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十二章沉烟细细临黄卷,疑是香炉最上头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37 2017-04-20 15:03:32

  恕心阁外阳光暖润,离欢觉得阳光刺的眼睛疼,她缓缓的闭上眼睛,脸上的伤口又叫嚣的疼,她嘴角扬起一个不屑的笑容混合着脸上的鲜血,有点狰狞。想毁我容,这辈子你修行不够,离欢心想。

疾步走向檀香阁,路上行人匆匆擦肩而过,冷漠如旧。回到檀香阁,静言看到离欢脸上的血,急忙找手帕和清水。

“静言,去把我早上放着的小杯子拿过来。”离欢接过手帕吩咐到。

“是。”静言疑惑不解,但还是照做了。

离欢拿起小杯子,用簪子狠狠地像脸上刺过去,要毁就毁个彻底。

静言被离欢疯狂的举动吓到了,急忙的抢她手里的簪子。

“静言,别急先传话出去,檀香阁离欢小主容貌尽毁,容貌美丑不过皮下白骨,无需医治。”离欢眼神冰冷,语气笃定。

“是”静言恭敬的答道。这样的离欢让她有些害怕,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离欢拿起小杯子,让脸上的鲜血流进杯子里,一滴又一滴,鲜红的血落在晨露里,划开一圈圈红晕。静言站在离欢旁边有点不知所措,她只是静静地看着离欢手里的杯子。等到杯子的水变成淡淡的红色,离欢停下手上的动作。

静言疾步上前,帮离欢清理伤口。看着昔日美丽的姑娘脸上爬上两道伤痕,静言很心疼。那个在世间给她买糖葫芦的女子,那个巧笑倩兮的女子终于蜕变了。静言心想,如果可以一直待在人世间多好。

静言清洗完之后,离欢从发簪里取出一点药膏擦在伤痕出。再三叮嘱静言:离欢容貌尽毁,无药可救。

静言点点头,取了一块白色的面纱遮住离欢的脸。

“离清呢,我有事找你俩。”离欢问道。

“檀香厅呢吧,我去找找。”静言说着转身离开了。

空旷的木楼里回响着风铃的声音,离欢盯着窗外有点迷茫,未知的命运让她心里惶惶不安。

“小主,你找我?”离清冰冷的声音想起。

“嗯。”离欢转过头,离清有点难过。

“檀香准备的怎么样了?”

“没头绪”离清沮丧的说。

“没关系,我陪你做。”离欢温柔的说。

“静言带着杯子一起走。”离欢命令到。

三人转身走向檀香厅。

琴月阁,秋千架上粉衣女子娇俏动人,只见她突然停下秋千。

“离琴,如何让离欢死去?”离诺面目狰狞的问。

“目前看来她不可能死,小主,你心太急了。”离琴慢条斯理的说,相处了几日,离琴大概也摸清了离诺的脾气,看似温柔可爱,实则蛇蝎心肠。

“那就斩她羽翼,杀了离清。”离诺下了秋千架,目光狠毒得看着离琴命令到。

“离琴尽力而为。”

“我要的不是尽力,是必须。”

“是。”

“哼,一群废物,我要告诉南宫哥哥,你们欺负我。”

画月阁,花园里一袭白衣的离荷画完最后一笔。盯着画卷上绝美的女子问道“离画,你说三天后的比试你们谁会输?”

“不是檀香阁离清,就是棋月阁离棋。”离画不假思索的回答。

“离清未必会输。不信我们打赌。”离荷活动活动握笔的手笑着说。

“还用赌?小主离清肯定会输。”离画边说边替离荷整理画笔,语气异常笃定。

“离画我要你帮她。”

“小主,你开玩笑吧,怎么个帮法?”离画不解的问。

“落井下石。”

“这个我擅长,没问题。”离画理理刘海,调皮的笑了。

棋月阁,离晴疯狂的摔东西,砸了半个屋子。

啊,突然一声尖叫,离棋要疯了,她家小主竟然把觐见的棋盘给摔了。

转眼间过了三天。

檀香阁檀香厅。离欢用混着鲜血的晨露制香,以檀香为魂,以梨花为伴,以茶叶为引,以晨露为源混合而成。在三人不懈努力下,檀香终于制好了,淡雅却不素净,清香而又不甜腻,燃起的青烟是檀香之魂。

“小主,谢谢你,我们成功了。”离清激动的握住离欢的手。

“祝贺你,离清阁主。”静言开心的跳了起来。

“这个棋子给你,如果公子为难你,它可救你命,不过离棋就得死,看你如何抉择?”离欢递给离清一颗棋子,棋子里有一朵浅浅的鸢尾花。

离清接过棋子,看了看戴着面纱的离欢,心里默默的说,小主,这次换我保护你。

一早离清带着檀香去梨落阁,离欢在小院里倒腾花花草草。

梨落阁。

离琴的琴精致异常,一拨琴弦,声音如山涧之溪水,使人耳目一新,众人无不赞叹,公子轲赐名月溪琴。

离画画上梨花纷飞,白衣女子一舞惊天动地,只见画上女子白衣翩飞,像误入凡尘的仙女,又像展翅欲飞的凤凰,众人惊艳画中女子,一时纷纷猜测画中的姑娘是谁。南宫轲接过画卷,深情的凝望了一眼,众人不知她是谁,他却知道那是他命中的妻。

离棋有些沮丧,她的东西实在有些拿不出手,心里不断的埋怨离晴任性,索性说出事情吧,离棋心里想。

“奴婢的棋盘被小主摔碎了。”离棋上前一步跪地,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在场的各位听到。

众人先是一愣,这是唱的哪出啊。

离棋拿出摔碎的棋盘递了过去,眼里泪水婆娑。

“该不会是你自己摔的吧。”离琴幸灾乐祸的说着。

“住嘴,檀香阁的香呢?”公子轲不悦。

离清把香递给一边的婢女。婢女点燃香,雾气缭绕,淡雅清香,袅袅青烟仿佛是檀香一缕魂魄。

“众人可否满意?”公子轲哈哈大笑着问。

“满意。”难得的异口同声。

“棋月阁阁主贬为侍女,离晴小主移居绣月阁。”公子轲宣布。

离清同情的看了看离棋,我还没动手呢,你家小主先毁了你,有离晴那样的小主,你真够悲哀的。

离画有些错愕,我还没落井下石呢。

离琴到淡定许多,她默默地祈祷但愿绣月阁经得住离晴的折腾。

众人散去,南宫轲打开画卷低声呢喃“离欢,你说我会输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