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五章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19 2017-04-17 11:48:35

  清早,蜷缩在被窝里,本应春暖花开的日子,不料却一股冷气袭来,今天就是离开燕国的日子,想到这儿,晴岚没由来的升起一股怨气。翻身打个滚继续睡。

婢女雪鸢急匆匆的进来,诧异着看着此刻还在床上的她。

“公主,该起床了,昨夜外面下雪了。”

“什么,下雪了?”晴岚腾的坐了起来。

“嗯,今早已经停了,现在天朗气清,阳光明媚。”

晴岚不喜欢下雪。

她出生在温润的四月,鸟语花香,落英缤纷。可她出生的那一天也是大雪纷飞,落雪覆盖了整个皇城。

国师断言:此女教导有方,国之大幸;若入歧途,天下纷争,国家不宁。

皇上便将她寄养在洛城叶家,对外宣称:三公主身体不适,再外休养生息。

记忆像翻滚的河水不断上涌,压的晴岚踹不过气来。

静默了片刻“雪鸢,更衣吧”冰冷的声音她自己听着都害怕。

雪鸢呆滞了片刻,赶忙上前替她更衣。

“雪鸢,简单装扮便可,今天离月宫的人应该来了吧。”

“不可能这么快吧。”雪鸢边挽发髻边说。

不消片刻,离月宫果然来了。皇后便派人接晴岚去慈宁宫梳洗打扮。

穿过一道道宫门,走在铺着鹅暖石的小路上,路旁的柳絮飞扬,晴岚有种错觉,那是昨夜未飘完得雪花。昨夜大雪如絮,今早阳光温润,昨夜的大雪那么的不真实,她一直以为行走在梦中,只是残败的花骨朵昭示着这并不是梦。晴岚拉了拉衣襟,迈着缓缓的步子向前走。

婢女们默默的跟在后面,这画面静的诡异。

行至慈宁宫,没来得及等宫女传报,晴岚便急匆匆的闯入宫门。

“儿臣见过母后”晴岚跪地行礼。

皇后面容憔悴,双眼通红,看到她这么失礼并未责怪,只是伸手拉起晴岚。轻轻的拉她入怀,像小时候拍她睡觉那样。这一刻,晴岚所有的隐忍委屈都如山洪暴发一般,泪水决堤而下。

皇后不断的给她抹泪水,却怎么也抹不断。

“岚岚,这是你最后一次哭,记着以后要坚强。”皇后转过身,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晴岚含泪点了点头。“母后放心,儿臣记住了。”拭去泪水,眼里一片清明。

“岚岚过来,母后给你梳妆打扮。”说着拉起晴岚的手走像内殿。

“岚岚,换掉白衣,穿这件黄色的。我燕国三公主必是华贵无双。”说着把衣服拿过来,亲手替她更衣。皇后动作轻柔,生怕一不小心晴岚就消失了一样。

黄色的衣衫上勾勒着金色的牡丹,腰间系一金色的带子,带子上镶嵌了4颗珍珠。宽广的袖边上绣着金色的蝴蝶,衣衫逶迤,衬的她华贵无比,晴岚张开衣袖,仿佛就要飞天的凤凰。

“华而不俗,媚而不骄,冷而不傲。晴岚,这才是我燕国三公主该有的风华。”

皇后看着晴岚满意的点点头,把她拉到铜镜前坐下,抚了抚她的肩。

散开她的头发,重新梳理。三千青丝如瀑布般垂在身后,凌乱却不失典雅。

“岚岚真是绝美的女子,牡丹与幽兰并存,不突兀,恰好和谐。”轻轻的梳理着晴岚的头发,皇后的眼里是掩饰不住地赞叹。

皇后从梳妆盒里拿出一根襄着小雨滴大小的夜明珠簪子插入晴岚发间。此刻,外殿传来皇上的脚步声,晴岚和皇后急忙行礼。

皇上伸手扶皇后起身,晴岚也跟着站起来。

“岚岚,父皇给你梳妆。”说着从袖子里拿出那个玉兰花簪子笑着说“只有美玉,衬的起我家岚岚的气质,看多漂亮。”皇上笑呵呵的欣赏着他的杰作,满意的不住点头。然后又从袖笼里拿出一把扇形发饰带在晴岚头上。“岚岚这是父皇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父皇送的岚岚都喜欢,只是还有礼物么?”晴岚略带撒娇的说道,其实皇上不说她也明白这些都是暗器。此刻,她内心无比的仿徨,不害怕是假的,她只能用撒娇来掩饰内心的慌乱。

“有,有,有”皇上哈哈大笑。

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件披帛给晴岚,薄似轻纱,但是韧性极好。

看着皇上的礼物,晴岚眼角酸涩。知其进宫不许带任何东西,皇上便煞费苦心把暗器都藏在她的衣物首饰里。此刻,晴岚真的很想扑在他们的怀里大哭,她哪儿也不要去,但她却只能强压下心里的翻江倒海,微笑着面对亲人。

“岚岚,我们祖上有两位公主入住离月宫,一位活了一年,一位生死未卜。你只有靠自己,不可不争,也不可争,以不争为争,父皇母后希望你好好活着,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皇上语重心长的说。此刻,他眼睛微红,拍了拍晴岚的肩。

“儿臣自当保护好自己,来日在和父皇母后兄弟姐妹重聚”。晴岚跪在地上重重的像皇上皇后磕了三个头。

“好孩子,走吧,保重。”晴岚转身走出内殿,外殿里太子二殿下四殿下和五公主都在。

“岚岚保重。”太子温柔的说。

晴岚点点头,微笑的像太子屈膝行礼。

“岚岚,哥哥一直都在。”二殿下语气笃定。

当时晴岚以为这只是二哥下安慰她的话语,不料直到二殿下辞世后,她才知道,原来他一直都在。

“三姐姐,我不顽皮了,我会快快长大,保家卫国。”四殿下望着她语气铿锵有力。

晴岚笑了笑,像小时候一样揉了揉他的头发。

“三姐姐,我等你回来做好吃的给我吃。”晴颜天真的说道,顺便还眨了眨她的大眼睛买个萌。大家都被她逗乐了,沉重的气氛瞬间缓和了不少。

离月宫人催促上路,晴岚转身离去,走过冗长的宫门,身后是至亲,她不敢转身,怕看到他们的泪她就没有离开的勇气了。

坐上马车,泪如雨下。车外都是风景,从此再也与她无关。

殊不知这竟是家人最后一次团聚,世事无常,谁也躲不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