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陌上海棠芝兰心

第十一话 增成殿内

陌上海棠芝兰心 q1219591968 1842 2017-04-27 22:23:53

  “启禀夫人,陛下封水大小姐为美人。”来人竭力表现出极为恭敬的意图,尽管心中不免忐忑不安。

“哦?这还真是莫大的荣宠啊。”她进宫时才只是充依,最近这些日子才被封为美人。

“陛下,又封水四小姐为夫人。”虽然有所迟疑,但这人拼命似的,语速很快地说出后半句来。

“夫人?陛下还真是有心啊。”她边说着边接过身旁一个侍卫传来的桃块(就是将新鲜的桃子洗净去皮后切成块),纤细而又白皙的手指似有意又似无意般地触碰那侍卫伸来的手。

说起夫人,高祖皇帝在位时就有那么一位,仅次于皇后,不,甚至是压制着皇后。虽说至本朝时已增设了昭仪婕妤等官位,但一进宫就封夫人所代表的含义足以让后宫每个人“提神”,而这效果最大的,无疑是皇后和在宫中默默地熬了数年却始终处于低位的人。

“皇后应该很高兴吧?”她自然知道花水两家交好。刚说完她便红唇轻启,对那桃块浅浅地啄了一囗,又轻轻拿开,好不动人。

“这,这自然如此。”这人无法忽视马美人刚刚的“小动作”。

马美人轻轻地勾起了嘴角,对着手上的桃块又是一咬。“看来皇后是不会带头为难新妹妹了,我的担心倒显得多余,嗯,是不是?”

来人慌忙一拜,语速又快了些:“若陛下得知,必定非常欣慰,对夫人您的宠爱就会更……”

“哼,”马美人微微皱眉,虽然心中及面上均有怒,但她依旧光艳动人,“回回这些话,你们不腻?”

“臣万万不敢欺瞒夫人!”这人依旧弓着身子,就差直接跪下了。

“哦?这么说,若我问你什么,你必定知无不言,对不对?”她又咬了一口那桃块。

“这,臣不敢欺瞒夫人。”这人终于跪下,双手在头前方触地。

“呵,”女人手上的桃块又被啄了一口,“那么,宗正大人身在何方啊?怎么这增成殿中官位最高的我反而见不着他呢?”

幸亏这人此时头朝地,否则他的慌张就能被某人得知了。他怎么能不慌?虽然大人没有明说,但他却听出大人不想见这位马美人的意思来。不过他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位马美人在后宫的名声并不好,甚至极烂(所以前面那章中皇后与小荼都没有考虑到她),尤其是她做的某些事实在算不上秘密,只是陛下不知道。可再怎么着也该有人来马美人这边通传一声,毕竟他们是为陛下办事的,所以他自告奋勇地来了。“臣,臣实在不知,大人许是另有要事。”

“哦?难道过来通知我不算要事?”说罢,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难不成是在刘容华那儿?”

“这,臣不知。”

“呵,好一个臣不知。”她咬了某桃块最后一口,又向身旁的侍卫招了招手。而那侍卫很熟练地拿了新的桃块递过去。“我倒是好奇有什么是你知道的呢。”

“臣,臣惶恐。”有些事他还是知道的,比如惹怒这位马美人的后果很可怕。

“算了,我倒是听说那个叫水蕙的是什么第一美人,你觉得我应该排第几呢?”

“臣以为,水美人不及夫人您。”这倒是实话,两位美人都可说是倾国倾城,可他觉着那位水美人似乎少了点什么。

“呵呵,听起来似乎你喜欢我?”原本侧躺着的她坐起身来。

“这,臣,臣不敢。”

“哦?是不敢而不是不喜欢,对不对?”

“臣,臣惶恐。”他几乎要直接倒地了。马美人再美,毕竟也是陛下的人啊,虽然不少人没顾忌,可他是为陛下办事的啊,如果喜欢她不就是背叛陛下了?可是,马美人那可人的身影在他心里无法离去,他想要接近她,陪着她,甚至是……最后,他只能用更加恭敬的态度掩饰这些。

“哦?若是我给你一个机会呢?”她起身走到他面前,单手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直视自己。

他不由得颤抖起来,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心底小小的兴奋。“臣万万不敢!”

她微怒,一下子松开他的下巴。“不敢?你现在不就是在骗我?你倒说说,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这人又是一扑地,只不过,这一次他什么也不敢再说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她的怒气似乎更盛了。

他似乎是在颤抖,过了一会儿才颤颤道:“臣,臣……愿领受……任何惩罚。”

“呵呵,”女人想起了某种可能,明明有些不乐意,却重新勾起了嘴角,一笑之时,好不迷人。“罢了,我可不会为难你,可愿意陪我出去一趟?”

那人又拜了一次。“唯。”他原先害怕的就是自己被留在这增成殿,此时再听到这话怎能不乐意?

她看了看他那清瘦秀气的脸,轻笑道:“只是我一走远了就会疲劳,这可怎么办才好?”

难道他逃不出这增成殿了?可是他自认长得并不如马美人身边的那个侍卫,也就是说,他在某方面惹到她了,可是,他怎么知道到底自己哪里做错了?他能够尽力做到的事是,不违背马美人。“夫人不如就在这增成殿里走走。”

“好,你起来,”她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又转过头来,“呵,你们都跟过来吧。”

那侍卫立马紧跟上,他就跟在这侍卫后面。三人中只有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跟过来之后,她脸上浅浅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