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十五章未若锦囊收艳骨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57 2017-04-25 14:03:30

  千雪山常年四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暗雪阁位于千雪山山顶,常年大雪纷纷扬扬,外人从来没有办法活着走进暗雪阁,凭借着这样的优势,暗雪阁得以生存上百年。

暗雪阁的书房里,沐晨身着白衣,披着白色的狐裘。他脸若冰霜,剑眉紧锁,双手背在后面望着窗外苍茫大雪冰冷的吐了一个字“死。”

南宫轲,游戏开始了。看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沐晨伸手推开窗外,一股凉气吹来,他紧了紧狐裘闭目淡淡的笑了。睁开眼,目光落在书桌上的紫色鸢尾灯上,眼里不尽的温柔。

秦国皇宫里亭台楼阁,红砖绿瓦比离月宫还要精致几分,匠心独运的设计有着江南水乡暖润,也有着北方楼阁的大气。

含香宫内,秦皇新晋的柔妃何宛柔临窗而坐,浅粉色的衣衫俏丽可爱,一头青丝散在窗前,三分沉静温婉,七分俏丽可人。突然,一个小纸条落到她手里,她将手缩进衣袖里紧紧捏着纸条。

“小荷,我想喝茶。”柔妃支开了婢女。

柔妃快速的打开纸条,只见上面一个“死”字。她的双手颤抖,缓缓的闭上眼,泪水滑落在纸条上,氤氲出一圈墨痕。

阁主宛柔定当不辱使命,棋子也罢,走卒也罢,宛柔心甘情愿,但愿他日大仇得报,一统天下时您还会记得宛柔,柔妃想到这儿,嘴角扬起一个微笑,转身走到烛台前烧了纸条。

棋子也有棋子的命运,她要做好这颗棋子。

“皇上驾到”外面太监细的声音响起。

柔妃慌忙的摸摸眼角,换上甜甜的微笑。

“臣妾叩见皇上。”

“又没外人,爱妃不必多礼。”秦国皇帝秦月朗语气略微责怪,但是丝毫掩饰不住他满心的欢喜,伸手扶柔妃起来。

“人无礼无以立,陛下乃万民之天,臣妾自然要为天下人做表率。”柔妃轻启朱唇语气轻柔的说道。

“爱妃深明大义,天下万民之幸,朕之幸啊。”秦月朗哈哈大笑,拉起宛柔的手欣慰的说。

“陛下,您说的臣妾都不好意思了。”柔妃扭捏着撒娇的往秦月朗身边蹭了蹭。

“你个鬼精灵。”秦月朗笑着拍了拍何宛柔的肩,满脸的宠溺和自豪。

“陛下,您欺负臣妾。臣妾要您补偿。”柔妃嘟着樱桃小嘴,眨巴大眼睛娇嗔道。

“这样吧,朕刚才看到御花园玉兰花开了,你最喜欢玉兰花,朕命人给你打造一支玉兰花簪子,现在先陪你一起赏花如何?”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陛下不许耍赖哦。”柔妃开心的跳了起来。秦月朗心情愉悦,拉着宛柔走向御花园,宫人们紧紧跟在身后,听着主子谈笑声松了一口气。

御花园里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大朵的玉兰花夹杂在桃花中间,粉色的桃花灼灼似火,淡雅的玉兰娴静淑雅。在娇艳的桃花陪衬下,玉兰显得更寂寞了。

“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秦月朗折了一枝桃花插到宛柔发间。

“陛下您说桃花美,还是宛柔更美一些?”柔妃凑上前嗅着一朵桃花。

“桃花不若宛柔娇俏也。”秦月朗盯着眼前翩若蝴蝶的女子深情款款的说。

柔妃一袭粉衣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纷纷扬扬的桃花如雨,蝴蝶落在她的衣袖上,她调皮的捉弄蝴蝶,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御花园里。秦月朗驻足欣赏着这一副画卷,眼里笑意连连。后来每当想起那个翩然起舞的女子,他都潸然泪下。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陛下,臣妾随你入宫以来,许久不曾与父母相见,臣妾想回家看看。”柔妃眼泪婆娑语气黯然的看向站在一旁的秦皇。

秦月朗思索了片刻,便应允了,只是眼里的不舍出卖了他。何宛柔是魏国人,这次是个绝好的机会,秦月朗在心里默默的权衡着,美人和天下二选一,他选天下。

“我就带小荷和车夫,我们要低调行事,免得出现意外。”

“好,我派个武功高强之人给你当车夫,可好。”

“谢谢陛下。”宛柔巧笑倩兮。

明明是赏玉兰的,却遇到满园桃花。

柔妃咯咯的笑着,摇着皇上胳膊,笑容明媚,灿若桃李。秦月朗有点黯然伤神,这一别,恐怕就是永别了吧。

赏花过后,第二日清早何宛柔启程回魏国。

皇帝暗中命令暗卫在魏国境内杀掉柔妃,以柔妃之死为借口,出兵魏国。

路上马车平稳的前行,宛柔掀开帘子看马车外的风景。思绪又回到多年以前,在寒冷的雨夜,她家破人亡,迷茫而又绝望的时候,那个白衣男子牵着她的手说“走,我带你回家。”就是那一份温暖,让她心甘情愿为他付出一切,包括性命。宛柔伸手揉了揉眼睛,想起沐晨眼里是散不开的温柔。

行至魏国境内人烟稀少的地方,何宛柔觉察到一路上有人跟踪她,嘴角轻轻的划出一个弧线。我是他的棋子,但不是你的马前卒,秦月朗,你休想杀我。

何宛柔在衣袖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小包药粉,撒向空气里。暗雪阁秘制毒药,随风飘散,遇空气则化为剧毒,习武者遇之不出半小时则死。秦月朗,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可否满意。

魏国皇城,桃花纷纷扬扬。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锦衣男子策马飞奔,带起的尘土飞扬,行人见之,避之莫及。何宛柔露出一个决绝妖艳诡异的笑容。

“停车,我要喝茶,小荷去买杯茶带过来。”何宛柔吩咐到。

车夫停下马车,小荷转身走向茶楼。

“我要吃糖葫芦。”车夫无奈的转身去买糖葫芦。

支开所有的人,宛柔跳下马车,空气中便有股甜甜的味道,锦衣男子的马突然受惊,迎面而来。宛柔闭上眼睛:“阁主来生再见,宛柔爱慕你。”说罢撞上受惊的马。血色顺着衣衫滑下,染红了粉色的衣衫,异常的瑰丽,街道上桃花纷飞,下起了桃花雨,鲜血染红桃花瓣。

可是我喜欢的是玉兰,不是桃花呢。宛柔低声呢喃着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