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应是离人照落花

第四十六章他生莫做有情痴,人间无地种相思

应是离人照落花 画鸢尾 2014 2017-06-13 07:12:25

  从琴月阁里出来,南宫大步走向梨雪海,穿过亭台楼阁,湖心之中戏水的鸳鸯相互偎依,落日的余晖给它们披上一层橘黄的外衣,南宫轲驻足失神片刻,他无奈的笑了笑,这一辈子可否得一人白头偕老。

梨雪海里落尘一袭冰蓝色衣衫抿了一口茶不急不缓的摇着手里的折扇,一树梨花摇曳在他的肩上,他皱眉拂去衣上梨花。

似乎坐了好久,落尘有些倦了,他索性起身舞剑,七分剑气携着三分傲气,冲淡了倦意。

“好好好。”南宫轲踏着一地落花而来,洁白的梨花,素白的衣衫,在梨树间宛如白色的小船穿梭而来。看到落尘在舞剑,南宫轲猜他想必是等的不耐烦了。

落尘收起手中剑,转眼间又成了翩翩佳公子。

“南宫轲,我等了一个时辰。”落尘走到南宫轲对面坐下,端起茶杯大口喝下去,哪儿还有风度翩翩的样子呢。

“有点事耽搁了,我还约了离落,有些事需要她处理。”南宫轲合着眼目轻轻的说。

语毕,一身黑衣的离落飒飒而来,带起的梨花抖动一地。她的黑衣在白色的梨花之中非常的诡异。

“公子,落尘护法。”离落简单的打过招呼便静静地站在一边低垂着头等候吩咐。

南宫轲使劲的嗅了嗅,梨花清冽的香气刺激着嗅觉。他有些不舒服的揉了揉鼻子。

“离晴传出消息秦月朗新纳的妃子和已故的柔妃有九分相似。”南宫轲瞥了一眼落尘说道。

“又是暗雪阁的细作。”落尘不屑的摇摇折扇。

南宫轲点点头,有友如此,何求呢?

“美人计,还是离间计好一些?”落尘望着南宫轲奸笑着说。

“双管齐下,让暗雪阁聪明反被聪明误。”南宫轲冷漠的说。

“最失败的计谋就是美人计,暗雪阁竟然两次犯了同样的错误。”

“离落,传信给离晴,务必让那位姑娘死心塌地的爱上秦月朗。”南宫轲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离落吩咐下去。

“是。”离落低垂着头,脸睑微红。我爱你是藏在心里最深的秘密,只是我不说便可以这样一直陪着你,离落仰起头,吞下所有的苦涩。

南宫轲看到离落的异常,他猜到几分,但是终究给不了承诺,便只能装作不知道而已。

“离落,你去赵国一趟,那边有些麻烦需要处理。”沉默了好久南宫轲突然开口,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

“哦,一切凭公子吩咐。”离落浅浅的应了一声,她能做的就是尽量替他排忧解难,让他少一些辛苦。

“赵国出了什么事?”落尘挑起眉毛不解的问道。

南宫轲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久,就在落尘以为他不愿解释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你们可知赵国宣家?”

“赵国宣家?”离落摇摇头一脸迷茫。

“离月宫维持天下平衡,但赵国宣家牵制离月宫。”落尘紧紧皱起眉头,牵连到宣家这事就不好处理了,奇怪的是南宫轲为什么不自己处理,反而让离落去做,稍有不慎便满盘皆输啊。

“离欢在赵月阁,你去直接找她。”南宫轲接着说,很明显他不想让落尘知道更多的事,以免节外生枝。

“离欢不是应该在魏国么,她怎么会去赵国?”落尘质问道,凡是与他的家人有关的事,他都淡定不了。

“离月宫的事我需要向你汇报吗?”听出落尘语气里的愤怒,南宫轲更加不悦,他的言辞更加冷漠苛刻。

“公子轲不需要,但是我会查清楚的。”落尘一句一顿的说,他的眼神犀利,语气冰冷。

离落在心里默默分析,这事估计和离欢小主有关,公子怕伤着离欢才让她出面的,这可不好办。

“让离欢道歉,娶宣碧华这事不做搭理,保持沉默就好。”南宫轲幽幽开口,仿佛再开一个玩笑而已。

“是,公子。”离落机械般的应和着,他的话她只能服从,无法反驳。不过离落在心里猜了个大概,估计是宣碧华要嫁给南宫轲,离欢从中阻拦而已。

“这事有点复杂,由于离欢的失误,宣碧华烧死了袁家村两千多人。”南宫轲叹了一口气轻轻的说道,虽然他表现的与平常无异,但是离落还是觉察到他的紧张,虽然公子看起来冷漠,其实他的内心是很柔软的。

一片梨花飞过,离落轻轻捻起。掌心的梨花看似柔弱,实则无比坚韧。梨雪海里常年梨花纷飞,这里的梨花似乎比尘世间的更加离奇。

“离落传我命令,必须让离欢道歉,赵国事处理完之后,让她回魏国帮助月箫。”南宫轲语气生硬,冷漠至极。他是公子轲,不能置天下于不顾,离欢与天下他别无选择。

“是公子。”离落依旧是简单的应答,她有好多疑问,但不知如何问,她猜想大概公子是喜欢离欢的,所以他才害怕伤害到离欢,只不过这样做只能让离欢更难堪而已。

爱不爱并不重要,只是无能为力。就像看到你从山崖上摔下去我只能绝望的闭上眼,却也无能为力,多想跳下去随你而去,可我身不由己;就像看到你为袁家村人绝望难过我也想一剑了结了宣碧华,可是我不能,所以我只能伤害你。

南宫轲端起酒坛灌进嘴里,辛辣的感觉灼烧着他,他难过的想哭,就像心口被谁狠狠的刺了一剑。他清楚的知道宣碧华一事过后,他与离欢只能是主仆,再无其他,甚至可以想象到离欢的绝望与冷漠。只是那又能如何?

“别喝了。”落尘夺走酒坛。

“落尘,你别拦我,梨花酒真的很好喝。”

“南宫轲,没人怪你。”落尘安慰道。

“离落,落尘陪我喝个痛快。”

三人举杯一饮而尽,一阵风吹过,一地落红随风而起,梨雪海里衣衫翩飞,仿佛只是一个冗长的梦境。

梦醒之后,愿我们都能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不慕荣华富贵,不念梨花如海,但愿可以白首不离。

画鸢尾

亲们,收藏啦。收藏,收藏,收藏。看我真诚的小眼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