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三十六章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114 2017-05-17 10:18:12

  夜已深,窗外雨水潺潺,点点滴落在芭蕉叶上,宛如一首沉闷的曲子。

南宫轲坐在窗前,静静地听着帘外雨打芭蕉,孤独在心里蔓延开来,一室漆黑,他紧紧的抱着自己融进黑夜里,此刻,他满脑子里都是离欢,思念在黑夜里无限放大,只是你在哪里?

南宫轲站了起来推开窗,一股清凉和着泥土的清香扑鼻而来。他深深地吸一口气缓解心里的疼痛感。

“啊……”睡梦之中欢欢极其痛苦。挣扎片刻,她清醒了过来,起身抱紧自己。梦中的情景让她无比心慌,最近总是梦到那个白衣男子手执玉箫向她劈了过来,他眉间一朵梨花清贵无暇。只是梦里他只是一个浅浅的影子,她看不清,摸不着。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杀我?我又是谁?”欢欢迷茫极了,就像心被挖空,只留下行尸走肉的躯体。

她披上衣衫坐在窗前静静地听着帘外雨声,一夜无眠。

“欢欢,起来了。今天我们要赶集。”

“好的,干娘。”

清晨的阳光散满大地。昨夜淅沥的雨声有点不真实。街道上的行人四散开来,叫卖声吵闹声热闹非凡。南宫轲默默的走在街道上。

前面一姑娘身穿浅碧色衣衫,一头黑色只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南宫轲急忙跑上前拍了碧衣姑娘的肩膀。

“离欢。”南宫轲叫道,他的声音里无比的兴奋。

姑娘转过头。“公子,我叫碧华。”她嘴角划开一道浅浅的笑意。

“哦,抱歉,我认错人了。”南宫轲失落至极,他大概是太想念了,才出现了幻觉。南宫轲转身准备离开。

“公子留步。小女子碧华愿以身相许。”碧华双眼紧紧的盯着南宫轲,眼前的男子宛若神诋一般,眉间一朵梨花清浅,三分淡雅,七分冷清。

“姑娘抱歉,我已娶妻。”南宫轲冷冷的吐了几个字,打算离开。

碧华扑到南宫轲怀里委屈的哭了一起。只是这一幕恰巧被随着干娘逛街的欢欢看到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欢欢一眼就认出白衣男子就是她梦里那位手执玉箫的公子。

瞬间记忆如泉涌,所有的爱恨情仇在这一刻复苏。欢欢转身跑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抱头痛哭。她拼命的揉着脑袋,泛滥的记忆如洪水决堤,不断地吞噬着她。最后记忆定格在绿衣把她推落山崖的那一刻,她清楚的听到绿衣笑着说是南宫轲指使她那么做的。离欢绝望的闭上眼睛,如若失忆一辈子该多好。

大婶看着欢欢掩面逃开,气喘吁吁的跟过来。“欢欢,你没事吧。”大婶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焦急。

“干娘,没事,我恢复记忆了。”离欢抬起红肿的眼睛,笑着说道。

“那就好,别难过了。”大婶一把搂着离欢。“欢欢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家人。”

离欢使劲的点点头,扬起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碧华哭了许久,南宫轲推开她。“姑娘,抱歉。”南宫轲有些不忍心的说道,眼前的女子宛若牡丹,美到极致,仿佛碰她一下都是亵渎。她肤若凝脂,眸光潋滟,长长的睫毛如扇贝一般,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

“公子,我叫宣碧华,我一定要嫁你。”她眨巴着眼睛,深情的凝视着南宫轲。

“你是个好姑娘,我的妻子之位你坐不起,也不敢坐。”南宫轲淡淡的说道,他的眼前浮现出离欢那张风轻云淡的笑脸。

他有种强烈的感觉,离欢就在附近,他能感到她的气息,却觅不到她的影子。南宫轲环顾四周,搜索着记忆中的那道身影,只是目之所及毫无半分。

“你的妻子与我比如何?”宣碧华看他目光游离不甘心的问道。

“你不及她十分之一。”提起离欢南宫轲的心里永远都是暖暖的,他嘴角含笑,目光温柔又绵长。

宣碧华的脸色暗淡了几分,她是牡丹,高贵的牡丹,哪能受得了这种羞辱。就在方才她哭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掩面离开,只是离的太远,她无法目睹那张脸而已。但她衣衫破旧,只寻常之女,哪能那么惊艳,宣碧华不屑一顾的笑了笑。

南宫轲看着宣碧华变换多端的表情,暗叫不妙,刚才那一幕离欢肯定是看到了,南宫轲又急又恼,转身大步离开。

“公子,尊姓大名?”宣碧华对着南宫轲的背影大喊。

“无可奉告。”南宫轲冰冷的答道。

宣碧华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平生第一次爱一个人,却被人家拒绝,这对如众星捧月的碧华来说是奇耻大辱。

宣碧华出生于赵国权贵世家,貌若桃李,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爱慕她之人如滔滔江水,浩浩不绝,只是那些人都无法入她眼而已。

“小姐,我们还要去找那位公子吗?”丫鬟小声提醒道。

“等等吧,一会他就找来了呢。”宣碧华自信的说,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住她的美貌。似是

南宫轲的身影在人群之中穿梭,离欢瞧见他走了过来,带着干娘闪进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南宫轲四处张望,明明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抓不到。

“离欢,离欢……”南宫轲焦急的大声呼喊。烈日之下,他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离欢……你不出来,我就不离开……”南宫轲绝望极了,离欢竟然不相信他,是失望,是心痛,还是焦急。

离欢摸摸袖子里,还有几瓶药丸。南宫轲不好好休息,另一种毒药已经开始蔓延,如果不及时医治,便深入骨髓。

“公子,我要嫁你。”宣碧华再次阴魂不散的出现。为了他,她甘愿放低姿态,只求他看一眼。

南宫轲盛怒之下正想给她一巴掌。

“大哥哥,一个漂亮姐姐给你的。”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孩子跑了过来递给南宫轲三个小瓶子。

南宫轲接过瓶子急切的问:“那个姐姐在哪,你带我去找她。”

“姐姐有给你留信。”小孩子把信递了过去。

南宫轲快速的打开,只见上面寥寥几笔。“安心勿挂,注意休息。”落笔是离欢。

南宫轲把信塞和药丸进袖子里。离欢若躲起来,无人能找到,看来这一局要重新策划了,南宫轲摇着折扇快步离开。

宣碧华站在原地。公子,碧华爱慕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