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四十章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56 2017-05-22 09:09:14

  晚风摇曳,点点烛光在夜里零星的飘散,月光倾泻一地,给山谷里披上一层祥和的外衣。

竹林里南宫轲轻轻捻起玉箫,一曲柔情,闻之肝肠寸断,他太息般的目光空灵的望向远方。离荷驻足不远处,她不忍心惊扰吹箫之人,不忍心打破这幅美妙的画卷,南宫轲那样高大,又那样冷漠,此时离荷却不知该前进还是后退,久久的徘徊在那边。

坊间传闻公子轲才情过人,睿智无双,容颜绝世果真不假。就这箫声也是常人无可比拟的,难怪世人向往离月宫,爱慕公子轲,就这一份才情也是令人遥不可及。离荷突然想起他的青梅竹马,那个疼她入骨的男子,不知他可好?思念宛若洪水猛兽,不断的在心里泛滥成灾。她捂着心口颦着眉回忆着与他的点滴,在她心里哪怕公子轲是多么举世无双,都不及他半分。

离荷在心里默默的说:原来我爱的人终究不是你,哪怕世人如何敬仰你,在我的心里你只是主人,不是夫君,众人仰望着你,我仰望的众人。

“离荷。”南宫轲的声音清澈的响起,离荷回过神来。

“公子吩咐。”离荷上前行礼。她嘴角扬起一个自嘲的微笑,在自己未来的夫君面前也要如此拘谨,这便是世人向往的爱情么?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活到嫁给他的那一天呢?

“叫上落凡,月箫,月笛,月琴,离晴和离欢竹林小聚片刻。”南宫轲眼睛不眨的吩咐下去。

“是。”离荷微微行礼退了出去。

“离欢醒醒,公子有事相商。”离荷使劲的摇着离欢,两行清泪不断滑落,离欢小声啜泣却怎么也不愿意起床。

“啪……”离荷一巴掌拍在离欢身上。离欢错愕的惊着离荷,她的眼睛明亮,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离欢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这样哭的你死我活的,袁家村的人就能活过来吗?”离荷厉声质问,她试图唤醒离欢。

离欢从床上扑了起来,猛的推开离荷。

“不许提袁家村,不许提他们。都怨我,如果不是我他们都还活的好好的。是我害了他们。”离欢情绪激动的抱头痛哭,撕心裂肺的吼叫着。她头痛欲裂,身上的伤口也在叫嚣的疼。

离荷揽着离欢的肩膀,轻轻的拍着离欢的后背,试图缓解她的痛苦。离欢的泪水打湿了离荷的肩膀,离荷紧紧的拥着她,试图给她安慰和依靠。此刻的离欢频临崩溃,离荷觉得她一松手离欢就要消失似的。

竹林里落凡他们坐在石凳上喝茶,南宫轲的心里隐隐不安。

“公子唤我们何事?”离晴抿了一口茶娇俏的声音响起。

“在等片刻,离荷离欢未到。”南宫轲转头张望竹林的一边,他在心里祈祷离荷可以摆平离欢。

“离欢找到了?”月箫的眼睛亮了起来,声音里无比的兴奋。离欢是他想要一辈子保护的人,她聪明睿智,不摆谱,好像有她在就很安心一样。

南宫轲瞪了月箫一眼便不在开口,他的妻子不容别人惦念。

离欢哭累了,她从离荷的肩膀上离开,下床穿上鞋子。

“我替你梳头发。”离荷拿起梳子一梳再梳。这情景有点似曾相识,犹记得在魏月阁里南宫轲也曾为她绾发,他说结发为夫妻,只是他们之间没有恩爱两不疑。只是夫妻,再无其他。就像她的性命可以随时丢弃一样,就像琴月阁里那一剑,山崖上绿衣阴险的笑声和为宣碧华的那一箫,离欢只是一个弃子,弃子而已。离欢的嘴角扬起一个苦涩的笑容,离荷错愕的看着镜子里一脸憔悴的姑娘,不知她又想到了什么。

梳洗好之后,离荷找来一块面纱系在离欢脸上,悄悄地在她耳边说道:“离晴也在。”

离欢点点头,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晚风轻轻扬起衣衫飞舞。冷冷的月光覆盖大地,离欢拉紧衣服,她突然觉得好冷,分不清是身冷还是心冷?

绕着蜿蜒曲折的回廊,凉风送来阵阵桂花清香,离欢使劲的嗅了嗅,她觉得这香味里有些悲凉,桂花飘香,转眼离家已经好久了,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家呢?我的家呢?

离荷瞅着月光下离欢柔弱的样子,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离欢就是那日花园起舞的姑娘,那时她淡雅高贵,跳起舞来宛若精灵,此刻眼前的女子目光里早已褪灵气,脸色苍白如雪。

“离欢,到底出了什么事?”离荷忍不住问道。

沉思了好久离欢淡淡的回答道:“七夕那日被丫头绿衣推下山崖,摔至山崖另一边的赵国,被樵夫干爹所救。摔下山崖便失忆了,直到在皇城遇到宣碧华与公子相拥,才记起所有的事,随后就是宣碧华派人暗杀,以及后来你都看到了。”离欢说的风轻云淡,但是离荷却感到一股悲凉。

“离欢我会陪着你。”离荷盯着离欢目光坚定的说。

面纱下离欢扬起一个笑容,她觉得一丝温暖爬上心头,这是自她进去离月宫听到最温暖的言语。

两人缓缓行至竹林里,齐刷刷的目光盯着离欢,离欢忽略掉那些探寻的目光。

“离欢见过公子。”离欢屈膝行礼。

“离荷见过公子。”离荷屈膝行礼。

“嗯,起来吧,以后不必如此多礼。”南宫轲淡淡的开口。

“公子就是公子,礼可不能废,我们还想多活点时间。”离欢轻启唇齿冷漠的说道。

“随你。”南宫轲不悦极了,他转过头把玩着手里的玉箫,忽略掉落凡眼里的戏谑。他想离欢终究是怨他,恨他的吧,那就让他恨的彻底。

落凡看着脸色苍白,眼睛红肿的离欢在心里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南宫轲以后有你好受的,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终究是你伤了她。

竹林里凉风吹起,桂花飘香,晚风拂过竹叶沙沙作响,宛若一曲淡雅柔和的曲子。

七个人静静地等待南宫轲发号施令,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南宫轲抚着手里的玉箫,双眉紧锁,一言不发,这一局该如何走?

画鸢尾

各位亲求收藏,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