了,直接把目标换到抽屉。只见她两只手分别一拉,两只眼睛连看也不看,干脆一抓一扔一呼气,然后又重复上述动作。那水蓉扔的是啥嘞?她心上人的书信,她心上人给她买的钗子,她心上人给她画的牡丹,她和心上人一起买的毛笔砚台等等。

兰儿本来还想:左不过是些小姐用不到的东西,之后打扫一下就行了,至于穿啊用啊的东西,老爷向来就巴不得小姐在乎呢。可她只瞥了一眼,就再也坐不住了,赶忙上前一把抱住水蓉:“那可都是陛下的一片心意啊!”

而水蓉呢,现在才瞧了瞧它们。然后显然吃了一惊,慌慌张张道:“快!快都拾起来!”兰儿获得允许很快就行动了起来,可水蓉还是觉得她太慢,哪里像她,直接一捧一放,多快多省事?

兰儿倒觉得委屈,要是哪儿折了旧了岂不是又要不开心了?

等到差不多都收拾好之后,水蓉只觉有一种无力感,并且又想起之前的事来。不知不觉间,有几滴水出了眼眶。“兰儿,你说为什么那么温柔的父亲会根本不在乎我?水蕙是他女儿,我就不是了?那个叫冬什么的,难不成是他的私生女?为什么他就是不待见我?”

“未必是如此。”兰儿虽说出这话,但也没有多少底气,可她实在想不到什么话比较好。

水蓉当即就怒了,瞪着兰儿:“你胡说!你说,你收了父亲多少好处?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兰儿着实吃了一惊,她料想自家小姐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而且这时候说老爷的坏话难免有离间之嫌,更何况她的主要任务是先混进宫中,不是制造水府矛盾。可小姐居然因为一句话就怀疑起她来,小姐平时不是对她全心信任的么?但她还是冷静了下来,反口一句:“那小姐认为我是怎样的人?”

是怎样的人?水蓉不禁问起自己来。兰儿陪她说话,为她挡水蕙的巴掌,为她想法子出去,为她送信,为她梳妆,为她冒险(指的是前文中提到的鬼面黑衣人)。父亲能收买这样忠心的人?她有些支支吾吾:“不,是,是,是我错怪你了。但是,你也看得到,父亲,以前待我真的很好,他连骂我都不肯的。”

兰儿有些恍惚。“父亲待我很好”,几年前她就是这么夸耀的,那时她要多自豪就有多自豪,只可惜,从那一天起,什么都变了,原来只是美梦碎掉,现实本就残酷。会不会水老爷也是那类的?不,大概不,也许不,她怎么忍心看小姐发疯?小姐待她很真诚,给她想要的信任,所以,不会的。

“你怎么不说话了?”水蓉有点儿好奇。兰儿不是一向都会说些什么的么?

兰儿意识到自己失态,赶忙接到:“只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没什么。”

“哦。”水蓉有些失望,不过倒也不像原来那么悲切了。

“也许这只是短暂的噩梦,睡一觉起来,说不定那些个什么就都好了。”这是兰儿曾经用来让自己安心的话,只是对她早已不适用了。

水蓉一拍手,面露喜色:“对啊,父亲只是在气头上,等他消气了就都好了!兰儿,你真好!”

兰儿有些无奈,自己就说了句话而已,结果就从大恶人变成大功臣,不过这天真正是自家小姐的可爱可亲之处。她不禁也笑了起来:“都几更天了,还不快去睡一觉,难不成想让陛下心疼死?”

水蓉行动倒是迅速,一把拉开已经叠好的被子,然后往自己的方向一拖,自己再顺势一倒,就差一句“我要睡觉了”。只见她满脸幸福:“陛下本来就疼我,怎么需要我故作娇柔才能做到?本小姐才不是自己的那个傻姐姐嘞!”

兰儿一瞧,大半个身子都露着,这叫盖好了?于是她上前把折着的那部分被子展开,再坐到床边:“好好好,我就坐这儿,小姐先睡吧,别多想了。”水蓉这会儿倒是听话了,乖乖的闭上眼睛。兰儿不自觉地欣赏起来:娇俏可人,虽然有时无理却不算蛮横,撒起娇来连自己这个侍女都不禁软化,也难怪得到老爷平日里迁就,花家大公子钟情,就连陛下都过不了自家小姐这关,只是,这份天真真的能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保留下来?罢了,自己尽力保护便是。“小姐?”兰儿试探性地问道。

床上的人没有回答。没想到这么快就睡着了。兰儿不禁浅浅的笑了笑。只是在她闻到什么熟悉的味道之后脸色就变了。突如其来的,甜腻腻的?不对,这些天她都在府外,那小姐房里怎会有这种味道?难不成是某种药?他向来不离地宫,也就是说,他还派了其他人过来?来监视她的?主子监视下属本没有什么不对,可兰儿心里还是有点失落。不过她马上就恢复了原先的冷静:屋里有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