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四十三章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15 2017-05-25 06:36:46

  次日清晨秦国大将军安然亲率十万大军伐魏,秦皇秦月朗站在城楼之上为大军饯行。

战鼓雷雷,军歌嘹亮,敬天敬地敬壮士。

风吹军旗猎猎作响,军旗上斗大的秦字威风凛凛。

这一次以爱之名,为一己之私。是眷恋?是野心?还是那无法舍弃的温柔?

秦国皇城最大的酒肆里,沐晨临窗而坐,他双手托腮目光专注的盯着出征的战士,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过了许久,沐晨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何宛言,看你的了。”沐晨对着旁边的绿衣姑娘说道,他的脸上扬起一抹算计的笑容。

“是阁主,宛言定不辱使命。”何宛言低垂着头不敢看沐晨,那是她爱的人,亦是她的主人。她只不过是一颗棋子,哪有权利爱上主人,棋子命不由己,爱更不由己。

何宛言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沐晨,他眉目如画,眉间一点痣,不违和,反而给温润的气质里增加一抹英气。她想这大概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沐晨坐在窗前观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切尽在他的算计之中,只是终究算漏了她,想起离欢,他清冷的眉目里泛起一丝柔情。

此刻一辆官家马车从远处奔腾而来,周围的人群纷纷躲开,一位衣衫褴褛眉清目秀的姑娘迎面撞了上来。

“谁家不长眼的姑娘也不看看是谁的马车。”车夫厉声训斥着姑娘,眼里尽是鄙夷。

“淮安呐,怎么回事?”马车里主人的声音徐徐响起。

“不知谁家姑娘冲撞了马车。”车夫声音里是几分不悦。他家的主人可是当今太傅,皇上跟前的红人,岂能是这些鸡鸣狗盗之人可以比拟的。

马车里的主人抬起帘子,走了出来,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衣衫破旧的姑娘,他的眼里放出光彩,仿佛看到稀世珍宝似的,目光贪婪。

姑娘簌簌发抖,急忙跪在地上颤抖的哭了起来。

“大人……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冲撞您的。”

“你,你叫什么名字?”太傅苍老的声音里有几分迫不及待,只缘眼前的姑娘与她太相似,以至于他震惊的回不过神来。看到她,仿佛看到已故的柔妃。太傅的眼里冒着精光,他在心里权衡着把她献给秦皇自己可以得到多大的赏赐。

“奴婢何宛言。”姑娘一边抽泣一边说,宛如受惊的小白兔一般惹人怜爱。

太傅心下了然,这姑娘肯定和柔妃有莫大的关系。他赶忙扶起跪在地上的宛言柔声安慰。众人不解太傅用意,有人嘲笑他贪恋美色,有人赞扬他爱民如子。只是酒肆里临窗而坐的男子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所谓爱民如子不过是见利忘义,贪恋美色不过是为了权利和地位。

沐晨的嘴脸扬起一抹笑容,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太傅带着何宛言梳洗打扮一番,便急切的带她去皇宫觐见。秦月朗站在御花园里极目远望,突然听到太监传报太傅求见,便宣了过来。

太傅与宛言缓缓而来。秦月朗紧紧的盯着宛言,仿佛看到柔妃重现人世一般。太监宫娥皆目瞪口呆,久久回不过神来。都说柔妃已死,那么眼前的女子是谁?

秦月朗最先回过神来,眼前的女子确与柔妃无二,她身穿浅绿色的衣裙,一双杏目巧笑嫣然。只是她不是柔妃,他的柔妃,他自是在心里描了千百遍。

“太傅何意?何处觅的佳人?”秦月朗鹰眸锐利,锋利的目光使何宛言如芒在背,极其的不舒服,此刻她想逃,忘记使命,忘记自己。

“这位姑娘叫何宛言,是柔妃娘娘的姊妹,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魏国找到宛言姑娘,以解皇上相思之疾。”太傅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说道,他满面红光,眼里流光溢彩。

“难得太傅此番心意,朕感激不尽,特封何宛言为言妃,入住锦华宫。赏太傅白银千两,玉如意一对,珠宝一筐。”秦月朗眉目含笑的说道,既然此生不得与你携手,那么我会穷尽此生照顾好你的亲人。

“谢皇上赏赐。”太傅恭敬的叩头谢恩。

“宛言留下陪朕,太傅退下吧。”秦月朗吩咐道。

宛言缓缓走上前,面前的秦月朗眉目俊朗,星眉剑目,华贵无比,他似乎没有阁主清秀,但却令人无比安心。

“宛言可会跳舞?”秦月朗微微笑着问道,他笑起来很温柔,就连周围的花草似乎也受感染一般随风摇摆,只是他的笑意不达眼底。

“宛言虽然没有姐姐技艺精湛,但也会一些。”说罢宛言随风起舞,裙摆飘飞,她笑容明媚,就像四月桃花纷飞。她时而与落叶共舞,时而窜入花丛,调皮一笑。衣裙带起花瓣四散开来,一地落红渲染了天边。

她终究不是宛柔,她的舞姿优美却不带任何感情,娇俏也罢,飞舞也好,终究不是自己爱的那个人。秦月朗的眼里流露出一丝失望,她已经死了,我还奢求什么呢。

佳人在侧也索然无味,他静静地站在一旁欣赏一树玉兰,那是她最爱的花。

宛言看着秦月朗无心欣赏,但也没有让她停下,她现在进退维谷,心里七上八下的。

姐姐,你何其有幸得他之爱,只怕你是他这一生解不开的心结。哪怕我再努力,只不过是个替代品。姐姐我不甘心,如果是我先遇到他,是不是他也像爱你那样爱我,死了的人长眠地下不问世事,而留给活人的是一世牵挂。姐姐,我羡慕你。何宛言的心里默默的说道,她的脸上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就连舞姿也僵硬了几分。

“带言妃下去休息吧。”秦月朗看了宛言一眼对旁边的宫娥吩咐道。

“宛言告退。”何宛言屈膝行礼退了出去。

秦月朗告诉自己何宛言不是何宛柔,她只是一个影子而已。

御花园里一阵风起,满园清香沁人心脾,只是玉兰凋零,所念之人不在而已。

万里江山风景秀丽也不及你巧笑倩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