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二十四章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276 2017-05-04 06:51:02

  夕阳西斜,红彤彤的颜色在天边晕染开来,微风轻柔的吹拂着大地,沐晨的马车穿过树林,惊起麻雀扑腾乱串。这是一个惬意的黄昏,宁静与柔和相伴。

“肖姑娘,喝点水。”沐晨微笑着把手里的水袋递给离欢。

“叫我离欢就好。”离欢接过水袋仰起头喝了一口,水渍溅在衣服和嘴角上。

沐晨掏出手帕递给离欢。

“咳咳咳……”月箫无奈的皱着眉。

沐晨尴尬的把手举在离欢面前,不知如何是好。

离欢打趣道:“我自己来,你的还是留给未来的娘子。”

“好。”沐晨轻轻的应了一句。我爱的人是你,这是不能说的秘密。沐晨收起手帕,安静的盯着离欢。

“快到魏国边境了,离皇城还需十天。”月箫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悲凉。

月箫沉重的声音成功的引起两个人的注意。离欢看着月箫紧锁的眉头,满脸焦急,笔直的坐着突然很有压力。她想说话,却如鲠在喉,不知如何说起,只是抬起手拍拍月箫的肩笃定地点点头。

“月箫公子有急事?我可让车夫连夜赶路。”沐晨把玩着手里的银线温和的说。

“姑母病重,月箫表哥心里挂念着,那有劳沐公子了。”离欢抢在月箫前面开口,她怕月箫说露了嘴。本来就是一场博弈,岂敢大意呢。

“哦,原来你们是表兄妹?”

“是呢,姑母远嫁魏国,多年未见,父亲甚是挂念,便让我随表哥前去探望,以解牵挂之情。”离欢柔声细语的说着。

月箫惊异万分,如此心思缜密的女子,恐怕世间少有,他顿时心里放松了几分,脸色稍微的缓和一些。

马车里一片安静,月箫闭目养神,离欢在翻看一本诗词,沐晨把玩着手里的银线,三人各怀心事,夕阳的余晖散落到马车里,格外的明亮。

“公子,画城到了。”车夫提醒。

“嗯,月箫公子,离欢下去吃点东西,我们连夜启程。”沐晨下了马车柔和的说。

离欢和月箫紧跟着。

画城的城楼上竖起了秦国的旗帜。转眼间城池易主,江山满目疮痍,街上行人寥寥无几,酒楼大门紧闭,店铺林立的街道死一般的寂静,空气里弥漫这一股鲜血的味道,离欢皱皱眉,使劲的嗅了嗅,她怀疑自己嗅觉出了问题。

“走了这么久都没有酒家,我们还是凑合吃点干粮,到离城再做打算吧。”月箫敏感的捕捉到离欢的不适建议道,虽然声音一如往日的冰冷,但离欢却感到一丝暖意。

三人回到马车里继续赶路。离欢百思不得其解,欲问又不知如何开口,一直蹙着眉满脸纠结。

“有什么要问的吗?看你一脸愁苦的样子。”沐晨放下手里的书坐直身体开口道。

离欢盯着沐晨良久,就在大家都要忘记的时候离欢默默开口:“画城到底是怎么回事?空气里怎么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秦兵入侵,画城千千万万黎民百姓以死殉城。”月箫紧紧闭着眼睛声音微不可闻,仿佛从幽深的古井里传来,冰冷沧桑又悲凉。

作为守护者,亲眼看着城池破灭,万千黎民以身殉城,他却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城池易主,这一刻离欢有些理解月箫。

“表哥,我陪你。”离欢对月箫浅浅一笑。

月箫睁开眼望着眼前浅笑安然的女子安心了不少,他轻轻的点点头。

离欢我定以命护你周全,他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

“天下兴衰荣辱更替,乃寻常之事,月箫公子不必难过。”沐晨沉默半天开口,他的心里有两个声音在争吵,一个谩骂他自私自利,毁魏国大好河山;一个声音在替他开脱,其实都是欲望惹的祸。沐晨觉得脑袋好疼,仿佛画城千千万万魂魄在向他索命似的。他揉揉脑袋闭着眼睛假寐。

清晨的阳光穿透层层云海,光芒万丈。离欢揉揉惺忪的睡眼伸个懒腰,柔和的阳光呼唤着微风一起抚过来,轻柔又舒服。终于离开画城,好像昨天是一场噩梦,梦醒之后世界万安。

沐晨不安的转了转身子,他眉头紧皱,眼睛下面一团青色,双手紧紧的环抱着自己。离欢怕惊醒他,轻轻地爬过去给他盖上被子。

沐晨,愿你如初遇那般恬静安然,不染世俗尘埃。

不久,月箫便醒了,依旧冷着一张脸,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急切,他伸手拉开窗帘,安静的注视着外面。

“救命,救命,不要抓我。”一声急切的呼救声打破宁静的清晨。

离欢和月箫跳下马车朝着呼救的方向跑去,只见几个官兵在追一个男子。

“住手。”月箫呵斥道。

“怎么回事?”离欢问道。

“征兵,他逃跑了。”一个官兵凶神恶煞般的说。

“官爷啊,饶过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子啊。”男子声泪俱下的哭诉着。

他身上衣衫褴褛,头发凌乱的黏在脸上,双眼红肿,脚上的鞋子磨破了,露出大拇指。

“别磨蹭了,休想逃走。”官兵不悦的吼道。

“放过他不可以么?”离欢不忍心的小声问道。

“放过他,谁放过我?”官兵暴怒的反问道。

离欢垂下脸,无话可说。

那男子拽着离欢的衣角不断的哀求:“姑娘救救我吧,我不想打仗,真的不想……”男子越说越激动,哭声越来越大。

沐晨跑了过来,推开男子扯着离欢衣角的手冷漠的说:“就如你蝼蚁一样的活着,上战场不过是死而已,早死晚死都要死,看你打算怎么死。”

那男子立马止住哭声,错愕的望着沐晨,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

“为什么不愿意当兵?”离欢问道。

齐刷刷的目光射向离欢,有不解,有嘲讽。

“姑娘当打仗是你在绣阁绣花呢。那可是真刀真枪,一不小心就没命了。”官兵的语气里是满满的轻蔑。

“假若他日城破,不是也得魂断秦国刀下么?横竖都是一死,为什么不死得其所呢。”离欢看着男子一脸坦然的说道。

“姑娘如此见识,枉我读了那么多年圣贤书,竟不如姑娘通透。现在我就投笔从戎,保我家国。”男子坚毅的说,他的眼里多了一份傲气,一改邋遢懦弱的样子。

“走,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各位公子姑娘后会有期。”男子上前行礼,随着官兵走了。清晨的阳光撒在他身上,离欢在他的身上看到希望和未来。

目送他们离开,三人上了马车继续前行。早上发生的事触动了离欢的心弦,如何自愿意从军呢?一路上离欢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突然那两个军官的面容浮现在离欢面前。

对了,官爵。

建军功者,加官进爵。

离欢的嘴脸浮现出一抹笑意,格外的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