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路可退

09 进步

无路可退 长草的颜文字君 2575 2017-04-25 00:24:09

  “回来了?”庆因出现在林宅,我竟然一点也不惊讶。我倒觉得,她比我更像林家大小姐。

林商略微点头,“你那边处理好了?”

说完便让我在餐桌旁坐下,走到了庆因身边。

我抬眼一瞥,看见了庆因略微得意的微笑,“你以为我是谁,这么不中用的么?”

她的话刺得我收回目光,我没有餐桌旁坐下,而是往楼上走去。

“林徵。”

林商在身后发声,我不得不停。

“你要吃饭。”

“……我会吃。”

从今天开始,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我没有再失眠,黑眼圈终于不再明显,然而脸色依旧苍白。

我主动走出房间,下午的时候会去晒一晒太阳。

有一天林商回来的比以往更早,正好与在草坪上站着的我四目相对。

一时间双方竟不知道跟彼此说什么。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经历了这么多天的事情,我到底应该开口跟林商说什么。

难道说,我原谅你夺走我的父亲,我原谅你放弃我。

愈想便愈加沉郁,我低下了头。

也许我们之所以能够还两厢无事的面对面站在一起,只有遗书那唯一一个原因。

“你脖子怎么了?”

林商忽然开口,说完便走了过来。

我还楞在他的话语中,脖颈上便传来冰凉的触感。

早已初夏,林商还是这么冰凉。

林商却并不如提问那般平静冰凉,我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怒意。

林商拉住我的手腕,把我整个人拖到房间里。

我看到镜子里林商盛怒的脸,看着却偏偏又显得淡漠。

他着我的下巴,我以为他要让我看向他,却被他被迫正视镜中的自己。

“你的脖子怎么了?”

赫然分明的道道青紫色痕迹。

我差点忘了,林商不知道我最新的入眠方式。这是我在禁闭室里琢磨出来的,比想着他更加容易入睡。

只不过容易惊醒,所以一夜中需要多次反复而已。

林商轻触那些痕迹,我竟有些觉得疼,缩了一下。

我看到他皱起眉毛,好看的宛若每天都被修好了一样。

可是我不喜欢有人碰林商,想到这里我低下了头。

什么时候高傲如林家林徵,卑微到生气只能低头。

林商带我去了医院,大张旗鼓的照了X光。

“没有骨折,不过,”白大褂有些欲言又止,他看了看林商,又看看我,“若是多次吵架,不需动武也是可行的。”

林商一听脸色一凌,“什么意思?”

白大褂彻底颤颤巍巍,“我的意思的……林先生,虽然用力不致死,但是总这么下去容易对脖颈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他竟然建议林商下次可以对我使用戒尺之类的东西,打打手心或者后臀。

林商听了以后整个脸都黑了。

我在一边第一次看到林商这样的表情,看上去很吓人,但在知道真相的我看来,却是吃瘪一般。

莫名的就笑了。

笑声很轻,轻到四周一片寂静。

林商看向我,我立马噤声。

回到林宅,林商在楼下抽烟,并且让我回到楼上。

“去洗澡。”

我看了看钟,下午六点。

乖乖的走上楼,水已经放好。

温温热热的,却总让我想到那天的林商。

我能感受到他情绪中的反复无常,他的矛盾,但我不知道原因。

可我知道我矛盾的原因,非常简单,最爱的人夺走了我最爱的人。

抬起手,弄起水花。

伴随着水花的声音,我听到了浴室门外的开门声。

然后是林商的脚步声。

他敲了敲门,每一下都像是在我心里擂鼓一般,震得我心绪不稳。

“林徵,出来。”

半天没得到回应,林商便把门打开,静静地透过水汽看着我浑身赤裸的我。

他淡漠的走了进来,拿下偌大的浴巾,将我整个人从水中抱了起来。

我能感觉到我整个脸都烧了起来,莫名的动弹不得。

然而林商只是将我擦拭干净,然后打开了空调。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透明的纸袋。

我完全愣在原地,直到纸袋里的东西们扑动了一下翅膀,我才一瞬间从头到脚一阵彻骨冰凉,仿佛后背有无数只手一般将我往后拉去。

我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便摔倒在地,顾不上疼痛的我直接重新站起来跳进浴缸,将浴帘拉了起来。

“林徵。”我听见林商的脚步,听见他淡淡的声音,“你脖子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回话。

“你若是不说,每隔30秒,我就放一只。”

指甲嵌入手心,我将浴帘紧紧拉好,浑身颤抖。

“林徵,已经过去一分半了。”

林商说道做到,我看到浴帘上瞬间多了三个黑影。

静静地爬着,扑动着翅膀,仿佛稍有惊动它们就会蒙头乱窜。

“林徵。”

我屏息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目光无法离开那些黑影,终于,一只越过浴帘,露出一角。

“林商我错了——我求求你——林商——”

我真的怕。

真的看到都会像是血液凝结了一般。

“你脖子怎么回事?”

我闭上眼,咬住牙关。

“林商——”

这是虐待,这会要了我的命。

“林商林商林商林商林商林商林商——”

“林徵。”林商淡淡的打断我,“又过去了一分钟。”

“林商林商林商林商——我错了,是我的错,”我贴紧了墙壁努力让自己跟这个世界合为一体,希望自己是隐形的,“我只是想睡着,我不想让你在看到我不乖我不想让你再看到我失眠真的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

林商碰到我的时候,我尖叫了一声,

“都没了。”

我闭着眼睛,泪水终于从眼角滑下,“我不信,你走开,你去洗手,你去消毒。”

林商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水的声音,林商又走过来,“洗干净了。”

“你的衣服也脏你走开。”

林商又去换了套衣服。

一来二去,我渐渐平复的心情。看着林商居然真的去换了衣服,总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那个时候,林商第一次知道我怕虫。

尤其怕带翅膀的虫,怕蝴蝶,怕飞蛾。

他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徵躲在角落里默默流泪的时候,静静地帮我弄走了意外进屋的蝴蝶。

我却一周没有让他靠近我,因为他碰了那种东西。

父亲帮我把那间房子重新粉刷一边,因为我觉得脏。

林商第一次跟我说,“徵儿,你有些浮夸。”

我用手指头戳戳他,仿佛确认他干净一般,才开口,“浮夸就浮夸,总比吓死好。”

此时就像回到从前一样,林商在我面前伸手,“林徵,我要碰你了。”

我看着他,居然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很正式。

“好。”我回答他。

林商把我抱了起来,一路上我能听到他的心跳,这样的声音让我觉得林商是真实存在的。

不由得往他怀里缩了一缩。林商感觉到我的动作,身体有一丝的僵硬,继而恢复了正常。

林商把我放进被窝,我躺好,看着林商的背影,以为他要走。

林商却在我面前,将衣服一件一件脱下。

“你干什么?”我有些不明,下意识的坐起来往后缩,直到抵到床边,林商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快要跌下床的我。

一把入怀。

“你的方案,”林商淡淡的看着我,眼睛亮亮的,跟从前一样容易让我陷进去,“你忘了么?”

方案……?

忽然想了起来。

那时是他不要,居然现在变成了我不想要。

我有些慌乱,口齿不清,“不,那个,婚前不好!”

终于找到个理由。

林商扯起嘴角,竟放开我,在一旁躺了下来。

我被他的举动弄得无所适从,所以这就结束了吗?

“林徵。”

他忽然开口。

我吓得一颤,下意识的回了句,“恩?”

林商弯起嘴角。

“你说的方案,我答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