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路可退

11 荒诞

无路可退 长草的颜文字君 3382 2017-04-25 14:08:18

  11荒诞

林商今天有出门,我洗完脸出来他还站在窗边。

他的侧脸被淡淡的阳光勾勒出来,透着一丝宁静的气息,隐约可闻一声叹息。

“合同,要给我吗?”我想了很久,才开口问。

林商转过头看向我,沉吟片刻,“何泳贤的合同么?”

再次听到何律的名字,我有些恍惚,愣了半晌才低下头,“恩。”

林商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走过来拍拍我的头,对上我略微惊讶的双眼,然后给了我一个早安吻。

“徵儿,早。”

林商淡淡的笑起来,这种相似的感觉看得我心疼。

16岁的时候我拒绝父亲的晚安,他便无奈地对我说,徵儿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晚安吻了。

我想了想回答,“父亲你有胡子,林商没有,所以我要林商的吻不要你的。”

父亲大笑起来。

我趁机看了看林商,他漠然的看着父亲,却没有看我。

“徵儿,你喜性无常,不过我知道,我们徵儿将来一定不会只要林商的晚安吻。”

父亲当着我的面损坏我对林商的心意,我大叫不平。

“父亲你瞎说,你怎么知道。”

父亲也不看我,饶有深意的喝一口茶,“你将来就会知道了。”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父亲说的要我知道的,到底是什么。

回想的时候林商已经转身要走,我一把拉住他。

想了很久,我才开口问他。

“林商,是不是你杀了父亲?”

当年被丧父打击的体无完肤,听到何律叫我逃竟都没有细问,就呆呆坐着等到林商出现。

这三年我每次在睡不着的时候,总会给自己一个侥幸,如果不是林商呢?

如果他只是有些羞于面对我,也许只是因为他没有保护好父亲呢?

林商看着我,我从他的双眸中看到倒映的自己。

满眼紧张,略带害怕,还有希望。

林商还是这么的安静,我发现他比重逢后要显得更加沉稳。此时那种矛盾不见了,那种反复无常的脾气好像消失了一般。

“是。”

简简单单一个字,像是扼住了我的喉咙。

我深吸一口气,声音听上去颤抖的不像是我的,“有没有可能你只是不小心,其实并不是你呢?”

我仍旧把支离破碎的希望捏在手里,即便我知道这种气泡稍微用力就会灰飞烟灭。

林商垂下眼,默默的看着我。

“徵儿,我亲手用刀刺穿他的心脏,我眼睁睁看着他断气。”

林商说的平淡,讲得自然。

是林商。

我有些无力,坐在了床上。

其实也不必过于失望,因为这就是事实。我何必为了一个我知道了三年的事实而感到绝望,就如同开棺见不到父亲的尸骨一般,何必自欺欺人。

过了很久,我扬起脸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飞机越过云层,我和林商坐在经济舱最后一排。

还有一个男人坐在我和林商中间,这男人居然还跟我搭讪。

“同学,你也是要去伦敦的XX大学吗?”小白脸一副很绅士的样子,“看着你很面熟。”

我一个白眼直接翻给他,可能不够明显,他继续跟我攀谈,满口废话。

好在他还没来得及问我身家背景,就被空姐打断了,“先生,您的舱位已经升至头等舱,现在帮您拿行李可以么?”

小白脸有些意外,“可……”说到一半,又看看我,抱歉的说,“我想我还是就坐着里好了。”

林商翻杂志的手停住了,空姐不由得有一丝紧张,继而又笑着开口,“先生您的座位已经被买下,如果您坚持可能就要下飞机了。”

小白脸从绅士变成了神经质,“你们怎么这样,我也是买了票的。”

“是这样的,那位先生买下了您这个座位。”

小白脸一时哑口无言,最后拿着行李愤愤离开,前往了头等舱。

起飞的时候这一排只剩下我和林商。

“为什么要坐这个位置?”飞机轰鸣的声音震得我耳朵不适,我想林商应该还没到因为生气而要用经济舱折磨我的地步。

林商把杂志放进前排的口袋里,开口跟我说,“当时你去伦敦的时候,我就坐在这个位置。”

我一怔,那时候因为父亲不肯宽限我的出国期限,我便赌气的自己买了经济舱的票,父亲既好笑又无奈。

“那时候我跟你父亲说我要出门办事,然后就飙车来到机场,让机长延迟了半个钟头,终于赶上了飞机。”

林商一脸平静的说着让我无比吃惊的话,我愣了半天才问,“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怕你把我绑在伦敦。”林商回答。

我听了以后脸上一红,“我哪有那么野蛮。”

“当时柳育同你赌气,你不也把他同你关在房间关了一宿。”

说起这事还勾起了我不满的回忆,嘟着嘴,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埋怨着,“那你也不用第二天带我去体检,还查那个地方!”

