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第九话 昭阳殿内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2141 2017-04-25 22:26:27

  “此处甚好。”兰儿看着一脸兴奋地跑在长廊上的水蓉,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未必,”陛下这话虽是对兰儿说的,可他的视线却一直在水蓉身上,生怕错过了什么似的,“牡丹日日见,已觉无大美。”

兰儿心下一惊:以后小姐与陛下不也是日日见么?如此说来,陛下终有一日会变心?虽然她有点小聪明,可在后宫之中,陛下才是最好的保护伞,到时候,小姐怎么办?不过,她还是冷静了下来,缓缓道:“兰儿以为,惊艳再美也好不过细水长流。”

“哦?说来听听。”

“唯。花儿终是要谢的,可江水很难断流,纵使人去人亡,都是如此。”

“呵,这倒是奇了,听说你无父无母,可对?”他这时才看向兰儿,不过他又想起了什么,于是改了口:“或许正是因此,你不像个小女娃呢。”

若要说来,兰儿才十五岁,身量还比不上水蓉,但也没相差多少。再说兰儿,虽然觉得这位美人陛下温和而有些女子的柔美,但她可不会就此认为陛下是无脑之流。单看这昭阳殿,只说风格就与水府里的她最熟悉的某处类似,这自然是陛下的授意。起码这说明陛下很会讨自家小姐欢心不是?既然如此,陛下会允许一个可疑之人留在自己心上人的身边?所以,她先要取得陛下的信任。“那陛下认为兰儿是保养得好的老妖婆吗?”不管怎样,她才十五岁啊!

“呵,朕只是猜测你与朕年纪相仿而已,难不成你是要反过来骂朕是个老头?”陛下此时倒在考虑,蓉儿身边确实该有个聪明之人,只是不知忠心与否。

“兰儿绝无此意。”兰儿心道陛下怎么就如此善辩,难不成就是用这来征服小姐的?于是她行了一大礼。“只求陛下能放过小姐。”

陛下微怒:“说,朕怎么害蓉儿了?”

“请陛下恕罪。小姐虽巧言善辩,可怎么也不及陛下。而且小姐再尊贵又怎能贵过天子?小姐分明就是处于不利地位啊。”兰儿担心的是,万一那两人吵起来怎么得了?陛下再温柔也该有威严啊!不过,多年以后,当兰儿回想起这些的时候,只是自嘲般地笑了笑。

陛下一怔,不过很快就放声地笑了起来。虽然那雌雄莫辨的声音只是提高了一些,但兰儿却着实吓了一跳。皇帝不应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么?情绪这么明显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她的话很好笑么?明明是大实话啊!

“你是叫兰儿,对不对?”陛下毕竟是陛下,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对。”说到陛下害小姐,兰儿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来,“敢问陛下可知小姐遇刺一事?”

“自然。”陛下却还是一脸平静,不知是不是已经冷静了下来。

“兰儿以为,不管幕后主使是何人,都是不希望小姐嫁给陛下的。”不然为何早不杀晚不杀偏偏在这时动手?

“因为第一美人心有不甘?”第一美人指的当然是水蕙,而陛下也记得自己先前对他的蓉儿所说的话。

虽说兰儿不至于小肚鸡肠,但之前的事使得她心中有些膈应,不过自己毕竟才入水府没多久,没有得到足够的信任在所难免,想到这里,她也就释然了。“请陛下赐教。”她想起了陛下先前所说的见解不同来。

陛下似乎比较满意。“女人的嫉妒心固然可怕,可家族荣誉才是她们的命。不是每次都能有朕救你,明白么?”

兰儿迟疑了一会儿,终于开口:“唯。”一想起那几个巴掌她就后怕,“救”这字在她看来很恰当。

“起来吧。”“唯。”

“好你们两个!”原来是水蓉从长廊那边回来了,不过也带回了一脸怒容。至于原因,很简单,她在不远处就看到自己的美人陛下和兰儿靠的很近,立马就想起某个人的事来。万幸的是,此时的昭阳殿并没有多少人。不过,这既是水蓉的幸运(不用丢脸),也是他们的幸运。

兰儿很无奈:怎么小姐今天又生气了?“小姐怎么了?”兰儿小心翼翼地问。

水蓉反而更生气:“好你个兰儿!居然勾引本小姐的美人陛下!”

天大的冤枉啊!陛下虽然没有让她特别反感之处,但也她不至于就此喜欢上陛下了啊!若说美男,她这几年已经见惯了,虽然那人有些可怕。再说温柔,就算她不是很反感,但那警惕还是留在心底的。但若是辩解只会让小姐更为恼火,所以她选择了缄口不言。

可惜的是,水蓉已经认定了。“好啊!”水蓉又是抬手再一挥。不用说就知兰儿还要再受几巴掌。

而陛下的声音低沉了几分,面色发冷:“你就这么不信任朕?”

水蓉立马慌了,颤颤道:“没,没有。我,我”她本能的感觉要说什么,可她不知道。

不只是水蓉,兰儿也镇定不了:小姐的怒火来去都匆匆,所以只要忍一忍就好,可陛下呢?要知道,越温柔的人发起怒来就越可怕啊!更让她担心是,她不知道应对方法啊,而她看小姐那副吃惊的模样就更为担心了(因为水蓉显然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看得两人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陛下的声音又缓和了下来:“抱歉,是朕吓着你们了。”

这可是帝王的歉意啊!而且还是对着两个女娃。虽然其中一个是他的枕边人,但他也不必如此。至于另外一个,完全就是个微不足道的侍女,如此做的陛下简直就是自降了身份。就拿水老爷来说,他即使知道自己对不起水蓉和水蕙也绝不会当面道歉的(详情请参见第二和第五章),在他看来,事关尊严。后人的感慨“君无过,过在臣;父无错,错在子;夫无失,失在妻。”就是说的这种思想。

水蓉自不用说,就算是兰儿也没有思想先进到那样的地步,她只是觉得这位陛下太难得,又与她所知道的男人们不同,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好感来。至于陛下,大概是随性而为,毕竟自认识蓉儿以来他一直包容着她,而且只是火苗就让她受了惊,这使得他也有些慌乱。

几人一时间都没再说什么,之后还是水蓉先发话了:“芙蓉糕呢?”

陛下微微勾了下嘴角,而兰儿行了一礼:“唯。”

q1219591968

(但愿我能写出比较纯正的古代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