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三十八章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54 2017-05-19 06:32:35

  等离欢和月笛赶回袁家村的时候,这里火光冲天,一阵清风起,火势迅速蔓延,滔天大火淹没整个村庄。

离欢撕心裂肺的哭喊,拼命的往火堆窜。月笛拉着她,她一口咬住月笛的胳膊,疼的他龇牙咧嘴,但依旧紧紧抓住离欢。

扑火的人们来来往往穿梭于小溪和村庄之间,官兵赶到时大火已经熄灭。大火炙烤过的大地散发着灼热的余温,离欢踏进残垣断壁里。再也不见干爹干娘慈祥的笑脸,再也不见炊烟袅袅,说好的等我回来,可我回来了,你们却失约了。

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散落一地,红肿的眼睛有点骇人。她静静地站着,风扬起的灰烬飘落在发间,落在沾满泪水的脸上,一阵分吹来,离欢好像要腾空而起似的。

“离欢,我们走。”月笛拍着她的肩膀轻声提醒道。

离欢跪在地上向着袁家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她在心里默默的说: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这仇我一定要报。

站起身,她是离月宫小主离欢。她的眼里多了几分坚毅冷清,发梢上有几缕被烤焦的头发,眼睛红肿的像兔子。此刻的离欢看起来狼狈不堪,但却无比的高贵孤寂,她的背影里有说不出的凄凉又绝望。

离欢月笛同官兵一同回到皇城。

宣碧华笑吟吟的说:“我说你会后悔的,是吧?”

“啪……”离欢面无表情狠狠的甩出一巴掌。

宣碧华被离欢打蒙了。片刻后,她哇……的大哭起来,离欢无比鄙视的看她一眼。

“敢打我家小姐,看我怎么收拾你。”家丁们朝着离欢扑了过来。离欢不屑的瞥了一眼,眨眼间他们全摔到地上了。

“哼,窝囊废。”离欢斜睨了一眼冷冷的说道,她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家丁们胆怯的缩在一边。

宣碧华已经从错愕之中回过神来,她拔出腰间之剑刺向离欢,离欢巧妙的躲开。宣碧华的剑很辣歹毒,招招刺向致命之处,离欢毫不退让,竭尽全力反击。她一甩披帛恰好缠住宣碧华的脖子。

砰的一声,披帛断裂了。

南宫轲一箫劈断了离欢的披帛,与离欢打斗起来。

“南宫轲,你让开,我要杀了她。”离欢愤怒的对南宫轲吼道。

南宫轲不让,步步紧逼。

“公子。”宣碧华喜极而泣。只是趁着南宫轲分心之际,离欢一把药粉洒向宣碧华,瞬间她浑身发痒,难受至极。

“离欢,你闹够没。”南宫轲冷冷的大声吼叫。

“南宫轲你听着,离欢早就摔下山崖死掉了,现在活着的是肖晴岚。”离欢悲哀的看着南宫轲,一字一句的说道。

皇城知府急匆匆的赶过来,他命令手下的士兵抓拿离欢,离荷伸手阻止了。

“怎么回事?”离荷压低声音问月笛。

“我和离欢赶到袁家村时,袁家村已成一片火海。由于离欢,袁家村几千口人被宣碧华烧死了。”月笛面色沉重,声音低沉悲凉。他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大火漫天飞舞,离欢站在火海里绝望的身影。

“宣碧华为什么要烧那么多人?”离荷不解的问道。

“她喜欢公子。”月笛抬眼看看南宫轲与离欢之间打得你死我活,无奈的说道。

离荷愣住了,喜欢公子就拿几千口人的性命开玩笑,这是什么逻辑。离荷不悦的瞪了宣碧华一眼,离欢真应该多下点药毒死她。

离欢紧紧逼着南宫轲,南宫轲只是躲闪。他不想伤了离欢性命,离欢正在气头上,下了狠手。

“痒,好痒公子救我。”宣碧华不顾形象的边抓身体边哭着求救,她真的怕极了。

“解药。”南宫轲脸上染上愠色,他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没有解药。”离欢风轻云淡的说。

宣碧华委屈的哇哇直哭……

离荷心里暗想,能和南宫轲打平手,毒药无人能解,上次脸上划了那么重的伤,容貌尽毁,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恢复,离欢的确不简单。只是她太重感情,这是致命的伤害,但愿这一次她可以坚强的挺过来。

“你们几个上,给我杀了她。”宣碧华愤怒的指挥着她家家丁。还没靠近离欢的身边,几位家丁全都倒下了。

“大人,赶快抓住她,她是恶魔。”宣碧华一招接一招,离欢专心的和南宫轲打架,完全不理她们。

“大人,离月宫的事我们自己处理,袁家村几千条人命大人最好查清楚,否则难平民怨。”离荷紧紧的盯着知府,淡淡的提醒道。

知府点点头。“去找个大夫过来。”

“不必,离月宫大夫即刻到。”月笛应了一声。

离欢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虚汗。此刻她胃疼如刀绞,浑身抽搐。疼痛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她忍受不了多久了。

南宫轲反守为攻。离欢拔下头上发簪射了出去。

“啊……”宣碧华大喊一声,鲜血直流。南宫轲用箫劈向离欢的肩膀,他只是想让离欢停下来。

离欢一口鲜血喷在南宫轲身上,她如蝴蝶一般飘了下来,倒在地上。

“南…宫…轲,我…恨你。”离欢缓缓闭上眼睛断断续续的说。

“离欢……”三个人同时焦急的喊道。

“药香见过公子。”药香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嗯,治病吧。”南宫轲用眼神示意药香救宣碧华他们。

药香走了一圈,嗅了嗅说道“只是一点迷香不碍事,至于那位姑娘,回去洗个澡就好了。伤口处理一下,并未伤及要害。”药香一脸平静的说。

“不过伤的最重的是那位姑娘。”药香走向南宫轲身边,查看离欢的伤势。

过了许久药香缓缓的开口:“旧伤未愈,体内五脏六腑有皆有些受损。又伤心过度,身受重伤,所以昏迷不醒。”说完他看了一眼南宫轲,那意思很明显是南宫轲你把人家打伤的。

南宫轲紧紧皱着眉头,一句话都不曾说,伤到极致,连说痛的勇气都没有。

离欢,你又试探我,还是你从来都未曾相信过我?亦或是你想以死来报复我。

就在大家似乎都忘记的时候,南宫轲抱起离欢转身离开。

画鸢尾

亲,喜欢的话就动动手指头,收藏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