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四十一章相逢成夜宿,陇月向人圆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69 2017-05-23 06:59:45

  竹林里,八个人安静地坐着。点点萤火虫飞舞,好像闪耀的小星星。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一只萤火飞到离欢身边,落在她的掌心,离欢温柔的逗着手心的萤火,轻轻的将它放走。萤火翩飞,可是再也没有闲情逸趣了。

“离晴,月琴。秦国情况如何?”许久不曾开口的南宫轲冰冷的声音在夜空里响起。突兀而又冰凉,离晴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仿佛掉进冰窖里似的。

“赵国偷袭秦国,秦辰已经赶往秦渊城,估计收回城池指日可待。”月琴摸不清南宫轲的脾气,便挑些重点来说。

“秦皇秦月朗似乎对已逝的柔妃用情颇深。”离晴思考了片刻说道。

南宫轲点点头便不再说话,抬起头紧紧的盯着天上的月亮。

“离欢有何看法?”落凡神情严肃的问道。

“离欢头脑重伤。”离欢淡淡的开口,言外之意就是不要问我这些事,就是知道我也不想说。

“现在不是你耍小脾气的时候。”南宫轲扫了离欢一眼,冷冷的说道。

离欢垂下头不再言语。

“离晴,我要你搅局。”南宫轲抬起眼皮吩咐道。

“搅局?”离晴疑惑的眨着眼睛不解的问。

就在众人一头雾水的时候,离欢的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祸乱后宫,当然别把你自己搭进去就行。”南宫轲难得好脾气的解释道,但他的声音依旧冰冷入骨。离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南宫轲,她有点胆怯的点点头应了下来。

“月琴你密切注意暗雪阁,暗雪阁企图控制秦国,他迟早会露出马脚,你盯紧他们。”南宫轲冷峻的脸上划过一抹狠辣,目光锐利且冰冷。

“公子,前几日暗杀离欢的杀手就是暗雪阁的人,他该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听到暗雪阁月笛突然想起来了,他无比同情的望了离欢一眼。

“我和离欢去魏国的途中也遭到暗雪阁的围杀。”月箫突然开口说道。齐刷刷的目光投向离欢,有不解迷惑也有嘲讽。

“离欢你得罪过暗雪阁的人。”月琴一惊一乍的问道。

“大概是吧。”离欢低垂着头淡淡的说,仿佛被追杀的不是她自己,而是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南宫轲心里明白魏国路上遇到的大概是离诺派来的。只是暗雪阁应该保护肖家后人,为什么要杀离欢呢?他百思不得其解,眉毛拧在一起冥思苦想。

“南宫轲,你的魅力太大,为了你她都背叛主子了。”落凡调侃的说,他眼角的泪痣格外的妖娆。

众人被落凡没头没脑的话彻底迷糊了,只有南宫轲心里清楚落凡口中的她指的是离诺。南宫轲淡淡的扫了离欢一眼,见她面无异色,猜测她对于暗雪阁了解的并不多。

“南宫轲,她临阵倒戈,背叛暗雪阁,终究也会背叛你。”落凡一脸严肃的说道,这样的落凡是有别与往日的风格,一时之间大家有点接受不了,但是同时也意识到事态严重。

“她也可以为我们所用。”南宫轲抚着玉箫上坠子冰冷的开口。他目光迷离,就像离欢说的,他始终相信人心。不,是相信那人之心而已。

落凡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只是提醒离欢留意身边之人,保护好自己。

“离荷,你去协助赵国公主拖住秦国。”

“是。”离荷浅浅答道,她想起初次见赵如梦的时候脸上忍不住爬起笑容。

“离荷,你遇到桃花运了,笑的那么明媚。”离晴刺耳的声音响起。

“抱歉,我是上战场哪能像你一样儿女情长。”离荷白了一眼离诺不悦的说。

“月笛你留意赵国动态并收集暗雪阁消息。”

“是。”

“月箫你暂且回到魏国协助小侯爷守卫离城,待云王爷训练好军队即可回归。”

“是。”

“离欢,你暂且留在赵国休养生息。”南宫轲看了离欢一眼,毫不带感情的说道。

“我抗议。”离欢反驳道。

“闭嘴,抗议无效。”南宫轲脸上有些许怒气。离欢与他怄气,他的心里如针扎一般的疼痛,只是他又能如何?怪他吗?南宫轲没由来的升起一股怨气。

“公子,还是让离欢回魏国吧,呆这里她心里不舒服。”离荷低垂着头,下了许久的决心才鼓起勇气说道。

“不可。宣碧华的事还没处理完,离欢暂时不能离开赵国。”南宫轲不假思索的说。

“南宫轲,除了宣碧华,我们都是棋子是吗?为了她,你对我动了杀念,那不如你现在就杀了我一了百了。”离欢怒吼咆哮道,她已经频临崩溃,南宫轲便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是,我就是喜欢宣碧华你又能如何?”南宫轲知其误会又不想解释,看着这样陌生的离欢他彻底心冷了。他在心里默默说:原来你一直都未曾相信我,我说结发为夫妻便只娶你为妻。

“宣碧华是谁?这又唱哪出?”离晴不解的问道。

“离晴我们都有任务,就离诺闲着,不如告诉她宣碧华要取她而代之。”离荷轻轻的笑起来,她这样做只是希望宣碧华把目光投向离诺,这样便可以保护离欢。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离欢待在赵国其实是很危险的。

“这个主意不错,总不可能让她闲着。”离晴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落凡知道离荷本意是保护离欢,他也跟着说:“这样才热闹,免得有些人无聊。”

南宫轲揉着眉心极其的悲哀,所有人都在算计着,一个也不漏掉。他突然觉得好累,这种疲惫的感觉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就像这夜晚,明明月光如水,他却觉得阴暗无比。

“落凡,你暂且留在魏国。我要回离月宫一趟,各位保重,年前各位小主回离月宫。”南宫轲吩咐下去,他实在是疲惫不堪,离欢的态度让他非常伤心,每个人的算计使他觉得一切脱离了掌控,他需要静下心来理一理。

是夜,晚风扬起衣袍猎猎作响,萤火虫在竹林里捉迷藏。

“公子,誓与国家同存亡。”众人齐声说道,这一刻他们预感到灾难的来临。

南宫轲点点头,消失在黑夜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