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三十七章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215 2017-05-18 14:40:18

  残阳西斜,晚风吹散满身疲惫,离欢搀扶着干娘颤颤巍巍的走来。村口干爹背倚一棵大树踮起脚尖远远的眺望着,看到老伴和离欢慢慢的走回来,他嘴角微微扬起,迎上前去。夕阳西下,三人的笑声田间村头飘散。离欢想来世哪怕倾尽一世温柔,只为一缕炊烟袅袅升起。

晚饭过后,三人坐在小院里吹着晚风数星星。天上群星闪耀,干娘笑着给他们讲嫦娥奔月,云英裴航的故事。她的声音很温柔,就像在岁月沧桑过后那份释然和洒脱。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离欢在心里默默的背诵着,白天的场景历历在目。南宫轲或许我们真的无缘吧。

离欢把头枕在干娘的腿上。晚风轻柔的拂过发间,她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这最安逸的时光。天亮之后她是离欢,离月宫小主,魏国使者离欢,她的肩上是沉甸甸的责任。

“干爹,这是那个国家?”

“赵国。怎么你不是赵国人?”樵夫干爹惊讶的问道。问完之后他突然意识到离欢失忆了。

“我是燕国人,去魏国探亲,不料半路被人推下山崖。”离欢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恢复记忆了?”樵夫干爹开心极了,他脸上的皱纹舒展的像一朵花似的。

“今天和干娘去集市,巧遇故人便都想起来了。”离欢乖巧的解释道。

“那就好,那就好。”干爹激动的不断重复这一句话。

“干爹,干娘我明天就要离开了,你们保重,我会回来看你们的。”离欢哽咽的说道。

“傻丫头,你把自己的事处理好,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干娘温柔的抚摸着离欢的头。

“干爹干娘你们把这块玉佩拿着,如果天下无宁日,你们带着玉佩去皇城林府,可保你们衣食无忧。”离欢递过一块玉佩,上面刻着“离欢”两个字。

干娘仔细的打量着玉佩上的字慈祥的说:“原来你叫离欢呐。”

“在你们面前我永远都是欢欢。”离欢摇着干娘的胳膊撒娇着。

夜幕笼罩着宁静的小山村,月光温柔的一泻千里,小虫子睡着了,今夜静悄悄。

第二天天刚亮离欢快速的爬起床,意外的是樵夫干爹和干娘两个人静静地坐在桌子旁边。

“干爹,干娘你们不要那么辛苦,要保重身体。”离欢哽咽的说道,她舍不得这个温暖的家,如若一辈子呆在这里该多好,离欢扬起一个苦涩的笑容。

“欢欢,累了记得回家,我和你干爹在家等你。”干娘慈爱的注视着离欢,帮她整理衣角。

“趁着清晨凉爽,早点走。”干爹冷冷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舍。

清晨微风习习,狭长的草叶上滚动着圆圆的露珠,田埂里忙碌的身影在晨曦之中若隐若现,行至村口老树下。

“干爹,干娘留步。”离欢对着干爹干娘挥挥衣袖,眼里的不舍出卖她此刻的心情,苦涩在心里扩散。

走了好久,离欢回头看到老树下干爹干娘踮起脚尖目送她离开。老人目光悠远绵长,好像要穿过层层山峦,望向他们够不到的地方。茂密的老树撑起一把保护伞,春去冬来,老树下人们眺望着远方归来的亲人。

离欢没想到只是就此一别,却成了永别,从此阴阳两隔。

清晨的微风吹乱离欢的发稍,暖暖的阳光照耀大地,寂静的小路上离欢的脚步声格外的清晰。

“出来。”离欢冲着路边的草丛大声喊道。

刷的跳出来十位蒙面黑衣人,他们手持长剑,剑剑紧逼,招招致命,离欢快速的抽出披帛,长袖善舞。

黑衣人的剑法并不高明,三下两除就被离欢打败了。

这么拙劣的杀人手法不像是暗雪阁的人,也不是离月宫,那会是谁呢?离欢皱眉思索起来,她把从出离月宫到现在发生的事在脑子过了一遍,还是无迹可寻。

“你们是谁派来的?”离欢用披帛勒住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脖子,厉声问道。

黑衣人抖了抖身子,浑身瘫软。

“姑娘饶命,是宣碧华宣小姐派我们暗杀姑娘的。”黑衣人鼻涕泪水横流,抱着离欢的腿求饶。

离欢一脚踢死黑衣人,擦擦手哼了一声离开了。

离欢在头脑之中思索着所谓宣碧华这个人,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宣碧华就是昨天南宫轲怀里的人,如果提前猜到就不会酿成这一场灾难。

离欢行至皇城,却不知往何处走,她迷茫的站在原地,天地仿佛在转圆圈。

正在迷茫之际,一群黑衣人又杀了出来,离欢不敢掉以轻心,她从容的应对着。这几个人明显受过特殊训练,杀人快准狠,招招致命。离欢觉得这些人的武功有些面熟,准确的说是暗雪阁的杀手。她心里紧张极了,手心冒着冷汗,心里直打鼓。

一位身蓝衣的公子出手相救,离欢感激的望了他一眼,他点点头,继续打斗。不一会儿,四面八方窜出好几个人都来援助这位蓝衣公子。

“月笛。”蓝衣公子吐了两个字。

“离欢谢过赵国守护者相救之恩。”离欢深深地行了一个礼。

“公子命我等在此等候姑娘,然后回赵月阁。”月笛淡淡的说道,他的眼底波澜不惊。

高楼之上,沐晨把这一切尽收眼底。他往日温润的眼眸里渲染了一层忧伤,静静地眺望着楼下的姑娘。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他的人,如若你只是一位平凡的女子该多好。”沐晨喃喃自语,不甘心,爱慕和责任交织,他该如何抉择?沐晨紧紧的闭上眼睛,手掌握成拳头,他怕别人看穿他的心事。

他派出杀手本意只是试探离欢而已,意料之中结果,亲眼看到却心如刀绞。

离欢转身准备和月笛离开。

“姑娘,站住。”一声悦耳的女声传来,离欢和月笛同时回过头。

好雅致的女子,不是娇艳的牡丹,仿佛空谷幽兰,只是这个的女子配的起你么?宣碧华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她放低姿态祈求他的怜悯,可他说你不及我妻十分之一。她恨眼前的女子,夺走他的心。

“你离开他,我给你你想要的?”宣碧华高傲的对离欢说道。

“你是谁?你让我离开谁?”离欢满脸狐疑。

“宣碧华。当然是让你离开你夫君。”宣碧华斜眼眼睛命令似的说。

“噗……”月笛和离欢同时笑了起来。

“宣碧华是谁?我不认识。”离欢讥笑的说。

“你会后悔的。”宣碧华头也不回的离开。

“遭了……”离欢瞬间想起了什么,她飞一般的拉起月笛往袁家村跑,还是晚了一步。

画鸢尾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的事说三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