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十八章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258 2017-04-28 06:41:11

  碧华轩里异常简陋仅一床一桌一椅,离欢目光迷离的坐在床边,衣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像似朵朵孤傲的梅花。她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风带起发丝飞扬,似梦似幻。

琴月阁。

“离诺,喝药了。”公子轲端起碗,试了试药的温度,轻轻的唤起床上躺着的人儿。

“南宫哥哥,我怕苦。可以不喝么?”离诺皱着小脸撒娇的说道。

“乖,喝了才会好起来的。”南宫轲一脸宠溺,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只是他的温柔不达眼底。

“那好吧。”离诺嘟起嘴吧。

“这才乖。”公子轲一勺一勺的喂着药。离诺的眼里满是幸福和依赖,小脸羞得通红。

“离诺,南宫哥哥要去处理其他的事,你先好好休息一会儿。”公子轲喂完药浅笑着说。

离诺点点头。公子轲离开后,离诺微微闭上眼,苍白的脸上滑落一行清泪。

南宫哥哥,如果能一直这样一辈子该多好,可惜我们都身不由己。对不起我爱你,可我也有自己的使命。

梨落阁里,公子轲默默的盯着满院纷纷扬扬的梨花,缓缓伸出手,一片落红轻盈地滑向指尖。“离诺,这场戏我陪你演。”

画月阁,离画绕着弯抓耳挠腮走来走去,离荷皱眉思索着。

“离画,你别晃来晃去,晃得我眼晕。”离荷不耐烦的说着。

“小主,奴婢知道错了。”离画耷拉着脑袋停下来。

“离画,你猜猜离诺和公子几个意思?”离画的眼里划过一丝狡猾。

“小主,他们的目的很明显,除掉离欢。”

“不是,离欢不会死。”离荷摇摇。

“那为什么?离画猜不透。”

“离画,走我们去檀香阁逛一逛,这场戏还得咱倆唱。”说罢转身扬扬衣袖展颜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离荷和离画焦急的走进檀香阁。轻轻的推门而入,扑鼻的药香迎面而来,离画四下瞅了瞅。

“小主,会不会弄错了?”离画疑惑不已。

“不,我们去内殿看看。”

“小主快过来,这里有东西。”离画激动的大声喊叫。

“离画你小声点。”离欢有点不悦。

内殿的梳妆台上放着一件血迹斑斑的绿色衣衫,衣服下面压着一盘檀香。离荷百思不得其解,伸手揉揉眉心。

“小主,会不会弄错了?”离荷小声提醒到。

“不,离欢留下的就是这个,把它包起来,我们快点离开。”离荷淡淡的吩咐。

碧华轩。

“离欢小主,吃饭了。”陌生的婢女说道。

“嗯,你放着吧。”离欢淡淡的说着。

“小主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吧。”婢女看着离欢一眼胆怯的说。

“不碍事。”离欢漠不关心的说。好像受伤的是一个无关的人一样。

婢女带上门悄悄的退了出去。

离欢安静的吃着饭菜,不哭不闹也不笑。吃罢饭,又安静的读一本佛经,好像世界就此停留了。

南宫轲站在窗外,静静地看着屋里的佳人。她捧一本佛经,淡泊宁静的就像一位不谙世事的仙子,阳光撒在身上,仿佛给她镀上一层金边。

突然视线落在衣衫斑斑血迹上,公子轲皱了皱眉头,脸阴了几分。

“离华,为什么不给小主上药?”南宫轲厉声吼道。

离华低垂着头,抖着肩小声的啜泣。

南宫轲盯着离华,目光锐利,就像腊月寒冰冻的喘不过气来。

“南宫轲,不要为难她。”不知何时,离欢静悄悄的斜倚在门口。

“怎么不上药,伤的那么重。”公子轲语气略微责备,眼里是不尽的自责。

“公子没吩咐,离欢不敢。”离欢语气清冷。

“你在埋怨我?”公子轲不悦,声音清冷了几分。

“不,我感激你不杀之恩。”离欢一字一句的说。

“你...”公子轲气结。

“离华,照顾好离欢小主,她若不处理伤口我拿你是问。”留下这句话公子轲转身拂袖离开,碧华轩又恢复了往日死一般的宁静。

就在离华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离欢缓缓的开口“帮我处理伤口吧。”那声音缥缈悠远,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离华有种错觉,离欢不是凡间姑娘,而是飘在天空的精灵。

愣了片刻,离华手脚麻利的处理好伤口后就离开了。

离华走后,离欢望着远方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南宫轲,何必呢。”

画月阁。

“小主,你说离欢小主留下这个血衣什么意思?”离画拿着衣服问道。

“什么衣?你再说一遍?”离荷一惊一乍的问道。

“血衣,小主有什么奇怪的?”离画不解的看向离荷。

“血衣,血衣,檀香,檀香。”离荷的嘴里一直嘟囔着。

离画看着着魔似的离荷,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离画,别闹,我想事呢。”离荷不耐烦。

离欢在暗示什么呢?那件衣服是老夫人招见时穿的,当时离欢划破了脸血流在衣衫上。血,檀香里肯定有血。离荷一拍手,高兴的跳起来。

“小主,你今天怎么了?”离画有点郁闷。自从离欢出事,她家小主就没正常过。

“离画,去找离药,看看这檀香里混着什么,要快点。”离荷开心的吩咐道。这次她顺水推舟,救离欢一命,公子欠她一份人情。

离荷悠闲的在庭院踱步。离药的办事效率真高,不消片刻离画就回来了。

“怎么样?”离荷问道。

“小主,没错这檀香里有血,离诺小主中毒的檀香里根本没血。”

“嗯,知道了。”离荷淡淡的说。

“小主,你是怎么知道的?”离画惊讶极了。

“知音世所稀,离欢你很快就要出来了。”离荷喃喃自语。

“离画,带着衣服和檀香,我们找公子去。”

梨落阁,南宫轲吹着玉箫,片片梨花随着箫声飞舞。

“离欢,你终究是怨我。你明明可以自己处理伤口,却宁愿疼痛难忍也不吭声。”南宫轲眼里是掩饰不掉的哀伤。

“公子,离荷小主找您有事。”婢女恭敬的说道。

“嗯,传过来。”

“离荷见过公子。”

“不必多礼。”

“公子,离欢小主是被冤枉的,觐见的檀香多了一盘,离欢见我喜欢的紧便送给了我,离画说这香很好闻,便用了几次。”说到这儿,离荷顿了顿。

“所以呢?”

“檀香阁的香没有问题,有问题的香不是檀香阁的。”离荷直了直腰坚定的说。

“嗯,我知道,我一直在等你来。”公子轲开口说道。

“梨落。”公子轲唤了一声。

“在。”

“离欢小主被人陷害,现已查明。送离欢小主回檀香阁,阁主离清婢女静言无罪释放。”公子轲的声音悠悠想起。

“是。”依旧是简短的一个字。

离荷瞬间觉得后背发凉,原来一切都在公子算计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