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九章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1846 2017-04-18 06:29:03

  穿过曲折回廊丛丛花海和亭台楼阁,离欢惊讶的发现往前越走梨花越稀薄,好像远离了离月宫中心地带。檀香阁坐落在离月宫的最南端,院内种满各种奇花异草,零星的散落的几棵梨花树,只是象征性的飘着几朵梨花。

檀香阁主殿便是离欢的寝殿,是一座两层的木楼阁,屋檐上挂着紫色的风铃,风乍起,清脆的声音响彻木楼,在梨花纷飞的宫殿里格外的温暖。阁楼的左边是檀香厅,离清居于此地,檀香厅四季烟气缭绕,闻名于世的檀香便出于此处。阁楼的右边是一排厢房,存储各种香料。

晴岚走进阁楼,褪去一身华丽的衣衫,只身着一件白衣,长发随风飘散,安静的注视着窗外的风铃。

梨落阁里,公子轲送走各位小主,转身走向梨雪海,一身白衣,一支玉箫,步履缓缓。

“落凡,你最好有事。”梨雪海的凉亭里一位蓝衣华服的公子打开折扇不耐烦的说。

“落尘,你冤枉我,是南宫轲找你的,不爽找他去,别把气撒我身上。”落凡旋转的手里的茶杯耷拉的双腿不悦的说。

唤做落尘的公子高贵沉稳,他与落凡同为离月宫的护法,不同的是落凡主内,而落尘主外。

“找你来的确有事。”南宫轲闻声答道,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落尘和落凡同时望着南宫轲,落尘摇了摇扇子,落凡伸了伸懒腰,南宫轲带了一身梨花而来,身后是冗长的花海。

“秦国皇帝新纳的妃子是暗雪阁细作。”

“哦,那又如何?”落凡不解的问道。

“落凡,你脑子忘在家里了?”南宫轲调侃的说。

“你们猜猜那位妃子能活多久?”落尘饶有兴趣的问。

“不出一个月。”落凡伸出一根手指头狡猾的说,眼角的泪痣格外的鲜艳。

“嫁祸给谁呢?再猜猜。”落尘接着问。

“魏国。”南宫轲眨了眨眼笑到。

“原因呢?”落凡有些疑惑。

“落尘你来给他分析分析。”南宫轲丢了一记白眼。

“当今天下六分,看似繁荣,实则波涛汹涌。北有韩宣燕,南有魏赵秦,中间以沧河为界,南边秦国皇帝治国有道国家昌盛兵强马壮,但秦国皇帝极其好色;魏国疆域广阔,却长期是积贫积弱;赵国国土虽小,皇帝却老谋深算。所以,魏国便是秦国的盘中餐。”落尘端起茶杯喝口茶接着摇扇子。

落凡用手抵着下巴若有所思,南宫轲玩着飘落的一朵梨花。

“暗雪阁是利用美人挑起秦魏之乱?”落凡突然惊讶的说。落尘一脸鄙视的望了望他。

“目的呢?你再猜猜。”落尘望了望落凡。

“一统天下?灭掉离月宫?”落凡试探的说。

“都不是。”落尘摇了摇头。

“报仇。”南宫轲吐了两个字。

“暗雪阁的创建者暗雪和燕国公主肖若水青梅竹马,不料若水却被选进离月宫,同时却使离月宫沦为天下人笑柄,不足一年,公主被杀。暗雪便创建了暗雪阁,与天下为敌,暗雪阁世世代代就是为了报仇。”南宫轲闭了闭眼,拂去衣上梨花。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落尘叹了叹气,目光缓缓的望着片片梨花。

“争抢杀伐荣华富贵一世有何意思,世人真是无聊。”南宫轲小声嘟囔道,眼里是掩饰不掉落寞,一片梨花飞向他的眉间,清冷而又孤独。

“暗雪阁细作竟然打进秦国皇宫,那离月宫岂不是也很危险?”落凡拧着眉毛说,其实他只是想打破沉默的气氛,转移话题而已,他不喜欢这样的南宫轲,总是让人心疼。岂料又让南宫轲陷入沉默。

“此次进来五位姑娘,魏国和赵国姑娘已死,加上岚萱还剩四个人,四个人都有可能。”落尘收起折扇,理了理衣衫。

“你们可否相信人心?”南宫轲掩饰掉眼角的哀伤,笑了笑问道。

“否。”

“否,那是什么玩意儿?”

落凡和落尘同时摇了摇头轻蔑的笑了笑。南宫轲想起梨落阁里离欢说“解药亦是毒药”,其实他明白,只是他不愿也不敢相信而已,所有的药都出自于她的手,他不想怀疑她,即使有一天,她背叛了他,他依然愿意守护她,像五年前那样,只是他什么也没说。

“暗雪阁使毒,叶晋言已死,该如何?”落凡思索了片刻问道。

“我自有应对之策,落尘,密切关注外界动静,天下即将大乱,这盘棋我以感情做诱饵,以天下为棋子,只能赢不能输。”南宫轲斩钉截铁的说,此刻的他是睿智冷酷杀伐果断的公子轲,是世人的信仰,刚才的温润落寞显得那样的不真实,仿佛做了一个绵长的梦,梦里梨花纷纷扬扬。

“但愿不要赢了棋局,输了她。”落凡呛了一句。

“落凡,你不说话能死?”落尘瞪了他一眼不悦的说。

落凡起身倒了三杯梨花酒“来,喝一杯。”

三人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公子,落尘与你生死与共。”落尘说完俯身跪地行礼。

“公子,落凡与你生死与共。”落凡跪地行礼。

“生死与共”南宫轲坚定的说,他伸手扶起跪在地上的落尘和落凡。

三人站在梨花海里,落凡红衣如血,妖艳无比;落尘蓝衣翻飞,华贵无暇;南宫轲白衣如雪,清冷高贵,三个人融进花海里,一阵风吹起,梨花摇曳,落尘突然想起“山雨欲来风满楼”“是要下雨了呢”落尘小声嘀咕着。

画鸢尾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