感觉好像是我被人怎么样了一样。

林商用淡漠的语气继续开口,“你父亲说,要我带你去查,你才会乖乖的查。”

我刚想继续埋怨,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父亲知道柳育的事……?”

柳育的事我连林商都没有说过,那时我还以只是被林商抓包了。

“他什么都知道的,徵儿,”林商伸手摸摸我的头,“不然你以为柳育的指头是怎么掉的,难道是我给弄掉的?”

林商这么平静的,用着温柔的语气说着残忍的话语。

我打开他的手,把头转向窗口。

透过云层,阳光刺眼的让人想流泪。

“别哭,徵儿,你父亲这么护你,让无数人流血都不愿让你流泪。”

我咬住自己的唇,没有说,林商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你留了多少鲜血。

沉默延续我们抵达目的地。

“还记得这里么?”林商问我。

我看着高大的校门,宽阔的草坪。

“你要我来上课?”不经大脑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林商失笑,“难道还有结婚这一门课?”

林商带我来到了学校背后的教堂,找了间屋子让我换衣服。

甄珍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已经将东西备好。

甄珍递给林商一个偌大的盒子,他从里面拿出了一件非常耀眼的白色婚裙。

“你先出去吧。”

甄珍得了命令便关门出去。

林商开始为我换衣服。

“我自己来就好了。”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我缩了一缩。

林商却拉住我,没让我躲开。

“我设计的,你不知道怎么穿。”

我有些意外,“你不是学经济的么?”

当时我还跟父亲争论,“学那种假惺惺的东西干嘛,没点用处。”

父亲拍拍林商的肩膀,“徵儿你信我,将来必有用处。”

林商一边解开我的衣服,一边将丝滑的婚裙一层层给我穿上。

“你说学画画的人,温柔,挥手就给世界留下痕迹,即便不伟大,也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林商逐字逐句的背出来,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穿好了,林商满意点点头,然后拉着我,“我先出去,一会儿甄珍会带你出来。”

我迟疑了一会儿,“你不穿的么?”

林商笑笑,却没有回答我。

过了一会儿甄珍打开门,“林小姐,我们出去吧。”

白色的地毯,白色的玫瑰。

阳光从彩绘琉璃上打下来,林商静静的站在十字架下面,没有伴郎,没有嘉宾,没有神父。

这一路走的无比艰辛,因为林商的目光像是带着无比沉重的感情,压得我不敢向前。

终于走到林商面前,他伸手轻轻地掀起我的面庞前的头纱,我看见他淡淡的微笑,在阳光下仿佛一切回到从前。

林商一直凝视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不适,“你不说话么?”

林商没有回答我,在我不自在的想要动一动的时候,林商开口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去监狱么?”

浑身一僵,我只愣了一秒就说,“我不想听。”

你告诉的我的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听了。

林商放下头纱,眼中的温柔消失殆尽。

他漠然,仿佛此刻间没有了情绪。

“送你回伦敦回来后,你父亲告诉我,即便我只是随你任性陪你玩耍,也不能表现出对你的情愫。”林商伸出手,之间在面前的桌子边缘游走,“徵儿你很迟钝,成韦德的野心,柳育的爱,我的隐忍,你父亲的残忍,你从来都看不出来。”

“你说什么……”我上前走了一步,拉住林商,“你以前喜欢我的吗?”

林商转头,居高临下的看我,“这么多句,你只听到这一句?”

我一瞬间哑然,低下头,“那你现在不爱了?”

林商没有选择回答我的问题,显然他对我太过失望。

“我送你去监狱,是让你走一遍,我走过的路。”

我皱起眉头,觉得内心十分抵触,想要往后退却被林商硬生生捏住了手腕。

“他让我接手大小事务,设计让我入狱,那三天,你可知我是怎么熬过去的?”

我越听越想要逃走,奈何怎么甩都甩不开。

“出狱后他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让我继续着原来的大小事务,他告诉我,经历了许许多多事以后他只明白,保护没有用的,只能亲手除去那些可能会造成伤害的。”

我咬着下唇,抬头看他,“父亲爱我,你们何必口口声声都要说他残忍,都要怪罪于他。”

林商听后猛地一放手,我跌落在地。

我看到他似乎想要走过来扶我,却最终只停留在原地。

“那我只能怪罪于你了。”

我脑海中仿佛星火燎原一般,混混沌沌不知现在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况。

“甄珍,把合同拿过来。”林商揉了揉太阳穴,有些不耐。

甄珍立刻从远处走过来,走到我身边,递过来一份合同。

“林小姐,签字吧。”

我茫然的看着她,再看看林商。

“这就结束了?”我自言自语,意料之中也没有人愿意回答我。

我默默地签上了字,抬起头,对上林商的眼睛。

他看上去比我还要悲伤,为什么?

难道不是我逝去爱的人吗?

难道不是我一无所有吗?

林商弯腰,蹲在我面前,拿过合同。

“林徵,我们永不相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