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二十九章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204 2017-05-09 06:37:17

  天还未破晓,东方刚露出鱼肚白,一支军队压往秦国边境秦渊城。

秦军还在睡梦之中辗转反侧,赵国的军队如压顶之势破城而入,秦军惊慌失措的不知为何,慌忙之中穿错了衣服。

“抓俘虏,不许扰民。”一个清冷悦耳的女子声传了过来。

秦兵目瞪口呆,赵国的将军竟然是个小姑娘。只见她眉间英气勃发,唇红齿白,周身上下透着三分清冷七分高贵。

他们输了,就这样输在一个女子手上,耻辱愤懑不甘心百感交集。

当日朝堂之上,赵国安阳公主赵如梦主动请缨上阵杀敌,惊得大臣们瞠目结舌。

谁料后世传唱谁说女子不如儿郎?

秦渊之战,赵国不费吹灰之力拿下秦国城池。安阳公主的名号传唱万里,只是褒贬不一。

有人说她是巾帼女英雄。

有人说她是祸国殃民的灾星。

成败荣辱留给后人说。

秦渊失守,秦国皇帝秦月朗面色铁青,一脸威严地坐在大殿之上。

秦渊竟然败在一女子手里,奇耻大辱。

千方百计的算计,终究算漏了这一局。

“秦渊城池是纸糊的吗?”上位的皇帝脸上青筋暴起怒吼道,伸手抓了一本奏折摔了出去。

大殿之上鸦雀无声,群臣紧张的哆嗦,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丞相,你说该如何?”皇帝目光阴鸷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丞相身上。

“围秦救魏,这不是魏国皇帝的主意,不是离月宫,便是云王魏逸清,不管是谁,都不好应付。”丞相眼睛转了一圈,思量片刻慢慢的说。

“接下如何?”

“将计就计。”

“丞相此言何意?”礼部尚书不解的问道。

“赵国出兵的目的不是城池,而是让秦国撤兵。”兵部侍郎语气凝重的说。

“以后该如何?”秦皇秦月朗皱起眉头。

“皇上,逐鹿天下不必急于一时。”丞相劝慰道,他的眼里透着一股精光。

“好,命令秦辰即刻撤兵支援秦渊。”秦皇用手揉揉太阳穴,他太疲惫了。千秋霸业,宏图大志,万古功名何择?秦月朗有些迷茫。

秦国撤兵的消息再次传到魏国皇宫,皇上朗声大笑。

“我大魏江山万古长存。哈哈……”魏皇掩饰不住喜悦在群臣面前手舞足蹈。他的笑声穿过层层楼宇,响彻九霄。

“离月宫使者快到了。”一位大臣提醒道。

“哦,那就一起庆祝,为我大魏江山,为离月宫使者接风洗尘,普天同庆,大赦天下,宴请群臣。”魏国皇帝眉眼含笑,声音里掩饰不掉的威风霸气。

“谢皇上恩典。”群臣跪谢。

离欢和月箫带着萧念希行至皇城,已是日暮十分。

刚进城门就听到秦国撤兵,魏国大赦天下。路上的行人奔走相告,脸上洋溢的微笑。

“你早就算计好了?”月箫淡淡的笑着问。

“目前一切尽在计划之中。”离欢调皮的说。

“姐姐,姐姐皇城真大,真气派。那个酒楼好漂亮。”念希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拽着离欢的衣角好奇的问,他的眼里流光溢彩。

“离欢,月箫。”

两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只见落凡一袭红衣在人群里格外的显眼。

离欢月箫两个人朝着他走过去。

“呦,几日不见多了一个孩子,是你俩谁的私生子?”落凡拉起萧念希调侃的说。

“他说要找父亲,他的父亲一袭红衣,眉梢有颗泪痣。”离欢盯着落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月箫看着落凡一脸憋笑。

落凡伸出手摸摸眉梢的泪痣怒吼道:“离欢我恨你。”

“哈哈哈……”月箫终于憋不住笑的前俯后仰。

“月箫,你住嘴。”落凡要被气疯了,不顾形象的连蹦带跳的吼叫。

“落凡,公子当温婉如玉,注意你的仪表。”离欢好心的提醒。

“你俩给我滚远。”落凡满脸涨红,暴跳如雷。

“姐姐,那个叔叔像个猴子。”萧念希小声嘀咕着。

“噗……”这次轮到离欢没形象的大笑起来。

落凡的脸都气绿了。

“不闹了,不闹了,说正事。”离欢停下来打岔说道。

“被你俩气的都忘记正事了。”落凡一脸哀怨的表情。

“你俩先去酒楼坐上片刻,我把念希送到林府就过来。”月箫看了念希一眼说道。

离欢和落凡点点头。

“姐姐,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要去林府。”念希大哭大闹起来。

“念希乖,姐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乖乖呆林府,有时间我们就去看你。”离欢摸摸念希的头,安抚的说道。

“姐姐要说话算话。”念希的眼里含着泪花委屈极了。

离欢轻轻的点了点头。

月箫拉起萧念希离开,念希忍不住的回头张望离欢,楚楚可怜。

落凡和离欢走进皇城最大的酒家,找了一个雅间坐了下来。

“小二,来壶茶。”落凡吩咐道。

小二殷勤的跑了上来。

“世子,茶来了,您要吃点什么?”小二脸上堆满笑意殷勤的问。

“就这儿最好吃的吧,全都上来。”落凡跳着腿一脸霸气的说。

“好嘞。”店小二麻利的离开。

“魏世子,好有钱,一顿饭不知要吃掉多少。”离欢自酌一小杯茶一脸鄙视的说。

“怎么?晴岚公主没银子吃饭?”落凡边喝边说,一脸戏谑。

“本公主囊中羞涩。”

“找南宫轲要银子去。”落凡摊开手打趣道。

“落凡,你不觉得魏国物价高的离谱么?”

“你真缺银子?”

“我跟你说正事。”离欢咬牙切齿。

“哦,你说?”落凡放下茶杯专心的听。

“遇到念希的时候,他想吃包子,可是他买不起,一个包子竟然要二十文,一般人怎么吃的起?魏国看着表面繁华,实则危机重重。”离欢一脸凝重。

“我知,可有能如何?魏国商业发展迅速,农民多弃地经商,去年一场大旱,入不敷出呀。”落凡低垂着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离欢说的这些,也是他父王和南宫轲忧心的地方,只是短短几日离欢竟然看的这么透彻,不得不让人佩服。

离欢见他面色沉重,眉头紧锁,不忍心再说什么,两人便望着窗外。暮夏,繁华里透着一股悲凉的气息。

月箫送完念希之后折回酒楼。雅间里两个人神情忧伤的盯着窗外。

“回来了。”

“嗯。”月箫默默的回答。

“离欢暂时不要入宫,先随我回府见我父王。”落凡庄重的说。

“为何?”二人不约而同的问。

“皇宫水深。”南宫轲目光缥缈的望着窗外。

一阵凉风吹来,离欢打了一个寒战,这一切怎么这么不真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