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第七话 家宴(下)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2059 2017-04-23 22:59:57

  “有贵客要来。”水老爷有些无奈。

贵客?那必定是官位不低之人,她水蕙首先想到的就是陛下,可是,陛下都说了不会出宫,所以应是其他人。难不成,是丞相?“父亲,是否是花大人?”

水老爷叹了口气:“不,是陛下。”

水蕙有些慌张:“陛下不是在宫里么?”说不定现在还来得及回房!

“罢了,马上就到了。”水老爷怎不知她心中所想?

“岳父大人好兴致。”这声音轻柔,细腻,温和,属于那似水一般的男子。那男子此时身着不知绣着何纹样的白衣,长发及腰,手边一把木扇,只是轻轻一勾起嘴角就能让人难以移开视线。不止如此,他那精致的脸庞,在这世间又有几个女子能比得过?

水老爷赶忙起身离席又迅速跪下:“请陛下恕罪!”

美男子陛下皱了皱眉:“这,朕一早就派人传信,岳父大人何罪之有?还不请起?”

怎么回事?陛下明明不会出宫的!陛下不喜欢官员铺张浪费,所以家宴一切从简,可要是这般招待陛下,岂不是有轻视之嫌?莫非,第二个传口信的,不是陛下的人?既然如此,会是谁妄图用离间计?不过,圣心才是最为重要的。“老臣实在不敢担这称呼。”水老爷依旧跪着。

美男子陛下依然皱着眉:“莫非岳父大人想将蓉儿嫁作他人妇?”

水老爷有些慌张:“老臣不敢,只是陛下是君,老臣是臣。”

美男子陛下有点无奈,随即转移了视线:“罢了,起来吧。”水老爷这才起身入席。

见陛下望向自己,水蕙又慌又喜,赶忙行礼:“臣女拜见陛下。”

陛下礼貌性地勾了勾嘴角:“免礼,想来这位便是水大小姐吧。果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余音还未尽,陛下便走到水蕙身边,轻轻弯下腰,看来是想要扶起她。

水蕙面上红了一大片,支支吾吾道:“多,谢,陛下。”

“怎么了?可是身体有不适之处?”陛下显得颇为惊讶。

“不,不是,是,被陛下”她水蕙不是那个口无遮拦的四妹,迷住了这三个字她如何说得出口?

“难不成,是朕太可怕了?”美男子陛下笑了笑。

“当然不是,是,太美了。”水蕙的声音越说越低。

“真不愧是蓉儿的姐姐。对了,蓉儿呢?”陛下微微一笑,转而又往别的方向看了看,之后,大概怔住了。

不停鼓动的两颊,时不时的杂音,并用的双手,粘上异物的领口与袖口,胡乱放置的盘碟等等,全是在水蓉这儿能看到的。此时的她,眼中只有桌上的美食,全然忘了弯腰的疲累以及自己所处的位置,更不用说注意到周围的变化了。

“蓉儿,这么快就把朕忘了?”陛下不自觉地笑出了声,又似乎有些怨念,之后走到了水蓉身边。

水蓉这会儿的耳朵可好得很,只见她迅速地把嘴边的半块糕吞下,眼中满是欣喜:“美,人,不,陛,下。”

陛下显然很开心,而他把又语速放慢了一点:“好好好,称呼就随你了。不过,先吃完再说话。”也许是水蓉说“不”这个字时声音偏低。

而水蓉倒是很听陛下的话,不一会儿,她的两颊就不动了。但这只是暂时的,仅见她有些不好意思:“嘿嘿,陛下怎么来了?”

“朕怎么就不能来了?”陛下依然笑着,“而且刚才不是还称朕为美人陛下的?”

水蓉的瞳孔明显放大了:“真的?”

“当然,朕何时骗过人?”他还记得自己某一天被一个小女娃称作大美人呢!

“好耶,美人陛下,今天我们去哪儿玩儿?”

“你猜?”

“嗯,嗯,去东市买吃的?”水蓉这会儿明明刚吃饱没多久。

“不怕肚子痛?”陛下看向水蓉面前的桌子,更确切地说,是在看桌上堆起来的盘碟。

“不会的。”水蓉有些得意。

“错,是现在不会去的。”她要是痛起来那还得了?再说那里本来就不是他现在的目的地。

“哼,难不成是去买马具?”除了吃,骑马也是她喜欢的。

“还是不对。”陛下这会儿有点无奈。

“哼,我不猜了!快说!”水蓉的心中似乎有小火。

无奈如此时的陛下:“好好好,朕说,是宫里的昭阳殿。”

水蓉倒是颇为失望:“什么嘛,宫里头有什么好玩儿的?”

而水蕙面上的柔和已经保不住了。本以为对谁都是温和而疏远的陛下居然与水蓉那般亲近!明明她才是第一美人!为何与她只是寒暄却与水蓉热络!现在还要让水蓉入主昭阳殿!那可是比皇后的椒房殿还要华美的地方!凭什么?

水老爷频繁看着的,不是甜蜜到忽略其他人的那两人,而是被忘在一旁的水蕙。在他看来,能让水家获荣光的女儿,只会是一直都很听话的他的蕙儿。“蕙儿,糕要是变冷就不好吃了,还在怨为父打断你补妆?”对镜才好补妆,合起来就是要她冷静。水老爷相信蕙儿听得懂。

“蕙儿怎会怨父亲?更何况父亲月前还给蕙儿买了新的铜镜呢!”水蕙很少让水老爷失望。

“那就好。”水老爷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继续喝平时甚为喜爱的某种茶了。

再看陛下,此时的他一脸严肃:“你不愿意嫁给朕了?”

“当然愿意!”水蓉满脸都是坚定,又小声地说了句,“谁知道是这个意思啊!”

“那好,朕就在这儿等你。”

“什么!现在?”水蓉的吃惊可不止一点。

“当然。对了,还有一个人也要同行。”语毕,陛下看向水蕙。

水蓉倒是没有注意陛下的视线,一遐想下去就慌了:“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呢。”

“所以,朕等你。”陛下又看向水蓉。

没过多久,水老爷行了一礼:“请陛下许老臣先行告退。”

“岳父大人,朕早就说过不必如此拘束。罢了,都散了吧。”陛下似乎有点无奈。

随着水老爷的离席,水蕙坐不住了,却轻柔而又谦卑:“臣女告退。”

不久之后,陛下就在水蓉身边坐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