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路可退

05 残忍

无路可退 长草的颜文字君 2048 2017-04-23 02:33:21

  林商陪我吃了早点后,又走了。

与其是陪我吃,不如说是我们面面相觑。

他已经不愿同我说话。

李叔在林商走后想同我说话,却被我避开。

李叔知我心情,便也没有继续尾随我。

我单独上了车,奔向了柳育那里。

这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还有哪里我可以去。

门童换了一个,没有人记得我,没有人为我开了门。

我蹙眉,“我要找柳育。”

门童依旧不让我进。

着急的我想要推门,却被人扯着领子往后一拉。

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他父亲曾经常来家里做客,他便在一旁对我微笑。

“成先生。”门童恭恭敬敬开门,成子浩得意的弯起嘴角,“怎么,不放我们大名鼎鼎的林小姐进去?哦……我忘了,伯父从不让你露面的。”

我想要挣开他的手,他却一个用劲儿把我直接揽入怀里。

“啧,一身的不谙世事的味道。”

成子浩说话我不爱听,从前每每看到他我就要往林商房间里跑。后来林商也要跟他们一起谈论公事了,我就无路可逃。

成子浩力气很大,将我带进了房间里。

他身后跟着一些男人,都是不熟悉的面孔,但是可以看出来对我的来历都很好奇。

进了包间以后,一些莺莺燕燕便走了进来,在他们之间坐下。成子浩却只是用力的拦着我,是不是凑过来看看我。

我觉得恶心,想要挣开奈何我为开棺已经四肢无力。

忽然我看见门口的柳育,他进来的时候看见我也一怔。

我的眼神里肯定都是救救我,柳育,不然他不会往我这里走。

“成先生,”柳育讨好的在成子浩身边坐了下来,“换口味了?”

成子浩打开柳育的手,捏住他的下巴,“别装,我知道你们俩有一腿。要不是林商罩着,我真的想知道什么样的**能让林大小姐对我置若罔闻。”

柳育顿时面色煞白,我忽然气急,却对上柳育的眼睛。

里面有仇有恨,又不甘,有绝望。

我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成子浩放开柳育,又将我的下巴抬起来。

“林徵,没了爸爸是不是很孤单?恩?”

我打开他的手。

成子浩直接打了我一巴掌。

全场寂静。

“林徵,你猜猜你爸中了多少枪?”成子浩把我按在沙发上,欺身上来。

周围的人都识趣的开门出去,余光中我看到被强行推出门外的柳育。

“我以为你追我不成,已经用不了女人了。”我扯起嘴角,成子浩听了以后又给了我一巴掌。

“你以为你值几个钱,你别以为我们没人动你是怕你,现在道上多少人盯着你这块肥肉离开林家的大嘴,如果不是不知道林商是想你死还是想你活,你这块螃蟹总会有人第一个吃。”

口中血腥味泛滥,耳鸣开始严重起来。

成子浩凑近了,用他冰凉干燥的嘴唇在我的侧脸摩擦着,让我阵阵反胃。

“不过我觉得,就算不杀你,玩一玩应该还是可以的。”

成子浩说着就将手伸进我的衣服,我被激的一个鲤鱼打挺,奋力挣扎。

“靠,装什么装,早被压过多少次了吧——”

门忽然打开了,我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的看向门口,却在看到那张妆容精致的脸的时候,瞬间又将升起的希望砸了下去。

成子浩也停住了,看到庆因的时候骂了句,“你来干什么?”

庆因把门关上,点了根烟在远处坐下,“你继续,别管我。”

我顿时心凉了一半。

成子浩骂了句就撕开我的衣服,我挣扎中被他甩了今日的第三个巴掌。

这一巴掌甩的好,甩的我都出现了幻听。

“你再打一次试试。”

林商的声音在此时如此悦耳,不知是不是错觉,我甚至觉得他有一丝紧张。

“……林哥!”

成子浩立马从我身上起来,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

林商此时盛气凌人,气压瞬间低到令人窒息。

他将西装外套脱下,披在我身上,然后转头看向庆因。

庆因一副很淡定的表情,“不是我她早就被上了。”

这话说的古怪,我又暂时听不出哪里怪,仿佛就好像是她救了我一样。

“林哥。”成子浩看上去很紧张,他似乎从林商的举动看出了,上我是个错误的决定。

也是,林商都觉得肮脏的我,不配被他触碰的我,怎么能让别人碰,岂不是更脏。

脸上忽然一凉,林商摸着我的脸,问我,“打了几次?”

我看看林商,又看看成子浩,“记不得了。”

林商没有在意我的回答,在我身边坐下,“阿文,拿夹子过来。”

成子浩一听脸都白了,庆因也有些没那么泰然处之了。

“成子浩没做什么,不必这样。”庆因的过度担忧让我有些不解,不过是个夹子,能把人夹死?

林商显然跟我是一个想法,他没有理会庆因的话,庆因自知撞上枪口便不再多言。

“林哥——”成子浩看到有人再从门外拿东西进来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跪下求饶,“我不过跟林徵开个玩笑,小时候我们不也这样。”

林商没有说话,静静的盯着成子浩,不一会儿成子浩便将左手伸了出来。

我很好奇,难道要戒尺?

然而下一秒的红色蔓延,铁锈气味,痛呼惨叫,让我顿时浑身冰凉。

林商让人夹去了成子浩一个指头,不多不少,那个部位伤的跟柳育的手一模一样。

林商转头问我,“打了几次?”

我犹豫中,林商又让人夹去了一个。

“你不说,我就当是一百次。”

此时不光成子浩看着我,连庆因都怒瞪着我。

我按住林商的手,半天才说出口,“三次。”

林商终于褪下过多的戾气,伸手将我抱起,走出门去。

“拿他六指。”

我心里一颤。

林商把我放进后座,为我关上门,然后从另一边坐进来。

半晌,林商附上一直颤抖的我的手。

他以为我被成子浩吓到,而我却怕着另一个人。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我想到柳育美丽的手,低着头。

林商的手一僵,继而离开了我的手。

“你父亲教育的好。”

顿时彻骨冰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