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四十五章记得那人,和月折梨花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33 2017-06-12 07:27:38

  琴月阁里离诺芊芊素手拨动琴弦,琴声入耳,不觉心旷神怡。南宫轲伫立在琴月阁门前听着院子里的琴声,他不觉想起远在赵国的离欢。只是离欢清雅,离诺娇俏。

想起离诺的身份,他进退维谷,离诺暗雪阁和离月宫你会背叛谁?我以感情为饵,但愿你不会令我失望。

南宫轲脸上换上一副笑容,轻轻的推门走了进去,无论如何这一子不能输。

听到来人的脚步声,离诺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她急忙吩咐婢女帮她整理妆容,粉嫩的衣裙衬的她更加娇美动人,甜甜的笑容就像蜜糖一般。

“南宫哥哥,你怎么才回来,我想你了。”离诺撒娇的向着南宫轲跑去,她抓住南宫轲的衣袖摇了摇“南宫哥哥,你是不是把岚萱忘了?”离诺嘟起嘴吧不满的说道,她眨着明亮的大眼睛,灿若星眸的眼睛里是小女儿家的姿态。

“怎么会?”南宫轲宠溺的摸摸离诺的额头,眼前的女子像春天,娇俏又温柔,活泼却不失典雅。此刻虽佳人再侧,可南宫轲的心并不在此。

离诺沉醉在南宫轲温柔的微笑里,却未发现他的笑意不达眼底,纵使承诺万千,你也不过一颗棋子。

“离诺,有浅碧色的衣裙吗?”南宫轲微笑着边说边打开手里的折扇摇了摇。

“为什么穿浅碧色的衣服?”离诺天真的问道,此刻她满脑子都是暗卫传来南宫轲喜欢一位叫宣碧华的女子,只听说那女子一袭浅碧色的衣衫,风华绝代,举世无双,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狠辣,但随后便隐藏了去。

“浅碧色通透明亮,有一份豁然开朗。”南宫轲坐在琴旁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离诺却发现他的眼里在闪光。

“南宫哥哥,离月宫没有浅碧色……”离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南宫轲猜得出离荷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这场戏还要他来唱,离欢我以我的方式保护你,他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

“哦,那以后命人染出碧色。”南宫轲望着远方深情的说,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奸笑。

“南宫哥哥,你以前不喜欢浅碧色的。”离诺不死心的提醒道,她一厢情愿的认为南宫轲是她一个人的。只是世事哪能尽如人意,都不过是棋子而已。

“遇到一位碧色衣裙的女子,她就像一道清浅的影子,以碧色为魂,以风华为骨,是世间少有的绝色女子。”说起宣碧华连南宫轲也不得不赞叹,那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她的美不是离诺的娇俏甜美,不似离荷的大气,更不及离欢的淡然,但她美到绝望,美得令人窒息。宣碧华,那是一朵高傲娇艳的牡丹。

只是南宫轲,注定你折了牡丹一世风骨。为了你,她甘愿变成邻家碧玉。

原来离荷说的没错,你是真的爱她。离诺绞着手绢,紧咬下唇,努力的掩饰自己的落寞。

计划达成,南宫轲微微的闭着眼睛,他心想这一刻离欢应该会少一些危险。

“离诺,不如弹一曲?”南宫轲抬起脚在凉亭边坐下,双手支着下巴对离诺说道。

“好。”离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南宫轲相处的机会,她欢快的应道。

甜腻的琴声再次响起,飘扬的梨花和着琴声飞舞,落满衣衫眉梢,南宫轲闭着眼小憩,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明媚又温暖。

离诺看着安静的南宫轲,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一边是挚爱,一边是责任该如何选择?

一瓣梨花落在琴上,离诺轻轻吟唱起风中落红忙,琴上一指思念长,她的声音里是绵长的哀伤,良人在侧,只是我命不由己。

离诺的思绪飘到初识的时候,那时她不过是暗雪阁一个杀手,善毒。那天在无涯山下见到一个身中剧毒的公子,他一动不动的躺在草丛里,眉间一朵梨花清贵无暇,手里紧紧的拽着一块心形的玉佩和一封信。

“他是离月宫公子轲,取得他的信任。”这时暗雪阁阁主沐晨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她转头望着沐晨,一脸的不可思议。她以为他懂她心意,不料她也不过是报仇的棋子。

这时草丛中的公子手指动了一下,沐晨连忙的夺过公子手里的那封信,打开快速的浏览,只见信上寥寥几字“毒未全解,有事离开,苏醒后找燕国皇城肖晴岚。”沐晨撕了那封信。冷声说:“沈岚萱,记住你的使命。”说完之后他头也不转的离开了。

无涯山下只有她和他,晚风飕飕吹起,冷了她的身,凉了她的心,她静静地抱着自己在南宫轲的身边坐了整整一夜,那一夜后她再也无法原谅沐晨。

原来我与你只是主仆,爱情只是我假想而已。

次日清晨南宫轲悠悠转醒,他以为是她救了他,便带她回到离月宫。那一刻她觉得南宫轲好温暖,他就像黑暗中的阳光照亮她前行的路。

离诺的琴声戛然而止,笑容满面,手指静静地放在琴弦上目光里是倾尽一世的温柔与幸福。

南宫轲看着离诺调侃道:“离诺想到什么了?是不是想着如意郎君?”

“南宫哥哥,你又在嘲笑人家,离诺今生只嫁南宫哥哥一人为妻。”离诺略带不满的撒娇说道。南宫轲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哪怕此生穷尽一切,我也要嫁他为妻,不管离欢也罢,宣碧华也好,挡我路者死,离诺在心里默默的发誓。

“好好好。”南宫轲笑着应到,五年前她还是一个美丽漂亮的小姑娘,他以为他会娶她为妻。五年后,遇到了她,从此他的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离月宫梨花纷飞,四季如春。南宫轲开始想念尘世间夏季那份灼热和冬季里的寒冷,那样四季分明让他有种时间流动的感觉,离月宫里绵长的梨花压抑的他喘不过气来。

“南宫哥哥,我琴技有没有提高呢?”

“有啊,离诺可以出师啦。”南宫轲笑着说。

一曲梨花逐流水,满地梨花纷飞,此景依旧,可你还是我的南宫哥哥么?

画鸢尾

今天开始正常更新,小伙伴们多多支持,喜欢就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