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三十五章相忆今如是,相思深不深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37 2017-05-16 10:51:09

  魏国皇帝焦急的在书房踱着步子,早朝大臣上奏晔城洪水成灾,而皇城连年大旱颗粒无收。离月宫使者至今未到,谁来帮他出谋划策?皇上烦躁的抓耳挠腮。关键时刻他想到了云王爷,只是如何拉下脸这使皇帝陷入进退两难。

“皇上,云王爷求见。”门外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南宫轲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宣。”皇帝立刻眉开眼笑。他快步做到书桌前佯装一本正经批奏折。

“臣弟叩见皇上。”云王爷跪地行礼。

皇帝并未叫云王爷起身,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云王爷旁边一身白衣清冷孤傲的南宫轲,南宫轲笔直挺拔的站着,阳光打在他身上,高大的身影斑驳的投在地上。他目不斜视,任凭皇帝注视着。

“大胆何人,见朕不行跪拜之礼,这是藐视礼法,拖出去斩了。”皇帝怒气腾腾的对着南宫轲吼道,白衣公子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感,这使他很不舒服。

“皇兄,他是离月宫公子轲。”云王爷额头上直冒冷汗。

皇帝一脸惊慌失措像受惊的兔子,他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公子,朕有眼不识泰山,请公子莫要怪罪。”皇上的脸色煞白,心里不断的埋怨云王爷不早点提醒他。离月宫公子轲维持天下太平,他得罪了南宫轲岂不是悲哀了。

“无碍,找你有事。”南宫轲冷冷的说。

“来人备座。”皇帝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小太监匆匆的搬来凳子。

“公子请上座,皇弟请坐不必多礼。”

香炉里甜腻的熏香雾气缭绕,南宫轲揉揉鼻子,他无比怀念离欢的檀香,只是佳人何处?南宫轲强压下内心的落寞。

“离月宫使者被秦国暗害,现在下落不明。”南宫轲拧着眉毛淡淡的说。

“嗯?”皇帝打了一个哆嗦,呆若木鸡。

“皇兄是真的,要不然也不会劳烦公子亲自来一趟。”云王爷解释道,对于这个胸无大志皇兄,他也很无语。

“公子,那魏国该如何?还会有使者吗?”皇上看公子轲脸上并无愠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暂时不会,不过你不用担心,离欢使者失踪之前留下治国之策,可解当前燃眉之急。”南宫轲不咸不淡的说道。

“可有讨伐流民之策?”皇帝壮起胆子试着问道。

“流民?何为流民?为何流民?归根到底是你治国无方。千里饿殍,民不聊生他们不反你谁反你?就你这个态度,魏国必亡。”南宫轲厉声质问,语气颇为不善。

云王爷脸色苍白,他的这个皇兄,若逢于盛世,则国家清明,百姓安康;若于乱世之中,鼠目寸光,国破家亡。

“公子此言差矣,我泱泱大国,地大物博繁华昌盛则如何亡国?”南宫轲的话让皇帝很不舒服,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愠色立即反驳道。

“呵呵呵……”南宫轲冷笑,这是他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

云王爷狠狠地瞪了皇帝一眼,心中暗骂他不知好歹。

“地大物博,则有人虎视眈眈;繁华昌盛,却伏尸百万,饿殍千里。皇上您告诉本公子如何昌盛?”南宫轲不屑的问道。天下竟有如此天真之人,乱世之下竟痴人说梦。是天真?还是傻?

“流民起义不过是暂时的,朕已下诏令魏小侯爷率领大军讨伐流民,不久之后国可安。”皇帝一脸高傲的说着他的春秋大梦,他还在睡梦之中安然度日,他还在为他的好主意沾沾自喜,不料这再次使魏国陷入绝境。

睡着的人不知天高地厚,而醒着的人无从下手,这一场春秋大梦注定会输。

“皇兄,魏国内忧外患,如在虎口前行,稍有不慎,便国破家亡。”云王爷忧心忡忡的说道。

“胡说,一派胡言。秦兵已退,哪里来的外患?”皇帝勃然大怒面色铁青,他倏的站起来指着云王爷的鼻子问道。

“哼,秦国退兵?你真以为你们魏国那么强大,如果不是我命使者围秦救魏,你们大魏早就成秦国的盘中餐,离城一战,如不是我,落凡,月箫和离欢四人相助,秦国大军早已踏破城楼长驱直下,恐怕魏国早就灭亡了吧。”南宫轲盯着皇帝,轻蔑的说道。

皇帝错愕了半天才小声说道:“现在秦国退兵,魏国不是安全了嘛。”

“你真够可笑的,安全?秦国不会卷土重来吗?你当真以为天下的皇帝都和你一样做着盛世大梦,长眠不醒呢?”南宫轲不屑一顾的笑到,世界上竟有如此痴傻之人,他算是领教过了。

云王爷心下了然,怪不得离欢命令月箫守护离城,不是因为离城无人驻守,而是魏国人压根就守不住。这么算来不出十日,秦兵必然再次入侵,到时候魏国人就真的成为秦国刀下的鬼魂。想到这儿,他的后背凉嗖嗖的,冷汗直冒。

“皇兄,不出十日秦兵必然再次来袭,我们必须做好应对之策。”云王爷站了起来,语气坚定的说。家

“如何做?”皇帝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

“先派小侯爷带兵驻守离城。流民的事我们就按使者所说的去做,您放心交给臣弟,保证办妥当。”云王爷小声的劝慰着,他怕皇帝一不小心惹怒了南宫轲,他命令月箫撤兵,那么魏国就真的完了。

“就按你说的办。”皇帝妥协的回答。

“使者留下四条锦囊妙计,皇上务必执行,否则群雄争霸之中,魏国必将亡国。如果你不介意做亡国君的话到可以不必理会。”南宫轲说完站起身准备离开。

“公子,我命宫娥备宴,吃过在行离开。”皇帝讪讪的说。

虽然他还尚未理解当前局势,但是南宫轲和云王爷的话至少让他有了居安思危的意识。

“不必了。”目的达到了,南宫轲一点也不想留下,他还有许多事要处理。他揉着眉心,这魏国皇帝资质不是一般的平庸。

南宫轲大步离开,云王爷紧随其后,这一局暂且胜出,魏国终于开始反击了,可是离欢你在哪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