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二十八章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199 2017-05-08 06:30:28

  离城之战传入魏国皇宫,魏国的皇帝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他苍老的面容皱成深深地褶子,眼睛眯成一条线。

“此战之胜,我大魏之幸也,天助我也,天助我也。”殿堂之上的皇帝朗声大笑。

“今晚宴请诸位大臣,庆祝离城之胜。”皇帝大手一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

“皇上英明,天佑我大魏。”年迈的老臣上前一步躬身谄媚的说。

“皇上英明,天佑大魏。”群臣跪拜齐声说,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洪亮的声音在浩浩殿宇久久回荡。

“皇上,臣弟觉得不可。”云王爷魏逸清的声音再此刻响起,他的声音仿佛有穿透力,穿过群臣刺到皇帝的心上。

此刻大殿之上,皇帝愣愣的仿佛被定住一样,群臣目光呆滞,傻傻的盯着魏王爷。

空气凝结成冰,冷至极点。

“皇弟,朕不懂你在说什么。”许久之后,皇帝冷漠的开口。生在盛世宅心仁厚的皇帝哪里看得透其中玄机,他要的只是歌舞升平。

此刻,天下披着盛世的皮囊,剥开层层繁华,动荡早已深入骨髓。上位的皇帝做着盛世的美梦,他天真的以为,打败秦兵便天下太平安枕无忧。

“王爷,虎父无犬子,小侯爷不减你当年风骨。”一个大臣作揖笑着恭喜道。

“是啊,是啊。”又是群臣附和,个个神采飞扬宛如魏国真的胜利了一样。

云王爷默默的站着,宛若一座冰雕,他眼神空洞寂寥。

“众爱卿,无事退朝。”好心情被破坏了,皇帝不悦的说。

“恭送皇帝。”群臣跪地行礼,皇帝甩着大步得意的离开了。

“王爷,你保重,天下还要靠你。”尚书郎擦肩而过时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云王爷脚步顿了顿,错愕的看着前面远去的背影。

盛世之下,风云暗涌,只可惜有人沉醉不醒,有人太过清明。

一路上月箫和离欢策马奔腾。

“魏国,盛世繁华不过是假象,温润的沧水浸软了风骨。”离欢摇摇头低声说。

“魏国自古地大物博,生活安逸。”月箫默默的答道。

“你看前面。”离欢伸手指了指一个卖包子小摊子。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舔着舌头咽口水。

“走,我们去看看。”离欢跃下马急忙的走了过去。

“小孩子,你怎么了?”离欢蹲下身子关切的问道。

“姐姐,我饿,我想买包子,可是我只有四文钱,买不起。”小男孩啜泣的说道,泪水在他的脸上划下浅浅的痕迹。

“一个包子多少钱?”离欢转过头问道。

“二十文?”小二伸出两个手指不耐烦的说。

“三屉包子,不找。”离欢扔了一两银子漠然的说。

小二包好包子递给离欢。

“这些全给你。”离欢拿出一个包子递给小男孩,把其他的放到他另一个手上。

“你家人呢?”离欢拍着他的背温和的问道。

“父母都病死了。”小男孩狼吞虎咽的吃着,口齿不清的说道。

离欢动了恻隐之心。

“大姐姐,大哥哥,你们可以留下我么,我什么粗活脏活累活都可以干,求你留下我好不好。”小男孩扯着离欢的衣角苦苦哀求。

离欢为难的转头看着月箫,是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留下吧,到皇城送往林府,可保他衣食无忧。”月箫看着离欢面露为难之色,轻轻的说道。

“谢谢大哥哥,不对,是谢谢公子,谢谢小姐。”小男孩高兴的手舞足蹈,眉开眼笑的说。他的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离欢牵着小男孩走进一家成衣店,准备买几套干净点的衣服。

“那件套月白色的衣服拿来试试?”离欢指着衣服说道。

“去换衣服。”离欢对小男孩说。

小男孩换好衣服走出来,离欢目瞪口呆,果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

小男孩眉目清朗,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调皮的眨了眨。

“就这件了,多少银子?”离欢满意的笑着说。

“二百两。”掌柜的笑吟吟的说。

“二百两?这衣服值吗?”离欢惊讶的反问道。

“怎么不值?姑娘掏不起钱去别家。”掌柜的轻蔑的看着离欢,恶狠狠的说道。

“小姐,我们不要了。”小男孩拽着离欢的衣服小声的说,只是他的声音里有几分委屈。

“没事,姐姐有钱。”离欢抚摸着小男孩的头温柔的说。

离欢眉梢紧皱,掏出二百两银子扔给掌柜的,带着小男孩离开了。

“小姐,对不起。”小男孩一脸歉意跟在离欢后面说。

“没有对不起,以后叫我姐姐就可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离欢蹲下身,把小男孩拥进怀里。

“我叫李航。不过姐姐你能给我取个新名字么,我要跟你姓。”小男孩略带撒娇的在离欢的怀里蹭了蹭。

“跟我姓?”离欢摸摸孩子的头。

小男孩点点头。

“萧念希。”离欢微笑的说。

“我叫萧念希,我叫萧念希。”小男孩高兴的在人群里跑来跳去的。

离欢无奈的摇摇头快步跟了上去。

“换了一身衣服,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月箫打量了小男孩一圈不可思议的说。

“漂亮吧,姐姐买的,姐姐还给我取了一个新名字,萧念希。”萧念希在原地转了一圈开心的说着。

“念希,好名字。”月箫嘴里轻轻的念着。

“是呢,我也喜欢。”萧念希眨巴着眼睛拉着离欢的手笑着说。

“你猜猜衣服多少钱?”离欢拍拍念希的衣服看着月箫。

“顶多三十两。”

“大哥哥,你猜错了,是二百两。”萧念希弱弱的说。

“什么?二百两?”月箫舌头有点打结,惊讶极了。

离欢点点头。

“魏国的繁华不过表面皮囊,实则危机连连。”离欢叹了一口气语气格外的沉重。

“愿闻其详。”

“魏国商业发展迅速,好多人弃农经商,土地荒芜,再加上去年旱灾,粮食入不敷出,才导致物价飞速上涨,一个包子二十文钱,多少人能吃的起呢?”离欢盯着繁华热闹的大街悲哀的说。

“你怎么知道?”月箫无比震惊。他一直待在魏国,但是离欢不是魏国人呀。

“我们路过郊外路旁边大片土地荒芜,进城之后物价贵的可怕。”离欢低垂着眼皮缓缓的说。

“如何解决?”月箫不得不佩服离欢敏锐的观察力,这样睿智机敏清雅的女子,难怪让公子动心。

“暂时还没想好。”离欢环顾四周摇摇头。

街道两旁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行人络绎不绝,可月箫的心更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