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十七章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78 2017-04-27 10:03:43

  秦军攻占边城的消息传入魏国皇宫,魏国帝王还未从清梦中醒来,错愕惊恐的看着众人,仿佛这是一个玩笑。

“陛下,秦军强劲,我们无力抵抗,议和吧。”年迈的臣子老态龙钟胡须花白声音微弱,他颤抖着双腿吓得不轻。

“议和?秦国为什么突然攻打魏国?”殿上的君王终于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他有几分不解。

“回皇上,听说我们魏国人杀了秦皇的妃子。”一位满面红光的臣子说道。

“众爱卿,有何想法?”上位的皇帝声音沙哑苍凉。

“回皇上,找到凶手交给秦皇处置。”

“回皇上,赔款上贡议和。”

“回皇上,臣弟愿皮甲上阵誓死保卫国家。”云王魏逸清声音激昂,不卑不亢。

“回皇上,妃子被杀只不过是秦国荒诞的借口,臣愿替父上阵杀敌。”魏慕容魏小侯爷稚嫩的声音想起,大殿之上众人沉默无声。

“父皇,儿臣觉得小侯爷所言极是。”太子附和到。

年老的臣子摇着头嘲笑着他们幼稚无知,不知深浅。

“朕命魏小侯爷为主帅皮甲上阵,以震我天家威严,即日启程。”皇帝的声音多了几分威严,但依旧没底气。

小侯爷魏慕容调兵遣将,整装待发。他的身后是十万魏国将士,他们满怀保家卫国的愿望。

“容儿,我魏家子孙,骁勇善战,铮铮铁骨,与家国同存。”云王爷盯着眼前的儿子生硬的说道。

“慕容明白,父王保重。”小侯爷魏慕容跪地重重磕头行礼。

小侯爷率领十万大军日夜兼程。

边城里,高高耸起的秦国旗帜随风飘扬,格外的讽刺,秦将军命令众将士边城休养生息。帅帐里,秦辰专心的翻阅兵书,多了几分儒雅,少了几分凛冽之气。烛光拉长他的身影投到斑驳的墙上,唯美又孤寂。

营房外,巡逻的小战士专心致志来回穿梭。

画城与边城为邻,自古为鱼米之乡,美丽且富庶,文人墨客多聚集与此。此时儒雅的文士化笔为剑,自行组织一支队伍,誓死捍卫魏国国土。他们死守着这座古城,焦急的等待援兵的到来。

不久这座小城谱写了一支传奇之曲,儒雅的文士用他们的鲜血浸染了这座城池。

外面风起云涌,离月宫波涛澎湃。

檀香阁里,离欢临窗而坐手里拿着一本书,摆着一杯茶,看书品茗悠游自在。窗外阳光明媚,小鸟叽叽喳喳的唱着不和谐的旋律,几片梨花随风摇摆,清脆的风铃声久久不曾散开。

“小主,不好啦,不好啦。”静言边跑边叫,声音里说不出的急切。

“出什么事了?”离欢坐起来揉揉眼睛问道。

“我们觐见的檀香毒死琴月阁阁主离琴,小主离诺现在深中奇毒,公子大发雷霆。”静言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说着。

离欢格外的淡定。她转身走向内殿,拿起一件带血的绿色衣衫和一盘上好檀香放在梳妆台上。准备妥当之后带起面纱坐在窗前静静地等待为未知的命运。

一炷香的时间,三个侍卫破门而入。

“公子有令,带檀香阁小主离欢,阁主离清和婢女静言前往琴月阁。”说罢便抓着静言往外拖。

“不用你们推,我们自己会走。”离欢的声音高傲而冰冷。

“怎么不见阁主,是不是跑了?”一侍卫说道。

“这儿呢,逃跑我离清不屑。”离清从檀香厅缓缓走了过来,声音清冷倨傲,不卑不亢。

三个侍卫跟着离欢她们三人快速的走向琴月阁,一路上梨花飘散,孤寂又绝望。离欢心想这么洁白的梨花里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人和事?

行至琴月阁还未进门,南宫轲一剑劈来,鲜血染红离欢雪白的衣裳,滴着鲜血的梨花随风扬起。

“南宫轲,一剑可过瘾?这是为何?我要一个解释。”离欢的声音冰冷刺骨不紧不慢的说。旁边的侍卫抖了抖,不禁感慨,一位清秀的小姑娘哪来如此气魄。

南宫轲有点错愕,他以为离欢会躲开,谁知她竟然生生挨了一剑,直到鲜血宛如妖艳的花朵在雪白的衣衫上氤氲开来,他才从震惊中回过头来。

“离欢既然你要一个解释,好,我给你。觐见的檀香里为什么有毒?为什么要害离诺?离欢今天我要一个解释。”南宫轲盯着离欢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哪怕离诺只是一个安插在他身边的棋子,他也不想看着她去死,更何况这个棋子还有其他的用处。

“檀香阁不曾给琴月阁送香何来檀香中毒这一说法?”离欢波澜不惊。

南宫轲哑然,沉默片刻“琴月阁制琴有功,本公子赏赐的。”

众人惊讶,赐香?是受伤的小主太重要?还是眼前的白衣小主太轻微?

落凡默默的站在南宫轲旁边,看着离欢一脸同情。只要遇到离诺的事南宫轲永远都无法淡定,落凡轻轻叹口气。

“哼,我为什么要给离诺下毒?离欢容貌尽毁,不必也不屑去争。”离欢盯着南宫轲,一字一句的说。鲜血顺着衣服留下,既刺眼又讽刺。

“离欢,你是给我下毒吧?只不过被离诺误用了而已。”南宫轲冷静下来冷冷的问道。

“离欢不敢。”

“公子,毒是离清下的与小主无关。”离清淡淡的开口,仿佛所有人与她无关,她只要眼前的女子安好。

“离清,你以为逃的掉吗?”南宫轲不屑的说。

“离清愿已死谢罪,请公子放过小主,她是无辜的。”

“南宫轲,别为难别人,毁容和死哪个更和你意?”

南宫轲蹙眉不悦。“檀香阁小主离欢暂幽禁碧华轩。阁主离清和侍女静言送进狱中,等候处理。”南宫轲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离欢觉得刺骨的寒冷。

果真是青梅竹马的情意,我不过只是一枚棋子,无华毒已解,这一子该弃了。离欢自嘲的笑了笑,眼里是不尽的落寞,心里泛酸。五年前救的那个男子又一次要杀自己,如若当初不救他该多好。

离欢决绝转身,意味深长的看了离荷一眼,离荷点点头。离开琴月阁,密密麻麻的梨花在空中飘荡,似乎比刚才落的更厉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