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路可退

12 偿还

无路可退 长草的颜文字君 2557 2017-04-26 00:30:32

  突如其来的自由,甄珍十分贴心的问我,“林小姐现在要回新加坡么?”

林商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手机。

我还没想好,耳边便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

“哥——”

再就是一阵香气,这种香气同庆因那种世故圆滑的女人香不一样,是一种清淡的味道。

果然下一秒一个白色的身影闯入了我的眼帘,并且很刺眼的冲进了林商的怀里。

林商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重逢后我第一次见到林商笑的这么自然。

“你果然来接我了!”女孩子伸出手,捏住林商的脸,“哥果然守信用。”

林商轻轻地打了一下她的手背,“没大没小。”

我心里一凉,莫名的有些不太舒服。

甄珍为女孩地来一杯水,顺便开口问好,“叶小姐。”

“甄珍姐好!”女孩子笑的异常狡黠,她顺着甄珍的方向看到了坐在一旁的我,迈着步伐就走了过来。

突如其来的向我伸出了手,“叶程程。”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伸出手,她却猛地放下了。

“晚了。”

我的手僵在半空。

叶程程转身跑回林商身边,“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我咬住嘴唇,缓慢的放下手。

林商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声音听上去却像是隔了一个山谷一般。

“走吧。”

手一抖,水杯掉落在地上。

甄珍为我递来一张纸,我忽然觉得这柔软的纸巾似乎都要划破我的手心。

“我还想去玩玩呢,别这么快回去啊——”叶程程向林商撒娇。

我猛地站起来,“我回去了。”

林商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并没有给我回答。

而是甄珍走了过来,“我去帮您拿登机牌。”

叶程程拉住甄珍,瞥了我一眼,“甄珍姐别啊,轻飘飘的东西她自己拿不动啊?”

甄珍停下了,带着询问的眼光看向了林商。

林商点点头,挥手让她出去。

甄珍颔首,转身出了门。叶程程鼓着腮帮子,瞪着我。

“我们也走吧。”林商站起身来,对着叶程程疑惑的目光,他说,“你不是要先去玩么?”

叶程程听了以后脸上的不满顿时就一扫而光,欢呼起来,拉着林商的手,“快走快走。”

甄珍回来的时候看到我还在原地站着,也不说什么,跟着我一起站着。

我垂下眼,“你不要跟着我了。”

甄珍却没有走,而是将机票放进我手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度的劳累,下了飞机我就睡倒在了车上。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茫然的坐起来,忽然想起来自己应该收拾行李离开了。

不知道走之前要不要去谢一谢林商的不杀之恩。

打开门,居然遇到了李叔。

李叔先是恭敬的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疑惑看着我的行李箱,“小姐,您要去哪?”

我将行李箱吃力的拖下楼梯,李叔见势便过来帮忙。

我握紧了箱子,摇头,“不用,我自己来。”

李叔便没再坚持。

然而下了楼以后,一大堆西装革履的人在客厅齐齐的站着。

看到我以后一齐鞠躬,整齐划一。

“干什么?”我警惕的看着他们,“合同我签好了,我要走了。”

李叔上前解释,“今天要处理老爷的遗书。”

我愣住,“不是已经处理好了么?”

“还有林商先生同您的离婚协议。”

我低下头,原来那一份份合同包含了离婚协议。也是,不然一来二去,会非常麻烦。

我在那些人面前坐下来,准备听他们废话。

习惯性的,我环顾了下四周,“甄珍呢?”

李叔说,“已经走了。”

我点点头,“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您要去哪?”

我蹙眉,“我做了我该做的,难道不可以走么?”

“林小姐,今天请您能确认一下这些文件。”西装革履的人似乎找到了时机,弯下腰来,在我面前铺开了整整一排文件。

“林先生名下的五处地产,十六处房产,四家企业已经全部进入您的名下。”

“哪个林先生……?”

对方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林商林先生。”

“另外还有根据林伟盛先生生前立下的遗嘱,您与林商先生的婚姻符合了继承条件,林家在各大银行的存款以及股份均已进入您二位名下,同时经过您和林商先生的离婚协议,这些财产将全部进入您的名下。”

我坐在沙发上,仿佛整个人都要陷进去一般,半晌李叔才提醒我,“小姐,您要先看那一份文件?”

“……林商呢?”我忽然想起这件重要的事情,站起身来,“林商呢?!”

西装革履的人一脸冷漠,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

我跑上楼去,闯进林商的房间。

空空荡荡,居然连床都没有。

“小姐,林先生从不在林宅过夜的。”李叔站在门口,半晌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怔怔的站在原地,无所适从。

身体里像是有什么被掏空了一样,四肢轻飘飘的。

“小姐,您要去哪?”李叔拉住我,满眼不忍,“小姐!”

我甩开他,低下头,“不要你管。”

李叔居然拽紧了我,死不放手,再一回头,竟对上李叔满眼通红。

“林徵啊林徵!你到底还要逃避到何时啊!”

我看着他,顿觉无力,“李叔你什么意思?”

李叔却固执的不放,直到我恼了,怒了,李叔才放开我,却在我面前跪了下来。

“李叔你干什么——”我要弯腰去扶他,却被李叔的话冻在原地。

“小姐,你知不知道老爷虽然是死在少爷的刀下,却不是少爷的错啊——”

手悬在半空中,我站直身体,哑然,却又猛觉这一惊喜般的事情,“那我去找他——”

“小姐!”李叔拉住我,眼中的情愫跟林商惊人的相似,“小姐你何时才能明白,何时才能长大!这个世界本就不是只有您一个人!”

我有些不安的拉回自己的手,却怎么也挣不脱,“林商没有杀我父亲不是很好么?你们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你冥顽不灵!娇蛮任性!”李叔像是终于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这种情绪便是再也挡也挡不住了,“成韦德当时设计让老爷生命垂危,是少爷先一步了结了老爷的生命!是少爷为你挡下了本该是你这个林家嫡子应该承受的压力!那一年的忍辱负重,你身在异乡竟只因同老爷的争执而不闻不问,你不配让老爷护你至深!”

我猛地抽回了手,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痛。

李叔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我心中地平线上抛下的原子弹,轰鸣天际,炸的我体无完肤。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摇着头,往后退,像是逃避洪水猛兽一样逃避李叔说的话。

“因为他的确杀了你父亲,夺走了你的一切。”凉凉的女声从身后响起,庆因按住我的肩膀,凑近我的耳边,“林徵,人的生死不是你该纠结的,你该纠结的是为什么那么多你爱的人最终都不爱你了,为什么本该属于你承担的责任却要别人替你担下。”

“为什么……”我顺着庆因的话问下去,毫无防备。

庆因吃吃的笑了,“因为你不配被爱。”

一击即中。

庆因接住摇摇欲坠的我,如今的林徵居然柔弱到要靠敌人接住。

“林商让你走遍了他所走过的路,当初林伟盛教他的心狠手辣,给他的无情虐待,甚至还给过他希望和绝望,这些东西,你是否真的了解了,还是说,你就明白了一件事——杀父之仇不用报复在深爱的林商身上了——曾经深爱你的林商不爱你了。”庆因用指尖划在我的脸颊上,每一个字都透着透骨的冰凉,“林徵,你的世界真就这么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