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四十四章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04 2017-06-07 08:15:06

  秦辰率领大军抵达遥城,便在此安营扎寨。遥城顾名思义离皇城遥不可及,是临近秦渊的一个小城池,四面环山易守难攻,是兵家必争之地。

山里隐居着一位世外高人。传说他神机妙算,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只要掐手一算,便可知天气状况。清晨秦辰便去拜访这位高人,不料却吃了闭门羹。斜暮时分,秦辰发梢微乱面容疲惫的往回走。

行至溪畔耳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秦辰的心情也跟着大好起来,沉痛的心情也轻松了几分,就连脚下的步伐也轻快了好多。

远远的望去,一位姑娘鹅黄衣衫,头上一根同色丝带和三千青丝纠缠飞舞,她坐在小竹桥上摇晃着双腿唱着欢快的歌曲。愉快的歌声在山涧溪边回荡着。那是谁家的姑娘驱赶着心头的阴霾,让这个黄昏如朝阳般灿烂。

“姑娘……”秦辰在不远急切的喊道。

黄衣姑娘的歌声嘎然而止,大概是没有想到有人在此,她愣神片刻,边晃着的双腿重心不稳,只听见扑通一声掉进河里了。

“啊……”黄衣姑娘艰难的从水里爬起,揉揉疼痛的脚踝满脸不悦。

秦辰跑到河边。眼前的女子虽然衣衫尽湿,狼狈不堪但依然难掩她倾城倾国的本色。她不似寻常女子的娇柔,反而有几丝英气,发梢滴着水,打落在如白玉般的脸庞上,别有一番风韵,秦辰不觉呆住了。

“都怪你,喊什么喊?”黄衣姑娘嘟着嘴巴懊恼的吼。

“姑娘在下多有冒犯,请多多包涵。”秦辰作揖满面歉意。黄衣姑娘的窈窕身姿若隐若现,秦辰不知把目光放向何处,躲躲闪闪。

“啊……”黄衣姑娘往前走一步,她的脚疼的厉害,大颗泪珠滚了出来,饶是再厉害也终究不过是二八女子,面对疼痛依然会无助起来。

“姑娘,你要去何处?我扶你。”过了好久,秦辰犹豫的开口,毕竟这件事是他有错在先,但是有碍于礼法,又不知如何是好,因此他犹豫了好久才开口。

“你走开,我才不要你管。”黄衣姑娘任性的吼道。

秦辰转身离开,宽敞的衣袖微微的甩起,在暮色之中有几分无可奈何。

“喂喂,你真走啦,我怎么回去啊。”黄衣姑娘冲着秦辰的背影大喊。

秦辰回过头来,快速的把黄衣姑娘拉出水里,利落的脱下他的衣服为她披在身上。

“谢谢,我叫赵如梦。公子该如何称呼?”赵如梦啜泣着说道,她的鼻子里发出浓浓的鼻音。

“秦辰。”秦辰简单的吐了两个字。

一路上是冗长的沉默,他们都不知如何开口打破这一片寂静。赵如梦一拐一瘸的往前走,秦辰放慢脚步搀扶着她,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在倒映山水之间,寂静而又和谐。

赵如梦心想眼前的男子浅色的衣袍,有一些文雅和柔弱,但是他的眼睛璨若宝石,眨眨眼便能温暖整个世界,但是他不爱笑,一路上都是眉头紧皱,好像有什么很不开心的事萦绕在心间,我想替他抚平紧皱的眉头。只是在他的面前我好无力,只是想静静地陪着他。

秦辰在心里默默的说眼前的女子好特别,不淑女娇俏但是率真可爱,拉着她很安心。她的眼角眉梢都含笑,只是她一点也不快乐。多想打开她的心结,就这样静静地地老天荒。秦辰被他自己这个荒诞的想法吓了一跳,怎么可以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晚风吹起路边的小草随风摇曳,无名的小花朵泛起阵阵清香,小溪叮咚的唱着欢快的歌谣。他扶着她走过山涧,穿过小溪,终于来到闹市。夜色已晚,惺忪烛火闪耀,我带着你走了过来,哪怕历尽千辛万苦,只要你愿意,我便牵着你。

秦辰带着赵如梦回到遥城一处安静的院落里,婢女们惊奇的打量着赵如梦。

“这里是我的一处别院,赵姑娘先住这里养伤,秦某有事先行离开。”秦辰转头对着赵如梦说道,他轻轻的点头微笑。

“小荷,赵姑娘脚扭了,带个大夫过来瞧瞧,顺便帮她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秦辰吩咐道,说完之后他就转身离开了。

闭门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赵如梦恍惚极了,她觉得这是一场春秋大梦,她呆呆的站在院子里不知如何是好?她目光迷离的望着大门,刚才的一切似乎不那么真实。害她落水,扶她回来的那个男子就像一个缥缈的身影,如何抓住?

“姑娘,姑娘……”奴婢小荷呼唤了好几声赵如梦才缓过神来,她一脸懵懂的看着小荷。

“姑娘,我扶你沐浴更衣,大夫一会就过来。”小荷再次说道。

“嗯,好。”赵如梦浅浅的应了一声,借着小荷的力道慢慢向前走,她的眼前突然浮现出秦辰的面容,她有点兴奋,有点惊奇,但更多的是迷糊。小荷扶着她,可是她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她开始想念秦辰扶着她的那种感觉,说不出的安心踏实。

“赵姑娘,您是将军第一个带回来的女孩。”小荷笑嘻嘻的说道,她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与崇拜。

赵如梦笑了笑。为了她小小的私心,她不能解释,也不愿解释。

“赵姑娘,我们将军可厉害了,可我看得出他一点也不开心。”小荷叽叽喳喳的说着。

赵如梦听着她说起秦辰,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送走大夫之后,夜色已深。赵如梦便让小荷去休息,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她是赵国的安阳公主,不能以儿女私情置万民与水火之中,于是她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悄悄地离开了。

秦辰对不起,我走了。这一次相遇,是我一辈子解不开的心结,我念你掌心的温暖,但是我们终究不合适,家国仇怨像绵长的绸带,缠绕着我们无法解开。秦辰,我一直不相信一见钟情,但遇到你是这一辈子最温暖的故事。

画鸢尾

我回来啦,求收藏,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