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三十章胸中有沟壑,腹内隐雄兵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242 2017-05-10 06:47:08

  夜幕渐渐的吞噬了皇城,巨大的阴影下,行人依旧络绎不绝,夏风夹杂着热气扑面而来,汗流浃背。

穿着锦衣华服的公子哥手摇折扇,眉眼含笑的奔向梨雪院约他心爱的姑娘。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身姿婀娜的女子成群结伴的围着胭脂水粉,挑选着最心爱的一款。

闷热熏烤难耐,汗如雨下,离欢一把夺过落凡的扇子拼命的摇。

“离欢不带你这样的。”落凡不满的嘟囔。

“借我用一下,月箫你不热吗?”看着月箫一身黑衣裹得严严实实的,离欢有点惊讶。

“习惯了,魏国大旱半年滴雨未沾。”月箫目光游离的望着街上来往的人群,悲凉又苍茫。

“秦人不攻魏国自亡,是天亡魏,还是人亡魏?”离欢口无遮拦的说道。

落凡赶忙推了离欢一下,离欢瞬间明白过来,便不再言语。

走过人来人往的小街,行至偏僻的地方,云王府就坐落在这里。

云王府所在的街道人烟稀少,与刚才路过的地方天壤之别,这里似乎不是刚才那般闷热,不知是心里的问题,还是真的不热?

抬眼望去,云王府气势宏伟,大门两旁的石狮子宛如凶神恶煞,牢牢地盯着路上行人,门匾之上云王府三个镶金大字飞扬跋扈,朱红的大门紧紧的上着锁。

月箫锁感到气温骤降,他裹紧衣服。云王府的压迫力太强,他感到很不舒服。

“你很冷?”落凡不解的问。

月箫直摇头。

“不是冷,你是家气场太强,压抑的慌。”离欢凝视着那对石狮子说道。

“哦,你也怕?”落凡眉毛一挑,奚落的说。

“你哪只眼睛见到我怕了?”离欢反唇相讥。

落凡上前敲门,离欢总觉得那对石狮子要吃人似的。

片刻后管家打开门,三人一起进入云王府。

云王府没有想象之中的亭台楼阁,假山湖泊,反倒是葱葱翠竹和苍苍松柏,这里与魏国的富裕繁荣格格不入,不似南方该有的精致温润,反倒像北方的坚韧苍凉。

“世子,留步王爷有请各位书房一叙。”一位端庄婢女的声音响起,她说完话俯身行礼之后急匆匆的离开。

落凡带着月箫和离欢折向书房。父王这般急切的招见肯定有大事,想到这儿落凡不由得加快脚步。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到了书房外,书房里豆大的烛光隐隐约约的摇曳着,这一点微弱的烛光仿佛是漫长的黑夜里唯一的希望,月光笼罩下的书房安静宁和,透着温和的气息。

“父王,离月宫使者到了。”落凡一改往日懒散的风格谨慎的说道,这个端庄的态度与往日判若两人。

“进来吧。”云王爷的声音里三分威严,七分苍凉,落凡的心里微微一动,父王他真的老了。

落凡轻轻的推开门,云王爷的身影在烛光里摇晃,他的身影投在墙壁上,高大又孤独寂寥,落凡鼻子发酸,他的父王为了魏国操碎了心,熬白了发。

“见过父王。”

“离月宫使者离欢见过云王爷。”离欢屈膝行礼,声音不卑不亢。

闻声,云王爷诧异的抬起头来,离月宫的使者竟然是个女子,再片刻失神之后他很快的调整好心情,他要看看这位离月宫的女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魏国守卫者月箫见过云王爷。”月箫的声音里有一些颤抖,绕是见惯了打打杀杀的场面,看到云王爷还是抑制不住的紧张。

“三位坐,李管家上茶。”云王爷扫了众人一眼吩咐下去。

“使者一路走来可有收获?”云王爷打量着离欢漫不经心的开口。

“收获颇多,不知王爷要听什么?”离欢微微一笑,嘴角的梨涡浅浅。

“嗯?那要看使者说什么?”云王爷不动声色的饮一口茶。

“路过离城的时候看到官兵抓逃兵,那个逃兵竟然是个书生你说好不好笑?”离欢低垂着头掩饰脸上的笑意。

“确实好笑。后来那书生如何?”离欢看似再说笑话,其实是在提醒他军队出了问题。

“后来从军去了。”离欢喝了一口茶打起精神应付云王爷。

“嗯?为什么又从军去了?”云王爷漫不经心的问。

“天机不可泄露。”离欢摇摇头笑起来。

“那还有什么有趣的事说来给本王听听。”云王爷挑亮灯芯接着问道。

“一个父母双亡的小男孩拿着四文钱去买包子,可一个包子要二十文钱,王爷你说那小男孩可不可怜?”离欢看似随意的讲故事,实则她的目光从未离开云王爷。

“确实可怜。”云王爷连连叹气。

“离欢还看到土地荒芜无人耕种,路边却有饿死之人。”离欢慢悠悠的喝着茶,讲着故事,好像这一切与她无关似的。

这句话什么意思?云王爷百思不得其解,他眉头拧成川字,双手交叉在一起思索着。

云王爷明白刚才离欢所言看似简单无趣,其实每一句话都深刻的揭示出了魏国的弊端,他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美丽聪慧的女子,她看似单纯善良,其实心思缜密。

月箫和落凡静静地听着两个人的交谈。离欢的聪明月箫是见识过的,但没想到她这么有气魄,在如泰山压顶的云王爷面前也能面不改色侃侃而谈,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是因为尽在掌握之中?还是本来就无所畏惧?

落凡瞅着离欢,让他父王无言以对的人离欢算是第一个,眼前的女子浅碧色的衣衫不施粉黛浅浅的笑意挂在脸上,却使这个夜晚格外的灿烂。落凡在心里默念南宫轲,但愿你不会后悔。

沙漏的滴答声在夜里异常的清晰,晚风吹过带起竹叶沙沙的向起。

“可有解决之策?”许久后,云王爷的声音响起。

“有一些,目前不太成熟。”看着云王爷苍老的容颜,离欢不忍心的回答道。

“说来听听。”云王爷吩咐。

离欢觉得他的影子像极了在深夜看奏折的父皇。

“首先奖励耕织,尽快恢复生产,开荒种地的农民给予奖励;其次,鼓励参军,分给参军者亲属粮食,如果立有战功,可以奖励封官拜相;最后国家出面平衡物价。”离欢说的很细致,其余三个人均侧耳听。

“果然是离月宫使者,这主意真的不错。只可惜……”云王爷微微的摇摇头,欲言又止。

“王爷是有什么顾虑?”月箫开口问道。

“皇帝听信偏言,魏国不仅外衰败,而且内部也早已腐烂,这法子行不通。”云王爷双眼微红惋惜极了。

“夜深了,歇息去吧,明日再议,使者和守卫者暂住王府。”云王爷说完这一段话再也没力气,他疲惫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