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二十二章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258 2017-05-02 06:34:41

  赵国的大殿上,年迈的皇帝双鬓有些花白,他面容苍老,目光却炯炯有神。

“众爱卿,离月宫派使者来了。”皇帝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掷地有声。

群臣像炸开锅一样七嘴八舌的讨论着。皇帝像看闹剧一样盯着殿下的群臣,过了许久他幽幽开口“不知各位爱卿有何看法。”

“臣以为是公子轲派来帮助我们的。”一位年过五旬的老臣站了出来神情肃穆的说道。

“苏阁老此言差矣,臣以为定是秦魏之战魏国大败,公子想利用我们赵国牵制秦国,以解魏国燃眉之急。”年轻的丞相眉头紧皱,声音不卑不亢镇定自若口若悬河。

“儿臣当领兵作战,以杀秦贼。”三皇子好大喜功,急切的向前迈一步说道,他的眼里满是期待。

殿下的群臣摇摇头。

“三皇子不要鲁莽。”皇帝的声音冰冷里有几分怜惜,深邃的目光紧紧盯着三皇子,仿佛透过他看到昔日的影子一样。

三皇子退了回去,默默地垂下头,在群臣里那么孤单落寞。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呢?您就那么讨厌我么?

“丞相,如你所说,该如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好,御花园备酒席为离月宫人接风洗尘。”皇帝大手一挥,朗声一笑“今晚好生款待,众位大臣随行。”赵国皇上眼里划过一丝狡诈。

离荷掀起车帘四处眺望,只见街上干净整洁,井井有条,只是略微破旧。

酒家褪去颜色的旗子在风中飘摇,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街上棉麻布衣的行人络绎不绝;皇城最大的酒楼孤零零的伫立在路边,有点突兀,有些鹤立鸡群。

赵国皇帝勤政廉洁果真不假,物资匮乏经济落后却是不争的事实。离荷心下了然,想着此番前来的目的蹙眉不悦,却也无可奈何。

马车平稳的前行,离荷索然无味便放下帘子假寐,车外车水马龙吵闹声扰的离荷心烦意乱。在烦躁之中她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长着一双翅膀飞翔在白云之上。

“姑娘,赵国皇宫到了,请下马车步行。”车夫的声音响起。

“哦,知道了。”离荷揉揉眼睛皱眉含糊的答道。

离荷掀起帘子跳下马车,守门的侍卫伸出长刀拦住离荷。“大胆,随意闯皇宫者死。”

离荷随手掏出离月宫的令牌递了过去。守门侍卫木若呆鸡。

“我可以进去了么?”离荷不悦的提醒道。

“可,可以,姑娘请。”守门侍卫回过神来。

离荷挥挥衣袖潇洒的走开。守门的侍卫彻底傻眼了,离月宫派来的使者竟然是女的,这是什么情况。

南书房外,赵国皇帝带领群臣迎接离月宫的使者,正午的太阳毒辣,小树苗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没有一丝风吹拂,整个皇宫笼罩在一股闷热之中。大臣们汗流浃背,不断的抱怨。皇帝一丝不苟的站在上位,庄严肃穆。良好的家教使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保持皇家的威严。

离荷伸出手努力的遮挡太阳,这一刻她无比的想念离月宫四季如春。不知走了多久,离荷才发现车夫根本没告诉她要往哪里走,她彻底的迷路了。离荷急的在原地转圈,太阳炙烤的她有点头晕脑胀,她伸手揉了揉脑袋,准备找个人问问路。

前面拐弯处有几个宫女在窃窃私语,离荷欲上前询问,刚迈出几步就听到:“听说离月宫的使者帅气无比,要是能嫁过去了好了。”一个宫女用手托着下巴花痴的说。

“帅气有什么用,早晚都会被我们皇帝咔嚓。”另一个宫女不屑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

离荷在心里叽咕,“还没见面就开始算计,可惜你算错了。”

“咳咳咳……”这响声成功的让离荷止步。

离荷转身打量着出声的女子,只见她娇俏可人,眉间有点英气,不娇柔做作,高贵大方。离荷暗暗在心里猜测她的身世。

“你是谁?怎么在这里?”那位女子好奇的打量着离荷。

“你又是谁?怎么会在这里?”离荷反问道。

“赵如梦。你闯后宫有什么企图?”女子双手环抱着胸,像审问犯人一样。

“这就是赵国待客之道,离荷领教了。”离荷冷漠的说道,本来就受了一肚子的气终于爆发了。

“待客之道?我们待的是客,不是你。”赵如梦一脸高傲一字一句的说。

“姑娘好大口气,离月宫不是客,何人是客?”离荷斜眼盯着赵如梦。

“离月宫?哼,姑娘假扮离月宫使者可是死罪。”

“梨雪海里最近缺尸骨呢。”离荷整理衣衫眼角含笑的说着。

赵如梦后背发凉,但是依然不肯输了气势,她狠狠地瞪了离荷一眼。

“姑娘真不知好歹,离月宫的使者是男子。父皇派了宫人在宫门口接待,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南书房议事了呢。”赵如梦一脸嘲讽的说,边说边拿出手绢摸汗。

“公主是吧,谁说女子不如儿郎的。你带我去见皇帝一切真相大白。”离荷实在累的慌,懒得再费口舌,直截了当的说道。

“凭什么带你去?万一你是刺客怎么办?”赵如梦靠着一棵树一脸笃定,语气颇为不善。

离荷懒得和她再继续说下去,转身离开。

“喂,你别离开,我带你去。”赵如梦对着离荷大声喊道。

“不怕我是刺客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真行,竟然左转右转转到后宫了。”赵如梦对着离荷翻了一个白眼,一脸的鄙视。

“我怎么知道这是后宫,又没人告诉我。”

“不是有宫人接待么?”赵如梦不解的问道。

“估计和你一样,眼拙。”

赵如梦带着离荷七拐八折的终于到了南书房。一路上离荷觉得自己都快被烤熟了,无暇顾及赵国皇宫的威严气势。

“离月宫离荷见过皇上。”离荷屈膝行礼,递出玉佩以示身份。

“使者不必多礼。一路走来,辛苦了。”皇帝扶起离荷微微的笑着。他的脸上流淌的汗水在地上溅起一朵小水花。

此刻大臣们议论纷纷,离月宫的使者竟然是女子,这让顽固的大臣们怎么接受,迫于皇帝的威严,大臣们也只能瞪着离荷。

“使者怎么跟如梦一块儿?”皇帝好奇的问。

实不相瞒,离荷迷路了,正巧遇到公主。”

皇帝点点头。

“离月宫使者已到,各位大臣回府休息。如梦带使者去琉璃阁休息。晚点摆宴御花园,为使者接风。”

“谢皇上。叫我离荷便好。”

“无事退下吧。”

“谢万岁。”众人齐声说道。

“走,我带你去琉璃阁。”

“谢公主。”离荷和赵如梦一前一后离开。

晌午的的天气更闷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